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无视制度对人性侵蚀的做法很难使医疗改革成功,又或者说,它如果成功了,那一定就是灾难。

發布於

       在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医院领导的滥权之下,武汉市第四医院偏离了公共服务的本职而成为了市场的逐利者。而当权者侵占公权力以及掠夺经济资源使医院的知识分子难以摆脱权力依附的命运,导致一些人随波逐流跟着当权者一起作恶,却没想到践踏他人合理权益之后自己也将被他人践踏。这种权力依附性虽然不是知识分子自身一手造成的,但确乎已渗入不少医疗系统知识分子的骨髓,甚至内化为它们的一种情感倾向,从而形成认识、评判事物的既定思维方式。无视制度对人性侵蚀的做法很难使医疗改革成功,又或者说,它如果成功了,那一定就是灾难。

       有些人可能认为是否对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专家的要求过于苛刻,它们只不过是从当权者那里求一份粥而已,没有必要去装圣人,退一万步而言,你不随着医疗系统权贵和医院领导一起去害人,其它人也会为了生存资源去害人,而那些服从良知、拒绝说谎、表达人性底线关怀的人只能被淘汰。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每个人都可能遭遇抉择的难题,正义与邪恶,生与死,不再是电影中的虚构情节。当权者及医院某些领导长期指鹿为马,并通过粗劣的谎言,来淹没真实的声音,一些人处在不公不义之中,另外一些人对此根本不闻不问。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愤怒、厌倦、无力,但依然有些人经历之后做出反抗,这里面有莫大的希望,像是说明生命依然有无穷的可能与力量,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领导对医患合理权利的剥夺不能销毁人的意志、道德和责任感。 表面上看,政治是领导们关心的事,我们小兵一个,就是拿份工资养家糊口,伤天害理那都是当权者决策的,我们只是执行,把活干好就行了。但是,在一个没有对话、没有辩论、没有相互同情和关怀,每个人都是敝帚自珍、各扫门前雪的孤子,这样的医院是没有任何抵抗滥权和腐败的能力的。从当权者瞒报导致公众放松警惕,到公权力介入各帮派利益范围,然后对诊断治疗政治化,再到封锁监控公民导致沙漠化和原子化、当权者冷漠渎职,医务人员和患者却满怀冤屈却求助无门。受难者众但追责者寥寥,维权之路弥漫着威胁、恐惧和压迫。而那些所谓的武汉市第四医院专家大多保持沉默,也许能够保护自身利益的安宁,但是不可能在当前环境下自由自在地做出维护医患合理权利的选择。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