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arainsonderevolter

not really translation

《华盛顿邮报》:疑调重谈,新冠病毒起源武汉病毒所?

發布於

How did covid-19 begin? Its initial origin story is shaky.

作者:David Ignatius

编译仅供参考,不代表译者立场

就新冠病毒如何从武汉出现的谜题,中美两国展开了一场恶性宣传战。这是自1985年苏联诬告美国中央情报局制造艾滋病病毒后,两国间往来最为尖锐的指控。

美国情报官员并不认为是“有心之举”引起了新冠全球大流行。相反,尽管它的后果如此具有悲剧性,此次席卷全球的瘟疫的源起是一个更简单的故事:主要嫌犯是或在不卫生的海鲜市场将病毒“自然”传播给人类的蝙蝠。但科学家们不排除另一个可能:一场发生在武汉实验室的事故可能泄漏了原本用于科研的致命蝙蝠病毒。

需要明确的是,美国情报官员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冠状病毒是在实验室中被作为生物武器研发而出的。可靠的科学研究表明,病毒起源于蝙蝠,而非人类制造。

然而,最初的传播如何产生?解开这个医学谜题对预防下次大流行至关重要。最初的“病毒起源说”——即病毒通过在华南海鲜市场食用野生动物的人传播——已经不再可靠。

科学家通过基因测序已经确定瘟疫的罪魁祸首是蝙蝠冠状病毒;尽管可能销售了其他与蝙蝠有接触的动物,华南海鲜市场却并未销售蝙蝠。《柳叶刀》杂志1月的一项研究表明,武汉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与海鲜市场无关。

另一个与之相对的假说认为,一场实验室事故造成了病毒的泄漏。武汉市疾控中心距华南海鲜市场不足三百码。该机构的研究人员曾和附近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共同发表过关于为预防病毒感染致病而收集中国各地蝙蝠冠状病毒的文章。这些样品中是否有一个被意外泄漏?或是有害的实验废料堆积在了可能造成传播的地方?

罗格斯大学的微生物学家和生物安全专家理查德·艾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在一封邮件中告诉我,“第一次的人类感染可能是自然事故。” 病毒通过另一种动物从蝙蝠传染给人类。但是,艾布赖特警告说,这同样“也可能是实验室事故。例如,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被意外感染。” 他指出,蝙蝠冠状病毒曾在生物安全二级实验室被研究,与最顶级的 BSL-4 (即P4) 实验室相比,二级实验室只提供了最基本的保护。

艾布赖特描述了去年12月武汉市疾控中心的一段视频,视频中显示工作人员“在收集蝙蝠冠状病毒时,个人防护设备不足,并且使用了不安全的操作方法。“ 另外,我回顾了2017年和2019年的两篇中文文章,其中描述了武汉市疾控中心研究员 Tian Junhua 的英勇事迹——他在山洞里捕捉蝙蝠时“忘记了保护措施”,以至于“蝙蝠的尿液像雨点一样从头顶滴落”。

此外,一篇中国研究的被撤令人生疑。今年2月,ResearchGate 网站发表了广州华南理工大学 Xiao Botao 和 Lei Xiao 的一篇短文。文章总结道,“瘟疫的起源除了病毒的自然重组和中间宿主,也可能来自一个武汉实验室。高风险的生物实验室需要加强其安全水平。” 同月,Xiao Botao 告知 《华尔街日报》,这篇文章被他撤回是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支持”。

不管是人还是实验室,意外难免发生。解开新冠病毒起源之谜并不是一个相互指责的游戏,而是中美两国在危机中合作,以防止下一个危机发生的契机。

原载于《华盛顿邮报》: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global-opinions/how-did-covid-19-begin-its-initial-origin-story-is-shaky/2020/04/02/1475d488-7521-11ea-87da-77a8136c1a6d_story.html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