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琦

小名珍珠。學人類學。本人很內向,內心很厚話,喜歡畫畫和寫作。 Email:p16028621@gmail.com

你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發布於

昨天下課後和亮妤、齡文到政大側門吃雞排當晚餐,雞排店的電視難得不播中天新聞而是《獵人》卡通,齡文開心的哇哇耶耶說她很喜歡看獵人,完全退去了上助教時的緊張疲憊感。

我們聊起這些卡通總是輪播再輪播,跟魯夫一樣,小傑總是跟同伴走到一個地點就得跟同伴重新相會、一切重來,煩不煩?像是我們隨時隨地都在追憶過去,也像是我講話的特殊tempo,一切都要從頭講起。

不過我們也聊起了兒時看卡通不曾思考過的問題,像是以前大人說的,你長大就會懂了的問題。

「為什麼這部動漫叫獵人呢?」
「獵什麼?」
「對內,獵什麼?」
「啊!獵人好像是一個職業,他想成為獵人,也想找他爸爸。」
「會不會是,他一邊想要找爸爸,一邊想成為獵人,而當他找到爸爸,就也象徵了成為真正的獵人?」

我說出這句話真的覺得我怎麼一直沒辦法放輕鬆,這種時候還要這麼認真。不過想著想著,倒也想到了一個問題,我把我的困惑講給大家聽:為什麼這些卡通,都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呢?以前老師說學編劇要套著三幕劇公式才會是好電影,但我最近一直在想,成為獵人了,然後呢?畢業了,然後呢?達到了一個目標,然後就會永遠快樂了嗎?

面對著兩位畢業生,亮妤聽出了我煩惱的事情,不過她似乎也在思考對她、對我,這個問題比較好的答案。

然後我專心吃著雞排,端倪著雞肉與它的湯汁,胡椒粉有甜甜的南部味道,應該是味精。

小傑:「你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小傑爸爸:「我想要的,就是我眼前所沒有的東西。」

「婉琦!婉琦!!!!!」亮妤和齡文大聲叫我快轉頭看。原來電視裡的小傑,剛跟奇犽分別,爬上了很高很高的樹,在一群巨鳥的巢前,找到了爸爸。

小傑爸爸看來和小傑一模一樣,只有年齡分別。他和小傑在樹上望向遠方。

小傑爸爸:「你爬到這上面來找我,外面的人是怎麼形容這棵樹的?」
小傑:「他們說這是一顆很高很高的樹。」
小傑爸爸:「你所聽到的答案並不是錯的。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真正的答案是,這其實是一顆年輕時就停止生長的樹。他相比於其他的樹,顯得不一樣,但對他自己來說,其實在很久之前就停止成長了。」
小傑爸爸:「我想要的是我眼前所沒有的東西。但是,比想要的東西還要珍貴的事物,一定會出現在過程當中。」

小電視浮現了小傑旅程中所出現的夥伴臉龐,電視很小,但卻佔滿了我視覺所觸,雞皮疙瘩一陣了起來。

「哇~~~~~~~~~~~~」我們三個興奮的在雞排店冷氣房裡驚嘆,長大以後,原來看卡通也能這麼享受。

生命某些時刻,人的談話與路上的際遇總是能偶然的提點你什麼,那是一種幸運,我終於懂了長大以後才會懂的《獵人》的道理,佩服有這樣理想和能量充滿的作者。前天睡了18個小時,身體像熊,像是品逸讓我抽的塔羅牌,身體需要休息,而也在休息過後,熊是一個充滿智慧的動物,它將會知道所有的答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