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晴空

主要寫育兒、身心靈成長、有時寫小說。(其實最愛寫小說。) 閱讀時做一個純讀者,寫作時做一個純作者。不互拍,不互追。 喜歡我的文章,可以請我喝一杯咖啡~ https://liker.land/mmw1215/civic

長篇小說《與蛇共舞》|第二十三章 紫墨冰蓮

第二十三章

 「娘親,妳懂這麼多法術,為何不整整大娘,她太可惡了,趁爹不在,就刻扣我們的用度。」小小的薛千柔仰望著母親。

  坐在臨窗處,正在縫製衣裳給女兒的芝蘭格如笑道:「這個妳也知道,是誰告訴妳的?」

  薛千柔坐上娘親的大腿上,摟著娘親的柳腰道:「小紅說銀兩少了,每季做衣服的布匹又少了,還有我最愛的芋泥蘇餅也沒得吃了。」

  芝蘭格如放下針線,捏了下她的小鼻笑道:「妳最在意的,就只有那蘇餅吧。」

  薛千柔眼珠子朝天轉了一下,嘿嘿的乾笑了兩聲。

  「小柔妳聽著,我們擁有特別的能力,同樣背負著相對的責任,這種能力絕不能用在傷害人的身上,否則必遭反噬。」

  「反噬?」

  「就是妳如何用靈力傷害別人,這些傷害多少會回彈到妳的身上,同樣,如果妳用這種力量幫助別人,相應的好事也會發生在妳身上。」

  「娘親,妳有試過嗎?」

  「有。」芝蘭格如耀目的雙眸,瞬時失去了光彩。

  「是做好事還是壞事?有什麼事發生?」

  「我傷害了別人,而我也因此失去了心愛之人的心。」

  薛千柔似懂非懂,但她機靈的知道不該再問下去,將頭埋進娘親的胸脯道:「娘親,妳最愛的人不是我嗎?」

  「是的,現在就是妳了,後來我又用靈力幫助了人,所以我能在這裡與妳安寧的過日子,記住,妳的能力不要隨便用,娘親的願望只是希望妳能快快樂樂的做一個平凡人,自由自在的生活。」

  「小紅說,做女子的都無法自由自在的生活,長大後就要嫁到夫家,照顧夫家的一家老幼,遲些生了孩子又要照顧孩子。」

  「小紅說的也是對,但娘指的自由是這裡,」她手覆著薛千柔的心道:「妳的心要留給自己,即使身不由己,妳的心還是自由的。」

  「這是什麼意思?」

  「長大妳就會明白了。」母親慈愛的爬梳著她烏黑的秀髮。

  「知道了,我會記住的。」

  薛千柔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月白紗帳,長而濃密的睫毛搧了兩下,每當她生活不順時,就會夢到娘親,她已經好久沒有夢到她了,再閉上眼,看能不能重回夢中,一會兒,嘆了口氣,還是起床了。

  撥開紗帳,轉了幾下腳腕,穿上繡花鞋推開窗戶,清新的青草花香撲鼻而來,她來了嘯天堡已經有三天了,這庭園的景色多年來都沒有變,兩旁種了桅子花和兩棵槐樹,簡單寧靜。

  「起來了?腿可以行了?還有沒有頭暈?」陳嬤嬤捧著水盤走進來。

  薛千柔忙走過去想接過水盤,陳嬤嬤拍開她的手道:「這些粗活妳別爭著做,好好的休息。快過來梳洗,今天堡主精神些,可以見妳了。」

  「好,我馬上來。」

  薛千柔那天在森林暈倒後,醒來就已經在嘯天堡了,陳嬤嬤看到她時真是悲喜莫名,嘮叨她離開了這麼久都不來探望她,再來時卻又像第一次時,被人抬進來。

  吃過大夫的藥後,身體已經好轉,腳的扭傷也不算嚴重,今天已經能自己行了。至於為什麼吐血,大夫只說可能是急怒功心或大悲大喜都會發生,給她開了一些安寧靜神的藥。

  她當然知道吐血的原因,如果吐兩口血可以替劉大叔報仇,這血吐得也值。

  邊走邊想,已經來到傲堡主的院落,她讓門衛通傳,門衛領她來到偏廳,原本壯碩如牛的堡主,這時臉頰廋削見骨,神色萎靡,挨坐在軟塌上,傲少陵坐在他身旁扶著他。

  傲大海看到她,微微抽起嘴角,算是笑了。

  「傲堡主。」

  看到傲堡主這樣,薛千柔當真感到人生變幻無常,一年多前來喝他們的喜酒時,聲如洪鐘,精神飽滿,那時的她也是無憂無慮,蕭大哥也還在,可是現在卻什麼都變了。

  想著這些眼淚忍不住淌下,她別過臉將淚水拭去。

  傲大海指指身旁的椅子,聲音有點沙啞道:「丫頭,坐近些。」

  薛千柔依言坐了過去。

  「怎麼就只有妳一個,蕭楠呢?」

  薛千柔一面為難,她實在不知該不該這個時候再增添他的擔憂。

  「說實話,我都走到這裡了,還有什麼看不開的?」

  薛千柔想起沈奇之的嘲弄她不會說謊,還是決定實話實說,將蕭楠遇劫一事說了。

  「放心,蕭楠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傲少陵道:「爹,差不多了,大夫說你要多休息,我扶你回房吧。」

