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姸名

為了和寫文章的人交朋友而註冊的台灣小國島民...。目前地表人界的稱謂是天空看守所所代。37歲的時候決定作37件沒作過的事情,意外成為習慣,終於也作了煮婦:進廚房、上傳統市場,尤其喜愛在地食材和各式異國的平民料理。

給祂的信 | Web3 | Godpod X Matters

發布於
這位呢,好像沒有名字,我是挑一了張圖就下去寫的,寫完找圖才發現這在官方推特上只是神明的狗,不是神明本身,有尷尬,但我們是有第十八王公是狗的啊!希望主辦不要計較,我的祈禱都是真誠的。
https://twitter.com/godpod_official/status/1511968145795272704/photo/1



Hi, 


Hello, there?


祢是像雷神索爾那類跟我們人類活在一起的神嗎?


祢知道嗎?小島這幾年大富翁圈地遊戲很熱,台灣各地都有人民被迫遷的自救會,這麼多年總還是鮮為人知,主要因素是媒體的老闆或股東或廣告業主都有房產地產,反迫遷的人們已經認知到現實的嚴峻艱困,只能秉盡所有去拼居住權財產權人權。


習慣了就不會大驚小怪,但,是說真的沒有想過有一天我們遇到了南山公墓自救會,他們也在反迫遷。


我們反對市政府以公告恐嚇、毀墳奪地、圖利業者,強迫先祖進塔!
反對將無主孤墳挫骨揚灰、拋灑荒野!(A區、新都路案、忠靈塔案)
反對搬來更大的火葬煙囪!(A區)
反對開闢更大的停車場!(B區)
反對把墓地變建地!(C/D區)
更反對讓祖先安息之地淪為建商財團炒地皮的工具!


就是大富翁的圈地遊戲已經玩到去跟死人搶地了。經典。


南山公墓自救會是

是世代久居大臺南的各族裔,數百年來,先祖安葬於南山公墓。

基於對先人的情感、府城人「探墓厝」的重要民俗傳統和對臺灣歷史文化的尊重,我們支持南山公墓列為文化景觀,進行適度的環境整理,保留常態性的墓葬儀式需求,並期待全區保留,未來成為國家級的「墓葬歷史文化園區」,讓世世代代子孫得以共享這珍貴的文化資產。


在和他們當中的一些人互動,我認識到了我以前不知道的神明。常看吳明憲老師發文,不論是南山土地公降中堂批文,或是府城城隍威靈公奉旨降批文,文的最後神明都「止筆離去」。


我每次看到最後一句都在想為什麼神明不想講了,就走了,我問吳老師,他覺得神明是想講下去的,「因為人心執迷。我轉貼也想要絮念幾句引言,也有許多感觸,但最後總是將引言刪除,留由神明批文與讀者直接去互動。」


我好多時候都想神明親在回應我們或蒼生,但總是,如果神明意向更是有所保留,我們確實不願去多說什麼,無非是願神明自己彰顯意旨。總是我們不論說什麼抵不上神明的一個啟示...


祢覺得?


---


本島是全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但不算漂亮不夠進步,因為不適用民法,走專法,專法就沒有同性異性在婚姻上是平等的意義。但這仍然是動員了好多人、很長歲月的投入、努力才得到的結果。


才前不久,與宗教保守派戰況激烈。有一天中國時報給刊登了廣告。如下圖:



石牧民2017/5/11發文【#婚姻平權:你別想騙我,我見過媽祖的】

讓我們感覺到,神明從來沒有和我們這麼近過。他描述了他和成百成千的眾生見著媽祖的那個動人的時刻,


我站在人群裡,彷彿能夠在他的淚水中聽見哀哭女子的祈禱,他在求聖母醫治母親的疾病,又或他在求聖母挽救沈迷賭博、毒品的兄弟,又或在求聖母令多年音訊杳然的父親歸來⋯⋯。我聽見自己也祈禱著,求天上聖母應允女子的祈禱,無論他在絕望邊緣祈求著什麼。

在那個時刻,群聚路口的眾生,每一個人的心願,都是無私的,都是善良的,都是祈求成全的。  


在人們跪地盼望搖晃著的鑾轎的儀式感中,儀式不只是儀式,也等於人們的祈告。


我站在路口眾生當中,默默流淚。我看見媽祖了。千百個齊一善良的心願裡,就是媽祖。我看見媽祖了。


所以在他文的最後,他非常確認地拒絕這則廣告意圖給大眾造成的欺騙。真正的信仰是可能給人帶來拒絕的力道的,對嗎?


