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五

傻逼公知

常见逻辑谬误的辩驳方式(总结+举例)

近期有些朋友问我某些杠精说法该如何回应,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要想辩驳一个说法,先要拆解对方的逻辑,从其中找出漏洞进行反驳。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在这里简单讲解一些常见的逻辑谬误,并举例进行辩驳。当然,这种讨论是没有定式的,具体话题、事件、论点都要具体分析,但是逻辑变化万变不离其宗。

虽然我会提供一个辩驳参考,但事实上只要你能看清逻辑谬误的根源是什么,其实就很容易自然拆解。

今天我们只讨论逻辑,不讨论政治。只讨论逻辑,不讨论政治。只讨论逻辑,不讨论政治。


一、因果谬误(Causal Fallacy)+定义谬误(Fallacy of definition)

因果谬误泛指各种未有充分证据便轻率断定因果关系的不当推论。

定义谬误泛指一系列因定义不当造成的推理问题。

这两个谬误放一起讲是因为太常见了,而且很多时候逻辑谬误都是叠加在一起用的,所以一不小心就容易错过,需要仔细分辨。(主要是为了省事,就一起解释了。)

举例:我们现在的好日子都是党给的。

先说因果谬误:看待这种逻辑的关键在于把结果单独拿出来思考,可以反向推导:会不会有别的原因导致了这个结果?或者,这个结果是不是必然只有这一种原因能导致?

辩驳参考:我现在的好日子是因为我好好学习、努力工作、职场运气好,还是单纯因为党“给了”我好日子?

再说定义谬误:例子中的“好”不仅是一个主观判断,更是一个很相对的程度判断。所以“日子很好”这个定义是错误的。

辩驳参考:谁认为的好?多好才算好?换个党来有没有可能更好?那如果有可能更好的话,现在这个“给的日子”是不是还不够好?

练习题a:西方势力用心险恶,为了反华所以封国。

练习题b:香港的乱象都是经济问题,是资本家导致的。


二、实质谬误(Material fallacy)

实质谬误是论证使用了不恰当的前提造成的谬误。

举例:由于中国人口多、人均素质差、文化特性,所以不适合搞民主。

有时候这种从根本上就完全错误的逻辑,反而容易让人一时反应不过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就有“民主”,说明党也觉得中国是适合搞民主的。

以这句话为例,错误的前提是讲述者认为必须要人口少、素质高的国家才适合民主。由于整句话都是错的,所以辩驳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事实上,绝大部分举出“国情不同”的粉红说法都可能可以归入这种谬误。

辩驳参考1:举出人口多、人均素质差、文化特性相近的成功民主国家,比如亚洲的一些友邻。
辩驳参考2:质疑对方要怎样的国家才适合民主,然后举出不符合对方说法的民主国家。
辩驳参考3:质疑所谓的“素质差”或“文化水平低”是如何形成的?极权政府会不会刻意抑制民智,然后再教育人民民智低的国家不适合民主?那这死循环现象是不是需要一个民主制度来打破?

练习题c:现在很多国家都在巴结中国,所以中国很强大。


三、滑坡谬误(Slippery slope)

滑坡谬误是一种非形式谬误,使用连串的因果推论,却夸大了每个环节的因果强度,而得到不合理的结论,因为事实不一定照着线性推论发生,而有其他的可能性。一般所说的“无限上纲”有时也牵涉到此种谬误。

举例:如果公布疫情,就会导致全社会的恐慌,人民会疯抢物资,会乱套的。

这是用一定概率的事件来论证必然概率。关键在于讲清楚少数人的反应不会影响所有人的反应。

辩驳参考:一部分人产生恐慌情绪在所难免,但不代表所有人都会这样。大部分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和所受教育让他们有更高的概率保持冷静,听党指挥,做出正常的反应。感到恐慌也不必然导致所有人都疯抢物资,也不必然导致社会大乱。

练习题d:以上例子其实还包含了实质谬误,可以试着拆解一下。

练习题e:一旦给香港双普选他们就会搞独立。

练习题f: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


四、诉诸无知(Argument from ignorance )+诉诸难以置信(Argument from incredulity)+诉诸自我知识(Argument from self-knowing)