  傲大海道:「以後有什麼事要幫忙,妳盡管找少陵,論起輩份,他該叫妳聲師母。」

  傲少陵皺眉的看了她一眼,問道:「她不是蕭先生的義妹嗎?」

  傲大海道:「是啊,不過上年他們成婚了。」

  「蕭楠不在,你要多多照看師母。」

  「知道。」

  「好了,丫頭,在這裡妳喜歡待多久都可以,當自己家可以了。」

  「多謝堡主。」她站起來目送堡主離開,看著那佝僂的背影,百感交雜。

  薛千柔繼續坐在偏廳,等著傲少陵出來。

  不一會,他出來了,沒有看她一眼,往外走。

  薛千柔不禁小跑步的追上他:「少主,等等。」

  他轉身,還是一個表情,就是無表情道:「什麼事?」

  「我想知道堡主怎麼會這樣?是什麼病?」

  「十天前他吃飯時忽然暈倒,然後身體狀況急轉直下,大夫只說他長期積勞成疾和心中有鬱結所致。」

  「所以,堡主無法回復當初了?」

  「大夫說若能好好休養,還可以多活兩、三年。」

  「怎會這樣?」

  傲少陵默不作聲的望著剛才堡主坐過的卧塌。

  尹堂主邁過門檻而入,道:「堡主的鬱結累積多年了,當年夫人難產而殁,他一直也無法走出陰霾,但為了嘯天堡,為了兒子,他強撐下來,後來⋯⋯」

  他睨了一眼傲少陵,續道:「少陵又因為與各堂主意見不合,離家出走,獨自闖蕩,多年沒有回家,堡主日牽夜掛,堡裡繁重的事務又沒有人分擔,結果⋯⋯唉!」

  傲少陵還是像冰雕一樣,沒有半分表情。

  薛千柔苦惱道:「難道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嗎?」

  尹堂主道:「還有辦法,只要找到紫墨冰蓮就可以了。」

  傲少陵轉頭看著尹堂主。

  薛千柔道:「是那傳說中的仙藥?能解百毒,延年益壽,能改變體質,配以各種珍貴的藥材,更能將樂效擴至最大。」

  尹堂主點頭道:「蕭夫人挺有見識的。」

  薛千柔道:「我聽蕭大哥提過,這種植物應該是生在濕而陰暗的地方,長年不見得光。」

  聽說這冰蓮可以讓療癒疤痕呢。這句話她只在心裏說,大哥這些年一直找著這藥,就是為了她,她背上的傷雖說已好,但有時還是會隱隱作痛。

  尹堂主道:「是的,當年我們有一起研究過,最可能出現的地方是南海,可是這幾天我尋遍南海多處,仍未找到。」

  薛千柔搖頭道:「不是,蕭大哥這幾年一直研究典藉,最後斷定最有可能地方是關中。」

  尹堂主道:「關中的什麼地方適合這花生長?」

  「黑霧沼澤。」一直沉默的傲少陵道。

  兩人沉默起來,薛千柔看著兩人的氣氛,一下子跌到冰點。

  「我去收拾行裝,馬上出發。」

  尹堂主大喝:「不行。」

  「堡主只有你一個兒子,這森林極為危險,你不能去。」

  「尹叔叔,你好好的照顧阿爹,我很快回來。」說完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尹堂主道:「唉,這孩子一旦決定了的事,誰也攔不住。」

  薛千柔問:「黑霧沼澤是什麼地方?」

  「那地方漳氣瀰漫,遍佈毒蛇,進去的人即使能夠走出來,最後還是毒發身亡。」

  「竟然是這麼危險的地方。」

  「唉,只希望他能安全的拿到那神藥。」

***

  傲少陵單騎來到城堡門口,看到薛千柔身穿男裝背著包袱站在城門等候。他沒有理會,徑自向待衛點了點頭,城門緩緩開啟。

  「傲少陵等等我。」

  他俯視著她問:「什麼事?」

  薛千柔伸出手道:「拉我上馬,我們一起去。」

  他面無表情的道:「回去,別礙事。」

  「我不會礙事的,我可以幫你的忙。」

  「妳能幫什麼忙?」

  「喂,你別這麼輕視女人可以嗎?森林那幾具屍體,你也見識過。黑霧沼澤的蛇一定比那森林多,你知道我的本領,你想蛇兒成為你的朋友,還是你的敵人?」

  薛千柔見他沒有動作,便自己爬上他身後的馬背。傲少陵看她爬得將跌就跌,有點無奈的扶了她一把讓她上馬。

  上了馬後,薛千柔繼續道:「況且,傲堡主對我有恩,這事我怎樣也要管上了。」

  「坐穩,抓緊。」傲少陵提韁策馬。

  薛千柔輕輕抓著他背部的衣衫。

  城門一開,馬匹奔馳出城門,薛千柔呀了聲,忙摟著傲少陵的腰。


《與蛇共舞》全本小說已經連載於POPO原創巿集:https://www.popo.tw/books/72834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長篇小說《與蛇共舞》|第二十二章 嘯天堡少主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