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9 篇作品累積創作 38554 

白日梦 其三:内卷

William42

有那么一刻,我甚至有点羡慕刘狄,某种意义上他也算是乘风而去。然而我内心非常清楚,有些人的意气会在愤怒和不甘中酝酿成风暴,有些人的意气则注定只会在等待和蹉跎中消磨成一声叹息。

白日梦 其二:年会抽奖、隐秘的规则和无人知晓的拯救时间线大作战

William42

众所周知,年会的构成只有两个要素:抽奖(97%)与其它(3%)。

白日梦 其一:摸鱼

William42

那会夕阳西下,整片沙漠被落日染成金色,有那么一刻我们就像是坐在金黄色的海面上。我看着老张的手在空气中缓缓划过,就像是游泳时感受水流的波动那样,一尾鳞片还带着点点水珠水珠还反射着夕阳光芒而光芒是如此耀眼的大鱼就凭空出现在空气之中,尾巴握在老张手里,正在剧烈地扭动着。

用Townscaper建造《看不见的城市》里的水上城市!

William42

有什么比在自己建造的水中小镇的塔楼上偷听鸽子们窃窃私语更令人放松呢?

每当暴雨如注就不禁怀疑世界是否真实如我所忆

William42

有时候,我降临如恩泽;有时候,我降临如裁决。

我有许多只有开头的故事之《看不见的石家庄》

William42

在这些后来占据了国立图书馆四十三个书架的报告中,一位地方学院副职研究员的观点最为荒谬:他认为这些铁道其实是这片平原的经脉,我们看不见的矿物的精气顺着这些经络默默运行,抵达平原的四肢百骸;而在数之不尽的铁道当中,他认为有且仅有一道,可以真正抵达平原的心脏,并在那里听见大地的心跳。

旧文搬运:清迈散步之Day 1(上篇)

William42

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要从一个摄氏30度的地方到另一个摄氏38度的地方度假,直到遇到两杯足够好喝的冷饮。不到陌生的地方,谁又知道豌豆水居然是解暑圣品呢?

关于地铁、深渊、娃和我在车公庙站次元穿越的那件事

William42

守护着娃的世界,给他空间,让他成长,陪伴他探索这个世界(如果他不嫌弃的话),不就是我今后每一天的责任吗?

I am only happy when it rains

William42

在我一个人栖息的小宇宙里,狂风暴雨都是转念之间的事情:强烈的热带低压已经窥伺盘旋了许久,只待我一念之差,随即化作疯狂的龙卷直袭而下;如果我愿意,我也可以在下一秒就降下圣经中描述的滔天洪水,然后在这独角的内心世界里,一个人演完所有上帝与诺亚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