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紀事

從探路客開始新時代的網誌旅程,輾轉到了方格子,現在想在馬特市寫寫自己有點奇異有點偏激的想法。 匿名所以不放頭照。主觀到放棄世界,卻要生活在一個再世俗不過的國家。

【紀事】原來是愛上離開

Don't want to return home.

返國時間正在倒數,其實排斥的情緒很強烈,一直在探索自己情緒的根源。別人都思鄉,我卻不然,因為我更愛自由。

在不能出國的那一年就深刻感受到原因:我無法支配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時間;我要面對無數令我不高興的家人關係、面對那些令我窒息的對於個人生活的壓制;已經成年了但是還是要請求允許而不是告知就好。這些都讓我想逃離。

在交換那一年嚐到了自由的滋味,所以在回國之後一直嚮往著那些閃閃發亮的回憶,旅遊帶來的是一回事,但真正的癥結在於我可以自由地出門、自由地晚歸、自由地支配自己今天要幹嘛而不用真正去徵求同意。而在回國之後這些被剝奪的自由讓我感受到深刻的隔閡與排斥感,我不想過這樣的生活。

於是我竭盡所能地尋找可以出國的機會,一旦出國,我就不想回來了,說我逃避也好,不想解決也罷,我早已看清這些事情並不會也不需照著我的世界觀走,所以避免衝突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距離,距離就是美。我不想委屈自己,也不企圖改變什麼。

於是就這樣愛上了離開。

曾經跟朋友抱怨不只一次,我要出門需要提出的問題永遠是「可不可以」而不是「我要」的肯定句。
最深刻的一次是我想出國,我有錢有閒有護照,但我就是不能去,因為家裡不讓我去。所以我只能找「不可抗力」的理由把自己送出國,藉此逃離這些壓抑的關係。

我覺得待在台灣很痛苦,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雖然離開家人讓人心痛,也要犧牲與姪子相處的時間,但是經過那一年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到底適合什麼、想要什麼。或許之後會後悔吧,但現在總是想要試試看的。

台灣有我習慣的一切。或許是不甘心吧,但更多的是那窒息的空氣、標準的人生觀、無止盡的政治正確、接近一言堂的社會,這些外在環境讓人失去發展自己潛能的動力。

也有可能是我自己的問題,我無法在這些框架中突破與發展自己,爭取自己的生活,但是如果在其他國家我不需要如此費力,那我何必讓自己去衝撞那些不可能改變的事呢?

我很愛自己的國家,我希望他好,但是我也清楚知道現在的他並不是我可以待得下去的地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