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晴空

主要寫育兒、身心靈成長、有時寫小說。(其實最愛寫小說。) 閱讀時做一個純讀者,寫作時做一個純作者。不互拍,不互追。 可以追蹤我的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skymingmingQ

《坡道上的家》讀後感|每位母親都會在這本書找到自己的影子

(edited)
為母則剛,是世人對女性最大的惡意。

本書的主角里沙子,有一個兩歲多的女兒,她懷孕後不久就職掉工作,全職的照顧女兒,有一天,她收到了法庭的傳召,要求她做候補陪審員。

審理的案件是一個年約三十多歲的母親將其八個月的女兒放在浴缸中溺死。在案件審理的過程中,里沙子漸漸發現自己與這名母親有很多想似之處。

這位母親叫水穗,是一名很普通的女人,就是那種在街上會擦身而過的人,水穗和年紀小自己兩年的丈夫結婚後,婚姻生活並不如意,為了改善與丈夫的關係,及在婆婆的催生下,也考慮到自己的年紀大,不想成為高齡產婦,便生下了女兒,並且成為了全職媽媽。

其丈夫壽士在此時成為了家庭的支柱,經常加班早出晚歸,甚至在外留宿,只有水穗一個照顧孩子,然後丈夫在孩子四、五個月時,發現女兒身上有瘀㾗,擔心妻子有產後抑鬱,於是讓自己母親過來幫忙,又請了保健師上門了解情況,及後星期六及日都會親自帶小孩外出,讓水穗有喘息的機會。而婆婆也是一位很通情達理的老人家,放下自己工作,老遠過來照顧孩子也毫無怨言。

很多人都覺得這是好婆婆與好丈夫時,水穗卻說丈夫不喜歡聽到小孩哭,還經常對她大聲喝罵及爆粗口,她很害怕,而且,她發現丈夫在假日帶孩子出去是約會舊情人,讓她不得不懷疑帶孩子出門只是個藉口。

而且,丈夫並不關心孩子,在保健師說女兒發育比同齡的孩子慢時,婆婆和丈夫都只會責難她不會照顧孩子,才導致孩子如此。

水穗害怕眾人對女兒的批評,所以拒絕了婆婆上門的幫忙,害怕別的母親的拿女兒來比較,也減少了出門,她說,在案發當天,女兒一直在哭,而壽士又快回家,丈夫看到女兒哭,又會大發脾氣,她很著急,後來想到女兒在洗澡後心情會變好,於是連忙開水準備替女兒洗澡,然後就看到女兒溺斃在浴缸中。


里沙子從水穗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里沙子當年奶水不足,但是婆婆卻很想她餵母乳,每天打電話給她問她的奶量如何,還寄來很多的催奶食品。這些看似好意的幫忙,卻成為了里沙子更大的壓力。

里沙子的丈夫陽一朗,雖然不像水穗的丈夫那樣大聲喝罵,可是,冷靜淡漠的指責,也讓里沙子很難受。

在里沙子懷孕時,她曾懷疑丈夫有否出軌時,偷偷查看了他的電話。

陽一朗說:「偷看別人的電話,妳不覺得可恥嗎?」

「妳這樣也不知道嗎?」

「妳很奇怪。」

「如果覺得不行,就別做吧。」

陽一朗總說著一些貶低里沙子的說話,讓里沙子越來越沒有自信。

為什麼明明是最親近的另一半,卻總是想著去傷害自己的另一半?

因為愛。

害怕另一伴離自己遠去,害怕另一半因為聰明而看不起自己,害怕另一半去了一個自己完全不知道的地方。

或許就是害怕失去,所以用盡方法貶低對方,讓對方認為除了我,根本沒有人會再要你,因為你是如此的無能,原來愛也可以變得如此的可怕。

還有,陽一朗和婆婆的說話都是在很冷靜的情況下說出來,但是為什麼里沙子會感到難受和不安?

一點點的惡意。

話裏蘊藏著惡意,這些惡意並不明顯,甚至在里沙子聽到的當下並無感覺,可是卻在潛意識裏接受了,這些惡意的種子一點一點散播在她的心田裏,然後慢慢的發芽生長,便成為了里沙子的自我認知。

總是覺得自己什麼也做不好,自己很沒用,變得很害怕被陽一朗指責。

水穗就是受不了這些惡言惡語,所以最後精神漰潰,做錯了事。

水穗就是平行世界的另一個里沙子。

里沙子在最後雖然想明白了,可是她卻什麼也做不了,因為她為了孩子,自願將自己的所有交了出來,她沒有工作如何為生呢?如果離婚,孩子可能不會歸她撫養,很無奈的結局。

但,這也是很多女人現實生活的寫照。

在看這個故事時,我有很多方面都身同感受。

孩子發脾氣哭個不停,里沙子卻在一旁吃著晚餐,覺得世界有一種異常的寧靜。

每次對孩子大聲喝罵後,然後心懷內疚的擁著孩子不停的說對不起。

有一次里沙子不小心將女兒遺留在電車上,嚇得魂飛魄散,找到女兒後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不可以讓陽一朗知道。

這個我也試過,然後也是想著不可以讓老公知道,因為他一定會罵我。

里沙子在法庭聽審後,還要去婆婆處接回女兒,然後婆婆會打包一大堆沉重的飯菜給她。

這種重量,我很記得,那時我下班後,也是常常打包飯菜回家給老公,然後有時孩子在車上睡了,我還要抱著她,真心的苦。

很多人都會對肯照顧孩子的父親讚常有加,但是母親若稍有照顧不好,卻會遭到批評,因為照顧孩子是母親的天職。

很多說話或許只是無心,但是聽者有意,或許你會覺得是這名母親神經質,受不起批評,這些都是好意不是嗎?

可是,當你日夜癲倒的照顧孩子,每天睡不超過三小時,樣子憔悴不堪,昔日的美貌與自信已經灰飛煙滅,辭去了工作,失去了獨立自主的能力,唯一的依靠就是你的枕邊人時,在這生活一百八十度轉變時,你一直熟悉世界崩塌,面對一個全新的環境,全新的身份,你會頓時失去安全感。

這種時刻,當獨自面嬰兒無盡的哭聲,會更加讓你覺得自己無能與徬徨。

我相信只有做過母親的,還是從一個原本有著自己事業的女性,忽然變成了全職母親的人才能體會。

很多人會這樣說,我們都是這樣走過來的,每個母親也是很辛苦,為什麼別人可以,你不可以?

即使是同為母親的人也會這樣說,但是,每個人的個性經歷也不同,面對逆境的能力也不同,請不要用同一的標準去衡量每個母親。

為母則剛,是世人對女性最大的惡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