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思高

https://petermasklo.uk/ 現正連載: 《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二戰歷史創作系列 《思影》原創照片系列 主要以香港粵文創作,間中出現書面中文(好似係…) https://www.facebook.com/petermasklo

那年盛夏的記錄 - 《野木蘭》 | 三碗細牛腩麵點播

發布於

上次講的,是在「那年盛夏」錯過了的歌。今次講的,是沒有錯過的歌。

在 2019 年中發佈的《野木蘭》,能在當時傳到耳中,絕不是單純的僥倖。若不是現已被消失的香港電台節目《頭條新聞》以《野》作講述「7.21」、「7.28」的配樂,也許《野》又會成為「那年盛夏」下的滄海遺珠。

《頭條新聞》2019/08/02 - 元朗一日遊 「去元朗買馳名老婆餅,最後變了食催淚彈。上星期的白衣人換了這星期的黑衣警察,以後去元朗是否要先買保險?」

作為「花」系列的第二步曲,嘗試的新意更多,而且明顯地由《野》開始,泳兒的歌路正式由明轉暗,迷幻感極重的暗黑曲風,相較過去她的作品有著明顯的轉變。作為在腦海中想起泳兒的作品,仍是停留在十多年前《感應》的我而言,新鮮感絕對十足。

但這,都不是重點。

《野》的歌詞處處帶著反抗、改變的強烈風格,這可是在泳兒此前或之後的作品中,都不曾見過的。先莫論此種暗黑音樂風格能否廣為接受,但在「那個」時刻出現此種對抗味極重、脫離「主旋律」的歌曲,某些人可不會接受。

這更突顯於當泳兒去年受唱片公司安排,為親共組織獻唱「唱好」香港。用回《野》的歌詞,是她認了命嗎?Well then,也許對愛國愛黨的人而言,這也許足以彌補她的「缺失」, even the score。也許夠,也許不夠。你永遠不知道。

最終她的選擇如何,不到我們決定。不過不要忘記,當親共派會考量著她洗底是否足夠,同樣地大眾也可以對歌曲有不同的解讀,別人無法左右。這就是自由,完全由自己話事。

就當是我想太多,但最少在那年那刻,出現了一首歌曲,「我認為的」代表當刻的自由。這就足夠。

又或者,我只是在講廢話,「鳩噏」而已。《國安法》嘛,不能不防。

《野木蘭》 - 泳兒
作詞:周耀輝
作曲:徐浩
編曲:徐浩、黃兆銘

她跟他偏偏太多豐盛
誰和誰在城內太過寂靜
其實我很想改變 但無辦法
幾多風光相信會有幾多報應
期望很公平 其實不公平 太可怕

我妄想 想得一朵野花
在今晚摘下
在今晚可野蠻嗎
將各位可愛面容全部換去
換我美好吧

從來幸福的 記住 隨時來絕症
滿足的 記住 你就快嘆息
是輸贏敗勝
未夠偷搶 搶走我未有過的
用荊棘 刮下 旁門和捷徑
要偏激 是對 是錯 要我定
快樂 自由 美麗 完全由我定

不甘心一切已經鎖定
仍懷疑任何事也要默認
其實我想叛逆人類
變做了千朵野花
用千手摘下
過千生等野蠻嗎
等我將一片木蘭留在亂世
再去結束它

從來幸福的 記住 隨時來絕症
滿足的 記住 你就快嘆息
是輸贏敗勝
未夠偷搶 搶走我未有過的
用荊棘 刮下 旁門和捷徑
要偏激 是對 是錯 要我定
誰認了命

想一手摧毀太多宿命
而重頭為明日再去盡力
其實我太想公平
📓 二戰歷史創作系列《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連載中
👏  請「拍手」支持,支持我繼續創作
🌟  精選文章列表
👍  加入我的 LikeCoin 讚賞公民,即可實質贊助我繼續創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致逝去的美好時代 - 《忘記和記》 | 三碗細牛腩麵點播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