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son

非典型事物爱好者

新冠肺炎危机下的我们(7)- 松懈的检查,终于解封的电梯

發布於

日渐松懈的检查

今天的入园的检查有一次刷新了我的认识。从上上个礼拜开始,入园检查的凭证已经从“入园许可证”变成了支付宝小程序“随申码”,也就是俗称的绿码 - 绿色表示健康。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检查绿码的时候,当时的工作人员还反复确认我出示的是实时的绿码信息而不是截图。我为他的尽职尽责倍感欣慰。但是今早上,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虽如往常一样示意我出示绿码,可是没等我解锁手机,他就匆匆的转身走了。我急忙找到绿码,隔着驾驶位的车窗挥动手臂,边喊“我的绿码”。工作人员却只是远远看了我一言,说“好了好了,检查过了”,边示意同事打开门禁让我通行。我惊愕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松开刹车,缓缓将车子开进软件园区。

无独有偶,居住的小区也是类似的光景。2月初的时候,小区的门岗还会检查出入证 - 通过一个微信小程序实名申请,一个临时的二维码,门卫扫描,确认进出信息。上个周六,也就是前天时候,这个检查已经退化为,门卫问,你有出入证吗?我答,有。然后就被放行了。这已经形成了一种潜规则。被询问的一方必须保证迅速而自信的承诺自己拥有出入证,才能如我这般简单地通行。当然,门卫大叔对于特征明显的快递,外卖配送员,还是执行着相对较严格的检查程序。

我个人也很矛盾,一方面,担心检查过于松懈会引起一些问题,比如漏查真正的感染者。另一方面呢,又觉得严格的检查确实很讨厌。

电梯解封了

来到车库的电梯间,发现终于解封。“上”“下”按钮上贴着透明的薄膜,看起来很像家里的保鲜膜。这其实就是小区里的做法,没想到这个软件园也是一样的措施。我在爬楼梯和坐电梯之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对我来说,戴着口罩爬楼梯实在是太痛苦了,我宁愿承担乘坐电梯相对较高的被感染风险(或许是我骨子里已经觉得疫情已经不那么严重了)。

进入电梯里,按钮区也覆盖着类似的薄膜。说实话,我不理解这有什么用。携带病毒的人会把病毒带到薄膜上,正常人直接接触薄膜,同样会接触到病毒。唯一能想到的用处是方便消毒,因为只需要定时换薄膜就可以了,和手机贴膜是一样的道理。

和我一样想法的人肯定是大多数,大家都知道薄膜保护不了自己,所以发明了各种使用电梯的“防感染”礼仪,比如用牙签代替手指接触按钮。我手头刚好有一把长雨伞,伞柄是硬塑料,非常合适。

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乘坐电梯是最美好的享受。

关于标题

我今天才意识到,标题里原来隐藏着一个“武汉肺炎”,这样非常政治不正确的名字 - 将新冠肺炎和任何地区和国家绑定都是非常敏感的事情。当然,我当初和现在也绝对没有类似特朗普那样的用心。但是既然这是公开的文章,我还是不能简单地“清者自清”,所以,这篇文章的标题略作修改。

武汉肺炎危机下的我们(6)- 形式嘛

1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