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呀blablabla

大齡女子的自言自語 是生活、是工作,日常就是生活加上工作,拼湊起來的 試著書寫來爬梳這些凌亂瑣碎的片段,給自己

沉重的距離

發布於

一樓到四樓是多遠的距離?

是一段長到足以讓我去回想過去和預測未來的時間距離。

因摔倒而骨折住院開刀甫出院的春阿嬤,唯一的主要照顧者是下肢輕度障礙的兒子。住在沒有電梯的4樓公寓,出院返家的路,顯得艱難。

春阿嬤吃力又勇敢地勉強爬上幾階,猛烈地喘息聲清楚讓我知道她已經用盡所有的力氣;試著背她,但開過刀的那條腿無法讓人勾著,我們連一階都上不了;最後和同事拿了被子當擔架,合力將她抬上樓。回到家門口。

想起外婆。

她的房間內,床尾的便盆椅,是她自己要努力站起移動的唯一去處,即便,她想要去更遠更多的地方,比如她年輕時自己搭火車南下來探望我們。

想起父母。

當他們有天因傷病或衰老而無法上下樓梯時,我們是不是也是這般互相加油打氣,將每一層階梯當作挑戰地齊力克服?或許,會更多一層對彼此的心疼和不捨吧。

道別了,留下屋內的春阿嬤和兒子;

傍晚了,但願你們別被即將到來的照顧黑夜給侵蝕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