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7 篇作品累積創作 24377 

【HK日記】神出鬼沒的警察大人們:不是不見,就是蜂擁而現

maudes

過了一陣子,我卻發現只要是某些「時刻」,路上的警察就會突然蜂湧而現,每次必然傾巢而出,眼神所及,絕不少於 6 位警察大人,兩兩一組,互相掩護的行走於商場、街口、地鐵站出口等要道。他們的行走絕無漫無目的,三隊人馬總是集體行動、四處張望,且不與人交談,光是出現便極有威勢 … …

【HK日記】香港人的勢利眼,以及無所不在的高幹子女

maudes

閒來無事,與三兩好友喝酒閒談,避無可避的總是會談到對於香港/香港人的一些印象與心得總結。在中環工作的好友說「啊!香港人很勢利,所有人都愛問在哪上班、住在哪區,好像知道了就可以快速標籤你的人身價值;要我說我在中環工作,也可能是在中環的麥當勞啊!

【HK日記】讓我們,一起成為社畜之王吧!

maudes

「總體而言,香港的生活就是更『社畜』。」與各方好友幾次簡短的報告香港生活後,沒想到得到如上完全一致的回覆。或許連我自己都沒想到對於香港的濾鏡如此之深,來之前做盡各種分析,用數字評量了種種得失,最終還是認同了這句結論;不禁在心中默默吶喊「天啊!

【HK 日記】零碎生活實錄:狂熱的鳳梨之愛,與地鐵人口學

maudes

素昧平生的親密友人 週五夜半,嘣一聲,突然嘩啦啦各種人聲嘈雜,「啊,是門口左側的住戶酒醉被朋友扛回家了」週末晨間,一陣激昂的狗吠,「喔,又是右側住戶養的那隻小狗在吵著出門」下班回家,正想癱在床上耍廢半刻,嗡嗡嗡,「幹,八成又是左上角的在鑽牆、裝修」 撇除依靠氣密窗奮...

【HK 日記】

maudes

一眨眼,時序已過二個月,熬過了下班後沒有網路的日子,也終於熬過了多年未遇的連串血光之災,將手邊七七八八的手續辦好後,似乎也將迎來我在香港的第一個秋天。回顧過去一個多月,頗有一言難盡的無奈。也總讓我回想到當年在科隆時,那個瘦瘦高高的德國房東告訴我的小小迷信之語,他說:「你在陌生城...

【HK日記】五年前的今天,我第一次到訪香江

maudes

警語:今天的我,是一篇流水帳。原本預計要每週寫一篇文章,沒想到卻整整消失了一整個月不只。說起來這件事還得回溯到去年此時,當時上一份工作被突如其來的通知「公司解散」,茫茫然的就放起了長達半年的暑假,期間學會了開車、上完了 Google IT 課程、寫了第一個 Python 小程式,覺得生活許久沒有那麼簡單充實。

【HK日記】五年前的今天,我第一次到訪香江

maudes

警語:今天的我,是一篇流水帳。原本預計要每週寫一篇文章,沒想到卻整整消失了一整個月不只。說起來這件事還得回溯到去年此時,當時上一份工作被突如其來的通知「公司解散」,茫茫然的就放起了長達半年的暑假,期間學會了開車、上完了 Google IT 課程、寫了第一個 Python 小程式,覺得生活許久沒有那麼簡單充實。

【南島漂流】女孩:我的故事因為你而展開

maudes

幾年前,陰錯陽差進入了博弈產業鏈一環,因而在馬尼拉短暫停留了半年多。那裡,有著紙醉金迷的一面,也有荒唐無奈、追愛天涯的浪漫。站在馬卡蒂中心,沿著 Ayala 大道一路向前,一旁高聳入天的大廈內,有著若干間小辦公室,狹小的空間中,擠著大量的員工,一眼望去大多來自中國,他們的面容有...

中年女子羅曼史 — 籽籽阿姨

maudes

籽籽阿姨是我媽的大學同學,但與大佩阿姨不同的是他極度嬌小、瘦弱,如同孩子一樣纖細,且膚色蒼白有種舊時候大家閨秀的感覺;而籽籽阿姨的出現同樣悄然無息,是在我媽大學 LINE 群組建立之後,一別三十多年,不知哪位同樣久居美國的同學熱情相加的。

《Formula 1: Drive to Survive》邊哭邊看完,這是工作後才懂的無奈

maudes

還記得我喜歡的一位作家曾說過「少年是神」,隱喻少年時期的我們美好而純真;也是這樣的年紀,才更為喜歡「英雄」,以一己之力扭轉乾坤,就像所有賽場上奪冠致勝的球員。但賽車並不是這樣的運動,這也是為什麼一直以來我不太看賽車比賽,因為找不出「激動」的理由,再厲害的賽車手也常常在前 10 Laps 就因種種關係而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