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檸檬味的錯誤

發布於

我可以找出無數借口,但結果仍然明晃晃顯示在面前,錯了就是錯了,即使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考試,還有可以抄襲的答案,甚至還反復檢查了兩三遍,可最終還是錯了。

這有什么辦法呢?借口自然可以找到無數個,但結果卻不可改變。在過去的一分鐘,也就是剛剛還可以經歷,如今卻再不可重新回到的一分鐘,一切都已發生,一切也不可以再次回到最初。

我們聽過很多名言,那句話的前面有很多名聲赫赫的大人物,可如今我卻在自己的錯誤中,發現這些偉大深邃的話,背后或許也隱藏著多么不情愿的煩惱。

可又怎么辦呢?錯誤如此,煩惱如此,錯誤不能再改變,煩惱無法現在消除,這就是最大的煩惱。

我可以理智地觀察辨析,我可以溫暖地權威寬解,可以自暴自棄地堵住耳朵,也可以故作瀟灑地見如不見——但這終究難以在此時改變我的心情。

也許我唯有觀察這今天份的煩惱,什么時候才會被我的時間所消化。正如我們觀看黃昏下的夕陽,美麗不舍離去,卻唯有只是用那種難分難舍的感情,陪伴著它的消失,直到最后一絲金色紅色的燦爛,消失云層下的天際線。

無論多么大的力量,都改變不了此時的煩惱,我們所做的任何事情,只是讓未來變得更加美好,卻永不能改變過去。過去已然發生,若能夠漸漸釋然這煩惱,并非煩惱無從發生,只是煩惱又回到了它自己的本性。

一切煩惱,何曾是身外多出的又一物?

「我對你根本沒抱幻想。我知道你愚蠢、輕佻、頭腦空虛,然而我愛你。我知道你的企圖、你的理想,你勢利、庸俗,然而我愛你。我知道你是個二流貨色,然而我愛你。為了欣賞你所熱衷的那些玩意我竭盡全力,為了向你展示我并非不是無知、庸俗、閑言碎語、愚蠢至極,我煞費苦心。」

你看毛姆说得有多好,又有多么无情。

可有的时候,你会明白,作为一个不被主流文学看顾的「二流作家」,他有什么样的魔力,偏偏占据了那么一大块读者的心。

我不喜欢毛姆的小说,但我知道,他是一个足够精通小说的人。我喜欢他对于书籍的批评,那是更坦然的说法,只是在小说中得到的感受,我又只能保持一丝半分的怀疑。你明白,你无法全然相信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就像你永远无法去全身心相信命运。

大概算命的东西发明出来,就不再会消失。可以没有塔罗牌,可以没有水晶球,可以没有铜钱占卜,可以将草和龟壳都烧毁,可以打碎镜子,也可以堵住每个在街口路口的陌生人嘴巴,可以放过每一只可怜的牛羊鸡狗,可以不去看那天色云气……我能想象现在所有占卜的东西都消失,但我又如何能让想拥有更美好未来的心,慢慢停歇——也有可能是为了什么比自己都重要的人呢?谁知道。

到了这个时候,我明白了自己开始接受,但这种接受,并非是一种积极,更非是一种承认。我可以很有自信地否定,却无法给自己一个真正正面的答复。

人生或许就是如此,当我不懂得如何和人说话的时候,其实是因为我找到了一种自己的语言。

但我们不说出自己的心,又如何能够相信,对面的人已然懂得了我们所有的心里话?

事实如此,无从否定。

你只能去猜测,但却永远得不到任何确认。因为你不敢问,你也不知道如何问,更何况这问题的回答之后呢?

正如我们知道的所有伟大学者,他们在自己的生命里提出一个一个问题,解答一个一个问题,但到了生命的末尾,他们的问题还能被解答出来吗?

诺贝尔奖鼓励了所有爱智慧的人,但它原本不是为了让人们去问问题,他希望改变这个世界,却只是改变了自己。

每个人知道找到自己的答案,并小心翼翼地站在上面,他们可以无私告诉我们,每一条路上的来龙去脉,风雨阴晴,可他们无法代替我们经历。正如未来的我,无论是好是坏,又怎么可以代替过去的我,去承受这一切呢?生命不是一杯柠檬水,可以酸的时候便加柠檬汁,可以甜的时候,就再放几块糖。我们可以选择不喝,但这个世界并不一定还会为我们预备别的什么。

在沙漠里,总有渴死人的白骨,成为下一个人的座标。但若是在一场宴会上,也有宾客选择渴死吗?只为了一杯不符合口味的柠檬水?

别逗了,老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