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紀事

從探路客開始新時代的網誌旅程,輾轉到了方格子,現在想在馬特市寫寫自己有點奇異有點偏激的想法。 匿名所以不放頭照。主觀到放棄世界,卻要生活在一個再世俗不過的國家。

【紀事】人總需要被需要

I may be a bad person.

又陷入經期前的情緒漩渦、自我懷疑的階段,尤其是意識到自己在人際這塊特別的脆弱、特別的小心翼翼,卻還是不會說話,好像常常得罪他人。不經意的幹話脫口而出總是會有潛在的冒犯風險,但是過多的誇讚總讓人覺得不真實;那個說話與關係的平衡點對我來說真的太難。

朋友總是一個樂意幫助別人、又善良又世俗的人,知道應對進退、知道如何保持距離卻又不失禮貌,知道怎麼委婉地不得罪人。我還是差太遠了,因為自己太真了。

我可以很快速地跟人拉近距離,卻沒有辦法當一個可靠的朋友,真的走進那些人的需要。

但這是我一直以來的目標,因為自己是一個需要被需要的人。我會希望大家有事情可以來找我幫忙,但是當真正發生的時候,我又會被那種被利用、對方伸手牌的感覺打敗。不知道是對方給我的感覺,還是我自己的問題。

因為這些感覺讓我形成矛盾的狀態,一邊想要幫助人,一邊卻又武裝自己,我知道那些對於請求幫助的應對進退中飽含了我自己對於人的不信任的自我保護機制,或許這是對方覺得我難以靠近的原因吧。

但我必須說自己從來不吝於幫人,街上的街頭藝人、老爺爺老奶奶、甚至騙錢的(因為我完全不會辨認,我都假設是真的需要的人)我都會給錢;學弟學妹問什麼我也會回答;開粉專也是為了幫助素昧平生的人們。

昨天在群組說,大家有需要都可以找我幫忙,到了隔天沒人來找我,就覺得有點沮喪。

太脆弱了,對於人際。

但後來就好了許多,也沒有想開還是幹嘛的,這個問題還是一直困擾著我,並沒有改變什麼現狀。到底要怎麼樣讓自己不怕受傷呢。

我常常表現出漠不關心,但是其實在乎的要命。我太清楚不是自己不在乎,而是我知道先表現出在意的人就輸了,我不想輸,而且我表現出來就是直接把自己攤在陽光下,隨時有受傷的可能。我向我認為最好的朋友表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以為我們是互相的,但對方表現出來並非如此,我的佔有慾跟情緒玻璃就會吞噬掉我,讓我了解是我不能沒有他,對方好像沒差。雖然對方可能也很重視我,但是這中間的落差總是讓我受傷。

所以讓自己不要這麼執著,卻又到了另一個極端。

那些應對進退啊,真的好難,要怎麼培養自己成為一個可靠又好親近的人呢?我是不是無錫中散發出來的感覺都是不好親近的呢?沒辦法讓人感覺到kind?

變成害怕對陌生人展現真心,因為怕被傷害,所以流於客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