诉诸无知:宣称由于某事未被证明为假,因此是真的;或由于某事未被证明为真,因此是假的。

诉诸难以置信:宣称由于自己难以想像某事为真的情况,因此某事是假的。

诉诸自我知识:宣称由于自己不知道某事,因此某事是假的。

这几种常见谬误很相似,就放在一起介绍了。都是因当事人缺乏相关知识,所以会犯下错误。

无知举例:中国在科学领域领先世界。
难以置信举例:我觉得武汉的医疗资源充足,不可能不够,所以武汉不可能死那么多人。
自我知识举例:我没听说过警察滥用暴力的行为,所以肯定不存在。

辩驳参考:不知道就别瞎BB。

开玩笑的,但这样回应也没毛病。会相信这些话的人,通常本身缺少一定的知识,而这些说法又很难去证伪,所以他们说起来言之凿凿。

辩驳参考:在缺乏实锤证据的时候用肯定的语气说出一个未被证实的事情,是在造谣,劝对方别造谣。劝对方谦虚一点,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不代表不存在。

最简单的方式还是直接举证,虽然可能会被质疑伪证。

实在难以证伪的说法,也可以参考“六、转移举证责任”。


练习题g:美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练习题h:武汉搞不定的没有地方能搞定。中国搞不定的没有国家能搞定。


五、稻草人论证(Straw man)

打稻草人是曲解对方的论点,针对曲解后的论点(替身稻草人)攻击,再宣称已推翻对方论点的论证方式,是一种非形式谬误。

举例1:
A:我支持香港政府针对警察的滥暴问题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B:滚你的港毒,废青冚家铲!
辩驳参考:没说香港应该独立,这两件事情不相关。

举例2:
A:我们应该追责隐瞒疫情导致瘟疫扩散的官员。
B:现在最重要的是救灾,应该把重心放在救灾上。
辩驳参考:问责的同时没说别救灾。问责如果没做好,救灾也会受到阻碍,因为犯过的错会一再犯。

练习题i:A说医院里好多死人,走廊上有几具尸体都来不及收。B说你肯定是境外势力想颠覆我国政权。

(加分题):A说中药的研发缺乏严格的科学设计。B说这时候最重要的是什么都试试。


六、转移举证责任(Burden of proof)

知识论争议中一般共识:试图要他人接受一件事的人有义务为那件事提供适当理据。如果提出观点的人将举证责任推卸给别人,就是一种谬误了。

举例:中药有用,因为你不能证明它无用。
辩驳参考:请提出中药化学成分针对病毒有效的科学依据,否则你也无法证明中药有用。

遇到这种谬误,辩驳重点应该在于逼迫对方举证,强调举证责任在对方身上,否则对方观点无效。


练习题j:病毒是美国人投放的生化武器。


七、假两难推理(False dilemma)

假两难推理是提出少数选项(一般是两个,但有可能是三个或更多)要人从中择一,但这些选择并未涵盖所有的可能性。非黑即白是一种非形式谬误。现实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有中间地带,很多时候中间解是更好的解,因此要人在少数选项中选一个的做法往往涉及假两难。

举例:你们做这些事情是没用的,改变不了什么。

这句话把一个意图改变什么的行为,简单归类结果为“有用”和“无用”,但其实一个结果的“有用”程度也是分程度的。改变了100%是有用,1%也是有用,但改变0%就是无用。这类逻辑往往抛开了一个“程度”变化,把问题简化为“有”和”没有“。

辩驳参考:哪怕只有一个人被改变,算不算改变呢?算不算有用?这样的改变能不能积少成多呢?

练习题k:你说专制不好,那绝对的自由就很好吗?

练习题l:中国也有言论自由。


八、不完整的比较(Incomplete comparison)+不一致的比较(Inconsistent comparison)+不当类比(False analogy)

不完整的比较:使用不清楚、不完整的证据支持论点。例如“甲公司的产品比乙公司的产品更好。”却不说明“好”是采用什么意义及标准。

不一致的比较:对不同对象比较不同的事。例如“甲公司的产品比乙公司的更便宜,比丙公司的更多功能。”

不当类比:使用不恰当的类比推论而得出不恰当的结论。不恰当的类比推论可以是不相干、不充分、或不当预设。

这三种逻辑谬误都是在类比中产生的,有可能分开存在,也很容易同时存在。

举例:美国流感死了几万人,比武汉肺炎多,所以美国医疗体制不如中国。
辩驳参考:1、这里没有定义医疗体制怎样才算好。2、这里用了两种不同的病毒进行比较,应该拿中国流感相关死亡人数做对比。3、美国流感不管死多少人都跟中国的医疗体制不相干。

