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志

融化一輛坦克可以換多少課桌?

北京说唱圈轶事2

玩儿说唱的头几年,我对freestyle真的很着迷。

一方面是因为当时北京说唱界的很流行这个,另一方面是玩儿cypher或者在台上和人battle那种刀兵相见,血脉喷张的感觉特别爽。我第一次正式上台是高中毕业后参加Section 6,这是一个由说唱界元老王波举办的freestyle battle比赛,不管你是新人还是老将,都得在这里证明自己才能在圈里赢得别人的尊重。

为了这个比赛,我当时对着镜子练了一个多月(灵感取自8 mile里的Eminem)。本来有的包袱都练的很熟练了,结果上台一紧张,全忘了。而且我那天运气有点背,对上了Itsogoo的赵昕。他当时已经是很厉害的freestyle rapper了,所以我记得自己被骂得很惨,头都抬不起来。

可能是看我太狼狈,我记得下台之前Sbazzo(也是隐藏的成员)还安慰我说新人能说完45秒已经不错了,让我回去再练练。

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我没再参加过Section 6。过去这两年我也没在北京住,所以都不知道这个比赛现在还有没有了。但是在那之后我一直有参加小型的battle比赛。也是因为这件事,我认识了老王(化名)。

我对老王的第一印象就是他很矮(我身高也就1米7出头),但是特别能蹦跶,上台和人battle的时候总是感觉他特别精神。听认识他比较长的人说,他是因为小时候练武术练狠了,长不高个儿。我一开始听他freestyle,觉得他还挺厉害的,很会抓人的软肋,抖各种包袱。后来对他了解多了,发现他并没有很厉害,只是比较会玩一些固定的套路。而且,他有两个北京rapper的坏习惯:一、喜欢问候对手的妈。二、喜欢强调自己是北京人,搞地域歧视。

在他捏软柿子的时候,这些毛病也不会让他显得很蠢。但是在十年前的一场全国freestyle battle比赛,他可以说是真的把自己的脸丢尽了。他的对手是一个来自新疆的说唱歌手。这位新疆哥们儿明显是思路清晰,有备而来,比赛中各种口吐金句,调动现场气氛,可以说在硬实力上就比老王强。反观老王,从头到尾就在来回来去的骂街,说新疆人是恐怖分子,卖切糕,应该滚出北京。其实我个人觉得比赛到一半时老王就已经输了。但可能是为了节目效果,主办方还是营造出了一种两方竞争非常激烈的感觉,让他们的比赛持续了十几二十分钟才定了胜负。

在我的记忆里,后半段就好像是对老王和北京说唱的公开处刑,所以我都没看完就甩下同去的朋友先走了。

在那之后,我好像对battle失去了热情,再也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也逐渐的和说唱圈子里的人越走越远。因为我切实的感觉到了没有内涵的说唱是多么肤浅、无聊。

很有意思的是,老王对这场比赛的结果一直颇有微词。在多年后接受的一段采访里,他说感觉自己“向对手猛烈的进攻,然后对手跳了一段芭蕾舞”。说唱确实是来自街头的艺术。但是草根并不代表粗鄙。如果我想看骂街,不如去菜市场看老头老太太吵架。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这个自信从何而来,可能真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吧。

我相信我离开说唱圈子已经足够久,不会有任何人还记得我了。但是我一直关注着国内的说唱。说真的,现在的市场环境比之前要好得多。不过很可惜,说唱的文化一直没有能在中国的土地上扎根。现在市面上大部分的“说唱歌手”,也只是在利用这个形式出名赚钱。

利用记者的身份,我接触到了这些一夜成名,疯狂吸金的新一代。不过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北京说唱圈轶事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