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4 篇作品累積創作 53235 

是什么让「小花梅」成为了无法消除的疑惑

墻裏的人

一篇名为「寻找小花梅」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显示出这场始于2022年初的舆论风波,并没有因为第四份通报的出炉而得以平息。而通报提供了更多的细节供人们验证和质疑。这样的结果,恐怕也远远超出了有司的预计,使整个事件在舆论场未来的走向,陷入一片混沌。

她的卑微与「正义」

墻裏的人

私德底线会进一步下探,袖手旁观将在更大范围内成为人们的行事准则。一旦某人站在了公权的立场,便不容置疑和挑战,因为恶猜个人就等于恶猜公权。人们为了保全自己,唯一的选择就是闭口不言。

当新闻伦理作为一种尺度

墻裏的人

新闻伦理奠基于新闻,它规范的是新闻的行为,但绝不会去禁绝新闻本身。正如人类的道德源自于人类,它试图让每个人都追求本善,但却不会因此毁灭人类。因此,在没有新闻的空间中,谈论新闻伦理,就如同在真空讨论氧气的意义一般,空泛而不切实际。

1

【壹年侃】不要抗拒世界的真实

墻裏的人

生活本身最终会证实自己的真实性,但它有赖于我们每一个人的涓滴努力。在真实中生活,在一个我们身处的环境中交流、沟通、讨论、辩论,一个不可估量的巨大力量也将就此发展。这个力量的主人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它终将帮助我们前进到我们所希冀的世界,见证终结,也见证新生。

1

子产不毁豆瓣

墻裏的人

如此精彩的世界,应当容得下一个甚至更多个豆瓣。那些看似尖锐的批评如果无法落地,它自然还会另寻一处幽暗的角落孕育。有朝一日,它终会成长为势不可挡的力量,无论对错,摧毁挡在前面的一切。

1

成都!成都!

墻裏的人

成都这座城市和其他的城市并无二致,总是在顷刻间遗忘掉过去,却也无从得悉未来究竟会以怎样的面貌展现。

2

不讲武德的记者和超纲的问题

墻裏的人

不出意外,能够承包我今天一整天笑料的,恐怕就是南京的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了。根据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一个不讲武德的记者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我想问一下,目前我们收治的180多例的病例里面,两针疫苗全部完成接种的比例是怎样的?从我们专业的角度来讲,是否存在突破性传染的情况?

管印钞的央妈关心造人,合适吗?

墻裏的人

倘若我们真的有一天不幸掉入中等收入陷阱,我敢断言,那绝非女性或者文科生的错误,而是僵化的计划经济。

为何我们要拒绝善意的客观?

墻裏的人

我们从来不善于接纳这些善意的客观陈述,而是沉浸在宏大的叙事中不可自拔,我们相信利维坦无所不能,也就因此对个人的悲惨遭遇漠不关心,对旁人的不同观点任意指责,求全责备。

人民应该拥有低俗的权利

墻裏的人

如果一定要我在那个性感的女孩「举动到底妥当不妥当」与「她到底有没有权利做她想做的事情」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我一定站在权利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