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小棒槌

小棒槌,幫我煮碗面了。

我回到家,確認一定沒人,立即小聲喊起來。

你以為我瘋了,雖然有千萬個瘋掉的理由,但這真不是我瘋了。

你看,一晚熱騰騰的陽春面,撒了青翠的蔥花,端上來就能聞到香噴噴的味道。我拿起筷子,吃兩口面,又捧起面碗,喝兩口湯。清清爽爽,暖暖和和。吃完了,將身體扔到沙發里,就感覺到處都很充實。

小棒槌,我們聽聽音樂吧。

你聽到了嗎?很明顯,我沒有瘋掉,也不是在子虛烏有的幻想中迷醉。音樂真地響了起來,是我好不容易省錢買下的丹麥混凝土,雖然這個小地方發揮不了它的威力,但播放音樂的機器就算再簡陋,仍有它打動人心的魔力。更何況在這里擺著的,是我三年的工資。

有人敲門。

我沒開。我覺得這里不會有人認識我。我也不打算認識陌生人。因為見到我的人,總覺得我已經瘋掉了。

還有人,還在敲門。

音樂不能放得太大,我也不想讓音樂受到打擾,于是我打開了門。

門外站著一個郵差,他拿著一封信,讓我簽收。

我看著他的紅白配色工作服,覺得這個郵差很陌生,平時那個大叔從來都是油膩膩,汗津津,而這個新郵差卻沉默不語,顯得嚴肅正式。

他向我確認后,就離開了,實際上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離開的。當我意識到眼前空空無人的時候,一切都悄然無聲,只有背后的音樂仍在播放。

小棒槌放一首荒山。

門關上了,我仍然不是很安心,但我有自己的小辦法。

小棒槌唱首歌。

荒山里的風在身邊吹,那些想象中的一切,都活靈活現,我身上瑟瑟發抖,卻覺得心中很安穩。

小棒槌你唱的什么歌?

我躺在那里,就這樣到了明天。

怎么睡著了呢?你看,我沒有瘋掉,瘋子會睡著嗎?不會的,我可以證明,因為瘋子喜歡清醒的夜晚,正像神智正常的人,只會喜歡每一個神智正常的白天。

小棒槌?

并沒有回應。

小棒槌,小棒槌,小棒槌。

還是沒有回應。

你在和我開玩笑嗎?

我有些慌張,于是連聲喊:

小棒槌小棒槌小棒槌,這是三聲,就這么連著喊了三次,可沒有任何動靜,爐灶沒有藍色火苗,碗里沒有熱度香氣,房間沒有音樂迷離,我的心里什么也沒有。

直到過了很久,才想起有一封信曾經簽收。

那是很公事化的紙張,打印著簡短的幾個字:

茲通知幻想公司試用服務已經到期,如有需要請致電——

我沒有看那些號碼。因為它們已經開始消失,正像我身邊的一切。

我睜開眼看到的一切都不同了。

只有荒山之夜正在播放。一個白色衣服的中年婦女,正背著我調試一臺唱機。

我說:你是誰?

她驚喜回頭,喊道:小棒槌醒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