所以说没有统一标准的类比都是耍流氓,但类比式逻辑很具迷惑性,需要细心分辨,找出哪里标准不一致、为何不相干。关键点在于白菜跟白菜比,萝卜跟萝卜比。千万别被对方用国家级跟地方级比,官方跟民间比,抢劫案跟妨碍公共秩序比。


练习题m:香港这种情况美国警察早就开枪了,西方警察更暴力,香港的警察很克制。

练习题n:这次疫情是官员们的考卷。这次疫情是一场人民的战争。


九、没有真正的苏格兰人(No true Scotsman)

没有真正的苏格兰人或诉诸纯洁是一种非形式谬误,系指在原来的普遍宣称遇到反例时,提出一个理想、纯净的标准以为其辩护的论证方式。

举例:
A:中国人都讨厌小日本。
B:不啊,黑猫就不讨厌小日本。
A:但是真正的中国人都讨厌小日本。
辩驳参考:黑猫也是真正的中国人啊。

这个比较简单,能说出这种谬误的人也许智力有些问题,所以得饶人处且饶人。如果对方进一步说“黑猫不讨厌小日本所以不算是真正的中国人,因为真正的中国人都讨厌小日本”,那这就属于循环论证了。由于太过低级,在此不作辩驳。


练习题o:A说中国人看了都会转发。B说我就不想转发。A说不转不是真正的中国人。


十、诉诸权威(Appeal to authority)

主张某专家支持某事,因此某事是对的。

举例:国家卫建委的专家说可防可控,所以不用担心。
辩驳参考:有多少不同立场的专家对疫情进行过评估?其他专家能获得真实资讯吗?说话的这个专家是否有可能因某些政治利益而撒谎?

其实除了过度相信专家之外,过度相信司法、程序也是相似的逻辑谬误。都是将论证责任交给了所谓的”权威“,却无法论证”权威“为什么必然正确。由于缺少论证流程,这种谬误也很容易沦为循环论证:因为权威说他错,所以他错。因为他错了,所以权威说他错。


练习题p:李文亮经过了正规法律流程的检查,警察说他确实造谣了,所以训诫他没有任何问题。


十一、诉诸虚伪(Appeal to hypocrisy)+人身攻击(Personal attack)+希特勒归谬法(Reductio ad Hitlerum)

诉诸虚伪:宣称某人反对某事,但他自己也做了某事,因此其反对是虚假伪善的、某事并没有错。

人身攻击:宣称某人有某些负面特质,以明示或暗示其主张不可取。

希特勒归谬法:宣称形象不好的某人或某团体也支持某主张,因此某主张是错的。一般专指希特勒被用于比较的时候。

还有其他几种逻辑也跟以上三种类似,总之都是通过论证说话者在话题之外的行为上有问题,所以此人在某话题上的说法不可取。

举例:由于胡适的私生活不检点,所以他的观点都要打个问号。
辩驳参考:对方需要论证私生活不检点会导致学术水平下降的必然联系,另外还需要论证所谓的“不检点”标准是否普世,还是只有说话者和少数人认为不检点。(此处小心对方的谬误沦为诉诸自我知识。)

练习题q:达赖希望西藏脱离当政者的掌控,所以他是个大坏蛋,他说的话都别信。


十二、以偏概全

以偏概全泛指各种以部分概括整体的推理。如逆偶例谬误、合成谬误、轻率概括、单方论证等等。

举例:撑警活动有10万人参加,所以香港人民都很支持警察及政府。
辩驳参考:香港有750万人,200万人都参加了反修例活动,所以10万人是少数人。

这种逻辑虽然常见,但只要能看清楚对方的小猫腻,就可以举事实进行简单的回应。

 

练习题r:我在香港遭遇了歧视,香港人都很歧视大陆人。

练习题s:北京跟上海现在很富裕繁华,中国是一个非常强大富裕繁华的国家。

 

总结

暂时先整理到这里吧,其实还有好多好多,但篇幅和精力有限,就不往下写了,否则写不完。

各位如果想到什么特别常见但被我遗漏了的逻辑谬误,欢迎补充。

本文只是对一些常见说法当中的常见逻辑进行简单拆解,并非学术文。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