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毳

大家好,這裡是毛毳,平時喜歡分享短文、圖畫、小說等文章 歡迎大家來訪

【活動】我想變成項羽一天

發布於
其實我本來想變成失眠殺手、三秒入睡大雄的,但是看到不少人都變過了,就想說換個人選好了XD
以前在課堂上我認識了西楚霸王——項羽

對於知道他的人,多半會對他的經歷感到有點惋惜。

畢竟他可是開局拿著主角劇本(家世背景好、軍事天才)的天選之人,怎麼會知道結局會是落得在烏江頭邊喊著「此天亡我,非戰之罪也」後自刎的人物呢。

如果他不是真實存在的人物,想來讀者看到最後會摔書大罵:我到底看了什麼東西!吧?

所以我想,如果只能成為項羽的一天,就成為最關鍵的那一天,也就是舉辦「鴻門宴」的那天吧!

畢竟一天的時間裡,改變不了項羽殘暴坑殺投降士兵的個性,改變不了他無條件信任自家人的感情用事,改變不了他妒忌賢才又不肯下放權力的狹窄氣量,我唯一能改的大概就是排除掉他的競爭對手劉邦吧。

(´・ω・`)b計畫通(誤)。

若我能在那天改變了歷史,會不會這位恃才傲物、目空一切的西楚霸王有了另個結局呢?像是起碼不會在烏江自刎,改換在龍椅上被人篡位之類的

我變我變我變變變的時間點,選自《史記・項羽本紀》:項伯復夜去,至軍中,具以沛公言報項王。因言曰:「沛公不先破關中,公豈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擊之,不義也,不如因善遇之。」項王許諾。

我目送得到項羽允諾興高采烈離去的項伯,忍不住皺了下眉頭。

項伯,項羽的季父他倆彼此是親戚關係,項羽雖然自負,但那是僅限於對外人,他對於自家人都是無條件相信的。

所以對於項羽而言,從來不會懷疑項伯有何居心,哪怕他是在替敵營劉邦說好話,也不會去深究對方為什麼這麼說,更加當然不會知道早些時候項伯在接到要開宴的消息就先去通知救命恩人張良了。

所以成為項羽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命人偷偷把項伯綁了丟到柴房去,免得在宴上出來亂。

(´・ω・`)b計畫通(誤)。

再來,為了不讓其他人起疑心發現這個項羽被調包了,開始盡量擺出一副高深莫測不言的表情。

在劉邦前來說了一串場面話後,示意他坐下喝酒。張良則臉色很差的坐在我對面,想來是奇怪項伯怎麼沒出現吧。而我,則開始吃東西壓壓驚(?)。

吃到一半,突然瞥到坐在左手邊的亞父范增開始頻頻舉起玦。

范增呀,我在心中給您比個讚,但是、呃、別舉了,我不是項羽,我不會武功,沒法上前直接了斷地砍了他呀。

范增顯然對我視而不見很失望,留下個恨鐵不成鋼的背影默默離去了。

沒過多久,營帳的簾子被掀起,青年先是向我這個假項羽祝壽,然後說:「君王與沛公飲,軍中無以為樂,請以劍舞。(君王與沛公喝酒,而軍中也沒什麼可供娛樂助興的,還請讓我以劍舞娛樂娛樂吧)」

我看著對方說要舞劍,才想起他是誰,他就是范增剛剛離開座位去召喚來的小幫手——項莊。

我趕緊說好,想讓他快些舞劍結束這回合,也有點懊惱我剛剛怎麼就沒想到直接叫人來砍,其實不用自己出馬的。早點結束,早點回家,我就不用戰戰兢兢地隨時怕掉馬,活得這麼累了。

我撐著頭,看著項莊一邊向我舞劍一邊逼近劉邦,想著會出來阻擾的項伯已經被自己解決掉了,接下來應該會很順利的⋯⋯吧?

不。

雙方僵持不下的同時,我瞥見張良偷偷離開了,他一定是要去找樊噲救場!手無縛雞之力的我,實在不想面對一個力士的啊!

我向范增招手,也不管他覺不覺得我奇怪了,直接告訴他我授意他做任何事,以免自己搞砸就不妙了。

我一說完,范增就用欣慰的眼神看我,別看了,我怕你在我離開後立刻感到慼心(傷心)。

後來一切就像我想的那樣(再見了劉邦)、還算順利,而距離我離開的時間也差不多快到了。

這一路看著范增這老人家爲項羽忙東忙西,就想到范增被項羽氣到告老還鄉發病在路上的死法,就不忍唏噓,做了多餘的事情。

像是召集項家軍,在所有人面前肯定范增的功勞,並要他們把范增當成他們的亞父那樣敬重,還讓范增寫下項羽授意他做事的內容,並畫押做證據。

希望明天項羽歸來,可以看在自家人敬重范增的份上,不要再重蹈覆側聽信陳平的離間計,而剝奪范增的權力了。

我能做得都做了,西楚霸王,您就多保重吧(揮揮)。

呃、我好像忘了個誰,不過應該不重要啦。

完。

謝謝大家看完腦洞大開的奇妙文章。m(_ _)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我想變成xxx一天

6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