---


我們今天在說的毒品,很可能要稍微作一下區分,上個世紀有過一段時期,當各類物質(substance)還沒有被統稱為毒品的時候,我沒有很認真地去梳理歷史,只是有多一點概略的常識,希望中性地來說人類在物質的施用上,尼古丁在傳統紙菸裡和酒精是合法的;鴉片在清末是高級享受,到林則徐禁了;大麻、海洛英、古柯鹼等我們普遍以為是那個嬉皮反戰的年代裡的,還有化學合成的安非他命、亞甲二氧甲基安非他命(快樂丸)這兩類雖然都是安非他命家族,但作用上可能有天壤之別,前者很明顯在戰爭時期受到採納,希特勒還有因為日本軍隊退場而在台灣海峽沿岸的城市一般民眾之間流傳開來。後者曾一度在美國是處方用藥,治療重度憂鬱的小幫手,之後就更像電影《該死的順序》(In Order of Disappearance,2014)演的那樣,是高級歐洲人的實驗室統一出品的娛樂用藥,在過往的歲月裡締造了相當的人類文化(Rave)。


我看人家書名的理解,有些物質是Uppers,刺激中樞神經的,會起來的,有些物質是抑制中樞神經的Downers,還有一些All arounders我就不知道是甚麼。有別於以前是單一物質的流傳施用,我們小島這幾年有的大災難是新興毒品,是把Uppers和Downers參混販售的。以對人體生理的理解,這種毒品才是真的么壽,等於是以前的人一個晚上混用多種毒品,確實是很容易死掉的啊!


在早些時候的年代裡,這些讓人心理和身體舒朗的物質有過相當蓬勃的時期,雖然是在地下蓬勃,仍然表示物質之於人體,知覺和意識狀態變化的感官經驗確實啟發了人們對靈性的追求。(https://www.erowid.org/splash.php


有人更認為物質和人之間也許是像星座那樣的關係,有些人適合某些物質,有些人有些物質就是怎麼樣都遇不上、不會去碰。但是以毒品來說的話,大家都不會想試了,不可能像上個世紀那樣去探索自己身體與靈性,因為現在是直接觸犯法律的事。


但祢會是甚麼星系星座的呢?亮星還是暗雲?上升嗎?


---


祢知道石門十八王公嗎?原名乾華十八王公祠,人們說是半個世紀來充滿傳奇色彩的一座北海岸廟宇,第十八個是很忠誠的義犬。


我在網路上找故事傳奇,怎麼看都覺得太簡化、不滿意,不知道船難中生還下來的那隻狗是怎麼殉難的。


相傳在清朝同治年間,乘載著十七人及一隻狗的帆船遭遇海難,而漂流至今日石門區乾華里,當時人員皆已溺斃,唯獨船上的狗兒幸運存活,經居民發現之後遂將十七人遺體合葬於山腳下。狗兒見主人皆亡,而後也隨之跳入墓穴中,因而殉難,居民也將其一併合葬。


看起來很像是活埋了一隻狗,畢竟是狗當時不願與已死的主人分開,人們最後成全了狗。這也透露出某種人們對生死的觀點,生未必就如何,死亡也不是結束,他們就都成仙為神了,可以保庇還活的人。


1986年,由於每日參拜人車眾多,恐影響核一廠及交通安全,擲杯請示神諭,決定於茂林村坪林五十二號另建新廟,稱為乾華新十八王公,廟旁蹲坐一隻約有數層樓高的“黑龍義犬”塑像,惟香火不如舊廟。--百科知識:十八王公


全盛時期,從白沙灣到十八王公廟經常大塞車,至少要開兩小時。因為求有靈驗的關係,每到深夜捧香、擲筊、看香灰者甚眾,蔚為壯觀。


軼事方面是說蔡衍明也是去參拜以後,起了「旺旺」集團的名。


我現在的是我生命裡的第二隻狗,養第一隻"壘迪"的時候我還不夠成熟,童年是她包容我們的時候多,她病老要死去的時候,我沒有在她的身邊。為了這個愧疚,對現在這隻"耶錦",不但連戲院都不去了,並每餐親手準備她的食物。連睡一覺起來都可以像從外面回來那樣得到她的熱烈歡迎,搖著尾巴的狂喜的最高禮讚。


有外國人很嚴謹地研究各種狗類的智力,中文世界有人蓋略地說狗大概只有人類十歲的智商。有些腦性麻痺的人,有著語言障礙,可能也類似十歲的智商。我是發現狗沒有幽默感,也許牠們不需要幽默感,牠們的心性已經發展得近乎完美了。


---


舊約聖經裡有一部分是智慧書,又稱詩歌書,一共有五卷:約伯記,詩篇,箴言,傳道書和雅歌。可以視為古希伯來哲士的智慧結晶。


有一段重要的經文,主要出自箴言書(4:23)(合和本)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


整段來看第四章第20-27節來理解:


我兒,要留心聽我的言詞,側耳聽我的話語,
都不可離你的眼目,要存記在你心中。
因為得著它的,就得了生命,又得了醫全體的良藥。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或譯:你要切切保守你心),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
你要除掉邪僻的口,棄絕乖謬的嘴。
你的眼目要向前正看;你的眼睛(原文是皮)當向前直觀。
要修平你腳下的路,堅定你一切的道。
不可偏向左右;要使你的腳離開邪惡。


古希伯來智慧是要人們切切地保衛守護自己的心、口、眼目、腳,都不離棄正道,就可以得到生命和健康,這其中最重要的是心,在一切之上。跟孔子的那個「猶恐失之」有類似的心情吧!?不好好看守,很可能就會失去了。


祢有三個頭,看起來更符合人們對傳奇故事的想像,願祢看顧守護每顆幼小單純的心,一些人類,還有那些智商不高的生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