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但多招一个病人就多一份收入,全中国几乎所有医院都是这么运营的,手术室里全是钱也是医院绩效管理的核心逻辑。数十年来当权者宣传是一套,实际执行情况却是另外一套,与人权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如出一辙...

无论是国务院办公厅文件还是国家8部门联合印发的方案都严禁直接或变相向科室和医务人员下达创收任务,但多招一个病人就多一份收入,全中国几乎所有医院都是这么运营的,手术室里全是钱也是医院绩效管理的核心逻辑。数十年来当权者宣传是一套,实际执行情况却是另外一套,与人权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如出一辙,这促使医患双方必须不断地自我反省,深刻理解医疗系统灾难性炼狱在所难免的真正成因。

无论是国务院办公厅文件还是国家8部门联合印发的方案都严禁直接或变相向科室和医务人员下达创收任务,但多招一个病人就多一份收入,全中国几乎所有医院都是这么运营的,手术室里全是钱也是医院绩效管理的核心逻辑。数十年来当权者宣传是一套,实际执行情况却是另外一套,与人权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如出一辙,这促使医患双方必须不断地自我反省,深刻理解医疗系统灾难性炼狱在所难免的真正成因。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缺乏有效的监督,缺乏自由的批评,恶必然会潜生滋长,在阳光的背后蔓延,直到某一天,你发现它们就埋伏在你身边。恶被惩罚了吗?没有。替罪羊走了,真正的恶魔依然在背地微笑。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管理不是彰显公义而是照顾有权有势有财的人,自然就会鼓励医护人员不择手段去成为获利那一方,也自然会令有权有势者更肆无忌惮,觉得可以为所欲为。涉事的贪腐滥权人员只要找到高层领导人(类似薄周徐郭令孙等关系网)当靠山,就能逍遥法外,或者接受轻微的惩罚。反思一下医务人员如何对待患者作恶,就能够理解当权者及医疗系统权贵如何对待医护作恶。我们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他们也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但灾害依然再次发生,归根到底,在没有制衡机制的体系中所形成的人人追逐权力和金钱,导致了医疗系统灾难性炼狱在所难免。无论是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专制管理,还是奸佞、奴才之恶,都需要一个对权力不断审视的监管,通过不断地自我反省,揭露和谴责当权者利用和助长了人性中最阴暗的欲望和本能的罪恶手段。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里那些诱发道德堕落的灾难有其普遍规律,在制定规则时不注重程序性、普遍性、一致性和稳定性,掺杂大多诸如特权、政绩、利益小团体及裙带等主观意识的考量,以致管理丧失了公平和正义。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所谓发展,只不过是使上自特权阶层,下至医务人员,都唯权唯钱是取,管理混乱,道德沦丧。真正工匠精神的培育,则离不开对人的等级贵贱观念的逐步摒弃,离不开对创新、精造的不断追求和突破。在一个人治而不是法治的医疗系统中,人员的提拔不是公平正义制度性的、而是通过上下级的人身依附关系。医疗系统权贵擦烂污指数,就是忠诚指数的生动体现。没有投名状,怎么证明能跟兄弟们同生死?没有投名状,怎么能证明与同僚共患难?官员滥权贪腐,是维护医院管理的必要手段,监察部门反贪,是贪腐一个必要的表演环节。尤其是当权者把医疗看成拉动內需的‘三驾马车’之一,还不如把殡葬业培育成一个经济增长点,这样将确保未来5年经济持续强劲增长。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通过滥权来决定医院从思想到物质利益分配的几乎各个方面,就会存在着严格的等级制,这就使资源的分配不可能公平,特权阶层总是分得最多最好,而为了在医院分配中尽可能最大化自身利益,一些医务人员也总是使出浑身解数,去讨好和接近权力,将更多的权利“自愿”让渡给掌握着分配大权的管理者。通过放弃宪法规定的一些权利,医务人员痴迷于对权力和金钱的追求,加上制度性缺陷导致没有言论和思想自由、新闻和出版自由、信仰和结社自由,以及参与政治事务的自由,从而无法聆听、容忍和尊重不同的观点,更无法对权力进行监督,所以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各种滥权和腐败持续至今而从未改变。

医学界知识分子记录医疗现实是一种责任,是说明在恶劣情况下不得不保持沉默的事情的责任,而并非权利,即并非医学界知识分子与生俱来的权利、天赋权利或独占的权利。在医疗改革过程中,在为了以文书证明客观现实和否定其它非现实所作的记录中,这些将来的现实、既成的现实和有效的现实都应该记录下来。在这些现实中间,大多数人可能永远保持沉默,不抱有自己的声音能被听到的希望。虽然使他们的声音能被听到就像获得被拐女孩小花梅真实信息一样困难的时候,但是在无望的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发现或记录医疗现实责任,就是依据查证和记录将行动者从对他们所做的事中显露出来。肩负这种责任意味着在黑暗中摸索,意味着冒险,意味着担负起了专制滥权环境下使感觉迟钝的人能够听见的责任。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谩骂殴打老年病人,派出所立案,医院保释,不了了之,老人欲哭无泪路人皆知道。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大肆收受药械回扣,数量不菲,由下面医生出面收钱,几个人私分,万元左右不等,吃喝娱乐,我们医药公司不停轮流摊派,苦不堪言。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让我们在医疗改革过程中记住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李文亮,姜齐宏,胡淑云,杨文,刘崇贤,郭辉,赵新兵,李小莲,赵维萍,赵军艳,蒋绍模,王萍,李国庆,宋应西,陈妤娜,孙明岳,王云杰,康红千,朱玉飞,戴光琼,王浩,续广军,彭玲云,戴春福,孙东涛,陈仲伟,王俊,李宝华等。为逝去的同胞致以深刻的哀悼。即使这些人被官方追封为烈士,但忽视了医疗系统权贵在治理结构上的根本问题,刻意淡化了追责,以及对言论自由管控的讨论。对医患权利而言,这种“勇于近距离接触患者”的追封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继续作恶而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