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udes

✍️

【HK日記】五年前的今天,我第一次到訪香江

發布於

警語:今天的我,是一篇流水帳。

原本預計要每週寫一篇文章,沒想到卻整整消失了一整個月不只。說起來這件事還得回溯到去年此時,當時上一份工作被突如其來的通知「公司解散」,茫茫然的就放起了長達半年的暑假,期間學會了開車、上完了 Google IT 課程、寫了第一個 Python 小程式,覺得生活許久沒有那麼簡單充實。

然而不可避免的還是要為生計做打算,只好拍拍臉頰、端起微笑、開始討起生活。或許是想到了以前第一位老闆面目可憎的話語「你也就值得這種程度」,又或是前主管沈重的關愛乃至於感到不被信任,這次花了很大的力氣修起了履歷與審視所有可能的工作機會,並在年後一一投遞。

期間當然也遇到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像是某些大公司廣撈池魚的行為,突擊式晚上打來問隔日早晨可否面試,再讓新人 HR 寫一封錯字百出的婉拒信;或是拿到從來沒想過的職位機會,卻因為薪水而推掉;還有一場面試,是在最後一秒鑽系統漏洞投遞履歷,險險拿到機會,並在隔日歷經堪稱開心的三小時輪番面試後火速收到了 Offer,卻在對公司背調時因為學姊的一席話而決定婉拒,讓我一度輾轉難眠。

不過讓我下定決心推掉的最終原因,還是因為在我投出的幾十封國外職缺中,終於有了一封回覆,並且幸運地通過了前三關面試,當下決定賭一把,等待最後一關面試,好在最後一關的「單位負責人」面試主要是聊天與佈道,歷時一個多月的面試終於在四月下旬左右拿到了確定的 Offer。

之後匆忙準備簽證的資料、進行跨國郵寄,接踵而來的還有台灣疫情爆發、香港情勢變化,種種事件猝不及防,也一再讓人心裡惶惶然,更不用說簽證代辦很不愛回信、搬家公司很愛催促,每一件事都極度不可控,讓我壓力大到爆表。看著日曆上一天天經過、一天天無消無息,看著五一、六四最後來到七一,揣測著「正北方」極度原始的封建情結,在連做了一整週的噩夢後,內心隱約升起一股預感,果不其然「偉大的高潮」一過,就收到了肯定的訊號。也就趕忙拉緊神經在一週內敲定所有手續、檢測,開始了 21 天隔離監獄。


直到今天,還是有股不真實的感慨。幾年前的某天,看著電視,我篤定地認為 17 年的出差是我最後一次訪港,沒想到才剛過多久我卻又整裝回到了這裡。在旅程途中,腦海閃過很多畫面,第一次來訪時的水土不服、重慶大廈的人文研究、日本暖妹分享的竹製鷹架觀察,當然還有老舊的唐樓、遠島的海港漁獲;以及第二次來時倉促的 The Rise 展會、拉肚子奶茶、香港新創客戶拜訪,與令人回味的威士忌酒吧。

這幾天在旅館狹窄的空間內,腰痠背痛的看著公司的文件,偶然看到臉書跳出一則提醒,五年前的今天是我第一次來港的日期,物是人非了啊。

Original link: iambics.m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