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16636 
阿威

生命中無法認同的幹話:“社會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社會本來就是不公平的”。我一直都不喜歡這種說法,很多時候這句話出現的語境都是要合理化不公平的處境,同時讓人認可和適應他所面對的不公平。而且它會把問題的矛頭指向個人。它要求個人在僵化的階級流動面前要更加努力,它要人們培養出在逆境中也能堅韌不拔的毅力,需要改變的總是人而不是不公平的處境。

阿威

經典閱讀:《規訓與懲罰》

規訓與懲罰:人更自由了,因為對人的控制更多了 如果光看副標題——監獄的誕生——會以為監獄是這本書要談論的主角,雖然說監獄為何會出現,為何會成為一種普遍的刑罰確實也是本書討論的重點之一。但與其說《規訓與懲罰》是一部「監獄史」,不如說它是一部「權力史」,一部以權力為對象的歷史,或者說它是從權力的角度去撰寫的歷史。

阿威

2019的讛語呢喃  

#走過2019 愛滋,恐懼結構,重複與救贖 某日與愛滋權促會前任理事長L君見面閒聊,聊到了目前愛滋權運的發展瓶頸。「我覺得台灣的愛滋平權運動已經走到了一個盡頭。」 「為甚麼這麼說?

阿威

除了高牆與雞蛋,還能從什麼角度看香港反送中運動

反送中運動持續至今已經三個月了,從它第一天開始我就一直關注到現在。當運動還在發酵的階段,我沒想到它能持續那麼久,不得不說香港人真的很厲害。但隨著時間推移,媒體不斷大量的報導,我漸漸的感到麻木,同樣的劇情每天重複上演,員警打人,然後是示威者悲慟的呼喊。

阿威

再讀卡爾維諾

卡爾維諾的小說鮮少解釋來龍去脈,不會告訴讀者故事為何會如此發展,劇情又將走向何處,一切都是撲朔迷離。作者只負責書寫,如何解讀和理解那是觀看者的責任,與他沒半點關係,想來這也是他吸引我的地方。

15
阿威

Matters臺北交流會會後回饋

@潔平 @曉雅 首先,很高興可以見到Matters團隊,Matters團隊真的很nice(人長得nice,態度很nice,理念也很nice)。今天的交流會收穫良多,感謝你們的分享。我跟@阿涛 有一些問題,但是在當下沒來得及釐清思緒,加上我們個性比較腼腆,所以沒有現場提出我們的疑問。

阿威

觀看的方式——社會學與人類學的觀察

本人進入社會學這個大坑已行之有年,雖然對於社會學的種種依然是雲裡霧裡摸不透的感覺,但是基本上社會學具體在做些什麼,怎麼去做,多少還是有些把握的。關於“觀看”這件事情,我發現社會學與人類學在觀看的方式上略有不同。人類學很強調盡可能不帶框架的觀看田野里發生的事,盡可能去看見那些最質樸,最為原初的經驗現象。

阿威

來一杯日曬卡爾維諾  

伊塔羅-卡爾維諾,一個擅長用文字表演戲法的文學家,他的文字可以輕而易舉的將截然不同或全然對立的事物置於同一個平面卻沒有絲毫突兀。他可以把怪誕和嚴肅,離奇和平淡,無違和的撮合在一塊,就像把奶精倒進黑咖啡裡攪拌,一切是那麼的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