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6 篇作品累積創作 22469 

詩| 季節的絮語

阿威

  晚風捎來夏天的氣息   把春天卷成煙   用冬天的余燼點燃   秋天的缺席

詩|《離殤》

阿威

第一句是上次不知何故寫下的殘句,之後是夢,夢到不知誰在哭,然後出現了眼淚落下、嬰兒落地的畫面,到底落下的是眼淚還是嬰兒我已經分不清楚,接著是突如其來的窒息感和呼吸困難,發現自己記不起怎麼出生,然後如同反噬一般,死亡的每一分一刻都註定刻骨銘心。出生跟死亡一樣恐懼,死亡又跟出生一樣悵然若失。剩下的是修飾,是我無力回天的一擊,彷彿我的所有正念都化成了虛張聲勢的文字。人是熵,人是殤,離殤。

詩|頹城

阿威

阿波羅灑下的夕陽 鋪蓋著城市的疲態 經年累月的瘡痍是明日反覆的戕害 直至褪去城市的滄桑 斑駁的牆上今日又多了一處壁癌

詩|京雪

阿威

夏季的京都沒有冷冽的風霜 蟬的鳴叫 翠綠的林蔭 抹去了冰雪的剔透 「轟隆轟隆」 婦人在橋墩下編織 老人瞪著劃過的景色 「轟隆轟隆」 彷彿要喚醒每一片散落的雪花

詩|南方以南

阿威

《南方以南》 我的南國就是你的北方 我的黑之於你的白 正如你的白之於我的黑 南國的境內也有北方的蒼茫 漂泊的人啊,異國就是你的故鄉。

劃界的艱難——我們的敵人不是病毒也不是人

阿威

     「我們的敵人是病毒不是人」   每次看到這句話我都會想人跟病毒可以分開嗎?當我們說病毒才是敵人,但是我們祭出的手段是隔離、實聯制、強制配戴口罩、維持社交距離等一整套對付人的行為規範。我們消除病毒的方式就是要求所有人自律,這意味著每個人都有責任和義務這麼做,無法做到的...

重返福柯——從當代隨機犯罪與精神疾病的連結反思瘋狂的認識

阿威

近年來頻繁發生隨機殺人、擄人的罪案已然使公眾對於社會安全的信賴搖搖欲墜,面對泯滅人性的惡行人們除了恐懼更是感到憤怒。人們對犯人的殘忍憤怒、對廢死的籲求憤怒、對司法判決和精神疾病憤怒。無論如何他們的怒火都應該被正視,如果僅僅把大眾的忿恨當成盲目的情緒反應那就大錯特錯了,事實上在這些激烈的情感底下隱藏著更為深層的問題。

1

一無所有

阿威

  一無所有也是一種有,   空腹只是被饑餓填滿,   流浪者擁有整座城市,   裸露的身子穿著皮囊,   空蕩的口袋盛滿惆悵,   有什麼是可以失去的?有的,還有一無所有。因此人們捋起袖子,攥緊拳頭,準備好失去他的一無所有。

生命中無法認同的幹話:“社會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阿威

“社會本來就是不公平的”。我一直都不喜歡這種說法,很多時候這句話出現的語境都是要合理化不公平的處境,同時讓人認可和適應他所面對的不公平。而且它會把問題的矛頭指向個人。它要求個人在僵化的階級流動面前要更加努力,它要人們培養出在逆境中也能堅韌不拔的毅力,需要改變的總是人而不是不公平的處境。

經典閱讀:《規訓與懲罰》

阿威

規訓與懲罰:人更自由了,因為對人的控制更多了 如果光看副標題——監獄的誕生——會以為監獄是這本書要談論的主角,雖然說監獄為何會出現,為何會成為一種普遍的刑罰確實也是本書討論的重點之一。但與其說《規訓與懲罰》是一部「監獄史」,不如說它是一部「權力史」,一部以權力為對象的歷史,或者說它是從權力的角度去撰寫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