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晴空

喜歡閱讀,喜歡寫作,隨心寫,隨喜拍。 贊助連結:https://liker.land/mmw1215/civic 如要聯絡,可以到Liker Social 私訊我~https://liker.social/@mingming

長篇小說《與蛇共舞》|第二十一章 喬裝逃走

發布於
第二十一章

  望著南海城的城門愈來愈遠,薛千柔收回視線,心中五味雜陳,又是不捨又是慶幸,只是擔心,不知何時才能再回來。

  馬車的車輪正咔咯咔咯的響著,她與一名車伕並排坐在馬車前面,後面拉著一大堆貨物,前後都是的載滿貨物的車龍。

  上午與沈奇之下完棋後,讓她換上男裝,跟隨一名叫劉仁的車伕,隨他混入出發往京城的商隊,沈家在梁州聲譽極盛,加上這是給朝廷的貢品,官兵也不敢怎樣攔阻,所以很快便順利出城了。

  「薛姑娘,喝口水,由這裡到關中,要五天路程。大少爺已派人到關中打點,到埗後妳就先住在那邊吧。」

  「有勞劉兄了。」薛千柔接過獸皮製的水囊,喝了幾口。

  薛千柔一身褐色布衣,表面上是劉仁的助手,負責這輛馬車的貨物,實則上劉仁是沈奇之派來保護薛千柔的。

  唉,這一次,真不知怎樣報答沈奇之了,希望他不要開出什麼困難的條件。

  和沈奇之下棋時,他還是不忘商人本色,道:「我這次幫妳,妳打算怎樣回報我?」

  她正用兩指捻著一只白子,手懸半空,一時亂了方寸,下錯了棋,道:「只要不叫我從了你,什麼都行。」

  「妳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妳以為我真的看上妳了嗎?」

  「不是就最好,就當我欠你一個人情吧。」

  「先擱著吧,反正現在我也想不到什麼事情。」

  「你真的是做生意的材料,一點也不會讓自己吃虧。」

  「當然,要不然沈家家業怎會日益壯大。哈,這次還不到我贏。」

  沈奇之下了一只棋。

  「你剛才故意分我的心。」

  「怎能怪我,輸了就是輸了,妳贏了我這麼多戈一弓弓人,讓我贏一次也行吧。」沈奇之滿足的端詳著棋盤,再瞟她一眼,嘆了口氣:「妳這麼一走,也不知再找誰和我下棋了。」

  「待溫將軍回京師後,我就會回來的。」

  「你和那傢伙是舊識吧?」他壞壞的笑了起來。

  薛千柔的手又扯起裙擺,忙不迭搖頭:「不、不是,誰說的?」

  「妳真的當我是吃素的嗎?妳在馬車那些說辭,三歲小孩也騙不了。」

  「那你還幫我?」

  「他損我沈家名聲,我怎麼也要出面的,只是我希望以後,妳別再對我撒謊。」那黑眸像深不見底的黑潭,似有著什麼浮起,卻又緩緩的沉了下去。

  「對不起。」沈奇之難得板起面孔,掀起了她的歉疚,人家誠心幫她,她卻有所欺瞞,確實不對。

  隨即他又臉色一轉,回復輕佻笑鬧,啪一聲打開摺扇,笑得風流:「哪妳和溫將軍是什麼關係,怎樣認識的?是妳的舊相好?因愛成恨?」

  薛千柔望著色彩鮮艷的繁花深吸一口氣:「無可奉告。」

  剛才那個正經八百的男人是幻覺嗎?

