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国内医患的死亡为何不能与“黑命贵”一样引起整个世界的反思

發布於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无论医务人员还是患者,抗争看起来都是那么绝望,即使暴力之后的第二天又会回复老样(不公不正仍然存在)。一方面是医院幕后的大佬太多,能量太大,另外一方面是被剥削的医患索性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沉浸在被物质利益异化的幻境中。在一个权力崇拜的中国社会中,国内医患的死亡是不可能与“黑命贵”一样引起整个世界的反思。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缺乏超越狭隘集团利益以及帮派偏见的能力,更缺乏接受监管的责任,所以既无法改善潜在的人性之恶,又无法培养医患的理性能力,那么必然会不作为,乱作为,甚至滥权。即使武汉市第四医院存在具备专业素养且热衷于公共事务的知识分子,他们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会被迅速警觉,以致处境十分被动。当然,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向来不惮以牺牲医患权益为代价,所以那些命如蝼蚁的医患只能多了一声叹息以及暗自祈求苍天保佑而已。即使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通过威胁和利诱堵嘴,也还要说出一套冠冕堂皇大义凛然的官话,而官话背后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就是:这些韭菜屁民们的贱命可能还不值这个价钱。

武汉市第四医院总是如此漠视人命关天大事,自然会迫使有识之士不得不去思考其中深层次根本性的原因,免得一些演员把那些韭菜屁民们都骗入死地,让他们死得稀里糊涂不明不白。不过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更希望通过时间抹去鲜血和罪恶,甚至抹去人们的记忆。不得不遗憾地说,这套做法是很有效的。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制造的多少悲剧和冤屈都只存在于历史长河的黑暗之中,不会再为人所知。

当然,好死不如赖活着的韭菜屁民们并没有意识到,正是系统性不公不义使得那些爬上统治地位的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敢于丧尽天良无恶不作,从而把坏事做尽做绝。在宏大叙事中那个无比强大的所谓人民,肯定不是那些忍辱负重的韭菜屁民们,更不会是已经死去的医务人员和患者。的确,人是注定要死亡的,肯定如此,无论医患都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即使遭到毁灭,也要在与死亡的抗拒之中毁灭。

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很多问题历经多年依旧存在,与领导缺乏清廉,管理缺乏监督以及医院缺乏公平正义有关。如果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自身问题严重,加上当权者希望医患双方懦弱,盲从,愚昧,仍然可以利用人性中固有的恐惧和自欺,指鹿为马。为了效益可以不择手段的意识形态,使医务人员集体投入到逐金大潮,对权力的屈服和用物质的利诱使得他们成为温顺的“不叫的狗”。这种现实的直接结果就是导致权力系统的人身依附,因为听人的重要性大于维护医患的基本权利。缺乏公平正义必将导致医院某些领导权力合法性的丧失,各种潜规则支配着医院的实际运作,对整个医院的公平正义和道德理念造成严重侵蚀。当权者与医疗系统权贵之间进行的卑鄙龌龊勾当,本质上还是“把人不当人“的斗争哲学!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硚口区汉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让我们在医疗改革过程中记住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李文亮,姜齐宏,杨文,刘崇贤,郭辉,赵新兵,李小莲,赵维萍,赵军艳,蒋绍模,王萍,李国庆,宋应西,陈妤娜,孙明岳,王云杰,康红千,朱玉飞,戴光琼,王浩,续广军,彭玲云,戴春福,孙东涛,陈仲伟,王俊,李宝华等。为逝去的同胞致以深刻的哀悼。即使这些人被官方追封为烈士,但忽视了医疗系统权贵在治理结构上的根本问题,刻意淡化了追责,以及对言论自由管控的讨论。对医患权利而言,这种“勇于近距离接触患者”的追封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继续作恶而已。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