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通过放弃宪法规定的一些权利,医务人员痴迷于对权力和金钱的追求,加上制度性缺陷......

發布於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通过滥权来决定医院从思想到物质利益分配的几乎各个方面,就会存在着严格的等级制,这就使资源的分配不可能公平,特权阶层总是分得最多最好,而为了在医院分配中尽可能最大化自身利益,一些医务人员也总是使出浑身解数,去讨好和接近权力,将更多的权利“自愿”让渡给掌握着分配大权的管理者。通过放弃宪法规定的一些权利,医务人员痴迷于对权力和金钱的追求,加上制度性缺陷导致没有言论和思想自由、新闻和出版自由、信仰和结社自由,以及参与政治事务的自由从而无法聆听、容忍和尊重不同的观点,更无法对权力进行监督,所以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各种滥权和腐败持续至今而从未改变。

       一些医务人员的作恶,表面上看也许是偶然和随机事件,但剖析其成因,会发现它是一个政治和社会问题。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专制管理造成了医务人员的劣质化,越是底层权益越容易受到侵害,却又越无力反抗当权者的专制。所以,当力量孱弱到无法伤害上面的阶层的时候,某些中层管理干部对医务人员下手,医务人员对患者下手,瞄准其他弱势群体制造事端,就几乎成为必然。如果到了只能选择用暴力来为个人尊严和价值做注解的时候,无论医患矛盾还是医医矛盾,都会对深陷其中的每一个人造成灾难。因此,建立起可以制约公权力,限制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对公共资源的垄断将成为当务之急。否则,不能实现公平正义的管理制度,永远是互害模式的温床。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颠覆了医疗系统公平正义的本质,以利益、物欲为诱导,以绩效(效率)作为医院的最终目的,把越来越多的医务人员“教育”成只信奉简单的原始物欲信条的群氓。但是温家宝曾今引用过一句名言,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一个靠权力和绩效控制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医院,只会令我们更厌恶和更恐惧它,因为这意味着它能用更低的成本和更好的手段压制我们的权利。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正是利用人性的幽暗,为这些医务人员(群氓)制造敌人,排斥创造性和独立思考,打击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的医患双方,从而医院里侵犯医患权益大行其道、权谋盛行,物欲横流,经济衰退,乃至道德沦丧。

        反思不深刻,反思的意义就无从谈起。当医务人员不为公平正义而只为功名而活时,越是奋斗就越是灾难。联合国每年公布的”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也提到了自由的保障和人的完善发展才是制度性建设的关键,所以必须给所有知识分子传递一个强烈的信息,每多一份知识是叫你多一份文明的承担,越是高级知识分子越是更应该有思想自由。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专制滥权并没有太多的新意:类似薄周徐郭苏令孙等关系网强化医院某些领导的权力;以所谓效益让医务人员道德败坏和精神堕落(培养奴性);利用人的欲望和贪念是比暴力更有效的方式,为医院的某些群氓提供所谓的经济和技术神话;让医务人员都按权力制定的脚本扮演好指定的角色;让医患双方都学会谄媚奉承,能娴熟地运用虚伪的公共或日常语言。这些滥权和腐败管理严重破坏了人的正常思维能力,加上对自由民主的污名化,导致医患的基本权利受到严重侵犯,同时也瓦解了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权力正当性的基础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硚口区汉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党委书记:袁英红

让我们在医疗改革过程中记住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李文亮,姜齐宏,杨文,刘崇贤,郭辉,赵新兵,李小莲,赵维萍,赵军艳,蒋绍模,王萍,李国庆,宋应西,陈妤娜,孙明岳,王云杰,康红千,朱玉飞,戴光琼,王浩,续广军,彭玲云,戴春福,孙东涛,陈仲伟,王俊,李宝华等。为逝去的同胞致以深刻的哀悼。即使这些人被官方追封为烈士,但忽视了医疗系统权贵在治理结构上的根本问题,刻意淡化了追责,以及对言论自由管控的讨论。对医患权利而言,这种“勇于近距离接触患者”的追封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继续作恶而已。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