  「過了這象山,就進入關中了,今晚我們可以入城投棧,預計明天下午就會到大少爺的宅子。」劉仁指著前面的峽谷。「這些天餐風露宿,真的辛苦妳一個女兒家了。」

  他們已經走了四天的路程,這些天劉仁對她照顧有加。

  「沒什麼,我不是藏在深閨的千金小姐,這些不算苦。」

  「若我的女兒有妳這麼懂事就好了。」

  「大叔有幾個孩子?」

  「兩個兒子一個女兒,我大兒子的媳婦有喜了,待我完成這項差事,回到南海應該差不多臨盆了。」

  「真好,你的小女兒呢?」

  「這孩子給我寵壞了,現在十六了,竟然說不肯嫁,真的頭痛死了。」

  「可能她有意中人,所以才會這樣說。」

  劉仁拍拍額頭,驚奇道:「女娃兒都是這樣的嗎?我倒沒有想到,回去讓她娘好好的問一下,她說喜歡誰就嫁誰,只要她肯嫁就好。」

  「做你女兒真的很幸福,有這麼開明的父親。」

  「我和我娘子也是經過一番磨難才能一起,所以我們絕不強逼孩子嫁給不喜歡的人。」

  商旅一路前行,車隊緩緩駛入峽谷,兩邊都是陡峭的山坡,坡上灌木雜草叢生,雖然正值炎夏,這裡卻有如三月天,甚是清涼。

  可是,薛千柔進入峽谷不消一刻鐘,卻心神不寧,心裡直發毛。

  商隊在峽谷走了半個時辰,來到峽谷的中心位置,山坡兩旁突然冒出星星點點的黑影,密密麻麻,草叢中的嘶喊聲突地從左右夾雜而來。

  薛千柔看到一群又一群頭綁黑巾繡著紅鷹的人從山坡的兩旁忽然冒了出來,約有三百多人,手舉著大刀從兩旁的山坡喊殺的衝了過來。

  其中一名山賊高舉大刀叫喊:「一個活口也不要留,全部給我殺!」

  「是紅鷹幫呀!」商隊中有人驚惶的大叫出聲。

  眾人心膽俱裂,紅鷹幫是南方最狠的山賊,嗜血成性,除了搶走貨物外,更以殺人為樂,每次搶刧後都不會留下活口。

  護衛們連忙抽出撲刀應戰,劉仁和薛千柔在車隊前排,劉仁比較快回神,拽著薛千柔的胳膊,就往峽谷的出口跑去。

  劉仁道:「快跑,出了谷口往左面有一個森林,我們進去,應能躲過他們。」

  薛千柔被劉仁扯著手臂飛奔,根本沒有餘力回應,身後傳來兵刃交擊與吆喝的聲響,在山谷中回蕩成震裂人心的悲鳴。

  與他們一同逃跑的商人,還有十多人,薛千柔回望,若有十多名盜賊追著他們,她身後的商人像骨牌般一個個倒下。

  薛千柔甩開劉仁的手道:「劉大叔你快跑吧,別管我了,我只會拖累你。」

  劉仁反手再抓著她的胳膊,額角青筋突現大喝:「大少爺將妳托負給我,就算拼了我的命,我也要護妳周全。」

  盜賊已追了上來,一刀砍向薛千柔的背部,劉仁將她拉往身後,舉刀格擋。劉仁經過一番打鬥,將六名盜賊解決了,他左臂亦受了刀傷,他們繼續向門谷口跑。

  又有一群盜賊解決了護衛,往他們的方向追了過來,與她們一起逃跑的人,愈來愈少,到最後只剩下他倆人繼續向谷口狂奔。

  劉仁忽然轉身面對盗賊,壓低聲線對薛千柔道:「我擋著他們,妳快往森林跑,別理我。」

  薛千柔的淚水潸潸落下,輕喃:「劉大叔 ⋯⋯」

  「若然妳逃得出去,告訴我的娘子,我這一生最幸福的事,就是有她做我的娘子,叫她好好的活下去。」

  劉仁大喊一聲:「快跑。」便衝往盜賊群中,與幾名盜賊撕殺起來。

  褐色布衣的瘦弱身影,帶著滿眼淚水,向谷口跑去,心中吶喊著,她一定要活下來,絕不辜負劉大叔。

  「前面還有一個逃掉了,快追。」

  一股黑影在面前掠過,只見一個蒙著面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薛千柔盯著他那細而狹長而小的眼縫,竟覺得有點熟悉。

  對方看到她也是一楞,接著她看到蒙面男人雙眼半彎,顯現在笑。

  「竟然有這麼巧的事,今天真是一箭雙雕。」

  蒙面男人施施然的向她走來,薛千柔進退不得,不知該往哪裡跑,這時一個滿身血污頭髮散亂的男人,衝了過來。

  劉仁與幾名盜賊浴血奮戰後,早已渾身是傷,但他不知哪來的氣力,與蒙面人過了幾招,被打得倒下,但卻仍死抱著蒙面人的大腿不放,蒙面人怎樣也甩不掉他。

  劉仁朝她大吼:「快逃,走呀!」

  薛千柔嚇得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她窮盡畢生的力氣,跑上了人生中最悲傷的跑道,淚水模糊她了視線,眼前的境象像夢境一般,她是在夢裏吧,但是,這撕心裂肺的感覺怎麼來得這麼真實?

  不知跑了多久,直至腿完沒有力了,她跪坐在草地上大口的吐著氣,抬頭一看,原來她已經跑進了森林。她的包袱也散落一地,正在執拾時,又聽到蒙面人的聲音:「你們兩個去那邊找,要生摛,別讓她受傷。」

  若有所思的看著地上那支用絹布包裹的長笛,劉仁的各種面孔浮現在她的眼前,他拼命抱著那男人大腿絕望的樣子,他提及家人時幸福的樣子,他期待將來含飴弄孫的樣子,他這些天對她親切的笑容⋯⋯,豆大的淚珠掉落在青草上,猶如清晨的朝露,骨節分明的瘦長手指,有一半已經深陷泥土。

  只相識了幾天,他卻為了妳斷送了性命。薛千柔,妳能這樣就逃走嗎?

  復仇的怒火取締了悲傷,琥琥色的瞳仁閃著從未有過的瘋狂與狠毒。她快速的收好包袱,拆開了包裹著長笛的絹布,再爬到一棵大樹上匿藏起來。

  谷風吹至森林,如枉死者的哀號,林中的葉子都顫顫巍巍的抖了起來。


《與蛇共舞》全本小說已經連載於POPO原創巿集:https://www.popo.tw/books/72834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長篇小說《與蛇共舞》|第二十章 求助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