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睇斜陽照住嗰包風薄萬

無病呻吟7毫克/每支 鳩流流0.5毫克/每支

《火口的二人》

今早在半醒半睡下碌電話,撲面而來的幾乎是清一色的國安法消息以及隨之而來的末世感。可能是未瞓醒,也可能是未驚過,我啊一聲後就沒了反應,腦內浮現的卻是《火口的二人》。

電影很好看,真的,在情慾的刻劃上亦寫實得很,反襯出了末日的虛無——無能為力的話,我們來做愛吧。相較起拯救世界,我更想與你做愛,直到最後。

記得和mn探討過不少問題,其中講到人生意義時,我把實現自我放在了最高,更先於伴侶。但人生意義會因性命長短而改變,如果得知自己快死/末日降臨,那放下大義,先滿足自己的肉體也不是罪過吧。電影中的主角似是比我更現實也更懂享樂,在未知火山爆發前已經不顧世俗,專注於自身。坦白說我很羨慕啊,於我而言直認一切都只是徒勞無功遠比繼續努力困難,又或者說,要接受自己的肉體如凡人一樣卑劣可耻太困難了。

當中有段情節很難忘,二人在最後的一晚歡愉後,平靜地聊天。賢治說因為耻於沉浸在堂兄妹的肉慾中,所以才在商場、厠所、巷子裏做。直子的心是很不好受吧,然而在那之後,得知火山會再次爆發,他們還是在小巷裏做了次。再之後的牀戲和重逢時般回到了牀上,不同的是賢治被批准射進來。多少有種破罐子破碎的味道,但更多的,是二人總算接受這樣的自己。

渾渾噩噩地蹉跎歲月,本來和末日也沒兩樣。抑或說,正是因為末日來臨,更應該渾渾噩噩地活下去?

苟且活下去靈魂也是死亡,至少讓肉體爽爽啊。

.

とっても気持いい

It feels so good.


寫於2020年6月30日 国安法立法首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