墻裏的人

進擊的巨人,艾爾迪亞帝國人

魔幻而荒谬的一月,终结于双黄连

發布於

现实永远是魔幻而荒谬的,无论你愿不愿意相信。这个魔幻而荒谬的一月,终结于双黄连的笑话新闻。

昨天深夜,看了新闻的我,编了一个段子:

听闻双黄连可以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板蓝根表示不服,牛黄解毒很不爽,莲花清瘟看上去也不是很高兴!蒲地蓝和藿香正气水正商量找双黄连打一架!金银花二话不说已经冲上去和双黄连掐起来了!鸿茅冷眼在一旁咬牙切齿!乌鸡白凤丸和六味地黄丸这对夫妻也急红了眼。

可我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编段子的这当口,全国各地的人们,居然不约而同深夜出门抢购双黄连口服液。

虽然吃惊,但我理解这种行为。在未知的危险面前,人们就如同溺水一般,试图抓住身边的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为的只是自己不沉下去。

而更糟糕的是,溺水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庞大的群体。

关于群体,勒庞在他的书《乌合之众》中如是总结道:

群体在智力上总是低于孤立的个人……(群体)几乎完全受着无意识动机的支配……(群体)的一个普遍特征是极易受人暗示。

这样类似的判断和结论,在这本书里比比皆是。

但是,你不得不佩服,勒庞的总结如此精妙,以致于这本书在几百年后的今天依然能够找到无数对标的例子,将勒庞的观点一次又一次印证。

每一次群体无意识的,违背常识的行动,都让勒庞的观点又朝着真理前进了一步。

每一次读勒庞,我都会陷入到深深的矛盾中。

勒庞说,群体不仅冲动而且多变,就像野蛮人一样……因为数量上的强大使他感到自己势不可挡。

没错,当你看到现实和网络间的群体,肆无忌惮践踏一切常识时,你会从中得到与勒庞一样的结论。

可是,我又用这样的理由反驳勒庞:

群体并非无智慧的傻子,他们可能只是自愿放弃了思考的权利以及随之产生的责任。

自愿放弃,意味着还有机会让他们重新开始思考。而在前面加上可能这个词,是因为我没什么信心。

现实往往就是一面照妖镜,照出无数魑魅魍魉。而人们需要做,只是睁开惺忪的双眼,看一看身边周遭发生的事情,用朴素的价值观做最简单的判断。

只需要通过这样简单的方法,你就能拥有最基本的常识,了解最朴素的逻辑,进行更靠谱的思考,从而得出更切合实际的结论。

但是,要迈出这一步,却难于登天。

因为无知早已经形成了闭环,尽管每一个环节都无法经得起逻辑的推敲与质疑,但却顽固无比。

我们渴望成为精致利己主义者的同时,也成为了群氓、魔鬼。

尽管总有一些事情,会让我们义愤填膺,怒气冲冲,基于寻找一个个靶子大加批判,却没有勇气寻找真正的靶心,或者抬头看一看房间里席地而坐的大象。

所以,一月的结束并不是终结,而很可能是新一轮魔幻和荒谬的开始。而你我都陷于其中,若能幸免,就已是万幸了。


原文写于2020-02-01

我是生活在墙内热爱写作的自由主义者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欢迎拍拍手。

我会慢慢把墙内的文章搬运过来,在这里重新开启我没有自我审查的写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