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下一本書

如果清晨剛剛天光亮,轉眼卻烏云雨霧彌漫,彷佛夜色很快回來,又該怎樣?

你說怎樣?你或許這樣反問,就像我們一向都有的人生態度。

問題彷佛帶上了個人的標簽,無論怎樣,就像登記時分別的那件行李,仍會在出機場前,回到我們身邊。還記得某首老歌曾經說,孤獨怯弱都是我們朋友,惶恐痛苦陪伴我們左右。問題亦是如此,拋出去,便會彈回來。不把它安安穩穩放好,讓它在我們心里有一個位置,那在空曠的心靈中,皮球就會一次次彈動,發出讓我們不得不聽到的聲響。

我閑下來,喜歡從新作品那個欄目里瀏覽。從上到下,如果今天文章不多,總能看完。會碰到喜歡的題目,也能忽略掉那些掛著售賣標簽的叫賣。只是,也有一些文章,我沒有仔細去看,這是沒有借口的,就是不想去觸碰那些敏感的心事。

佛家喜歡說慈悲,尤其大乘佛教,將救世度人作為一種誓愿。當時聽了,沒有什么感覺,可現在明白了,這種將天下人的困難都放在心中的人,是何等堅毅超卓,因為我的心中,只要有一點點小事,也都焦慮難過。所以我很少去打聽那些讓人難過的世事,平日里也很少去看新聞,因為新聞的職責就是去報道世間的不幸。

窗外,雨沒有下起來,天色卻變得更黑。

我如果不能去聽一個陌生人的故事,為什么還要期待自己的故事,一定要被很多陌生人關注呢?

其實,自從慢慢開始了解世事,人就一天天長大,這不是物理上的那個人人一樣的時間。對于一些人來說,時間從來不是分秒不差的列車。當我走到車站以前,我會因為路邊一片樹叢而駐足,看著那些神秘,便忍不住停留。有時候,我還會和一些和善的人坐下來,喝著熱茶,看一片金黃色的陽光,照在草原上。那時候,來了風,吹在我的夢里,所以我就耽擱了。

車站上的火車,每天都有,無論我什么時候抵達。只是路途是公平的,并不因為什么而改變。若是前期你享受夠了舒服,那后半程就忍受吧,一柄龍紋寶劍,是從一塊頑石開始的,千萬次敲打,總會到來,誰能逃開?

社區現在又有一個活動,是關于書,而且有一個定語,要影響我們的人生。是啊,影響我們人生的,到底是什么。有人說,讀書,就是在對話。一本本書,其實是一個個人,不一定同時,很多時候那些人都已不能親見,可我們看到了他們的書,他們也就不朽了。若是我們能喜歡這本書,那這個作者除了不朽,恐怕還會很開心。宇宙中的開心是一定的,讀書的人大概會占了八斗,可若是從陰陽消長來說,讀書人的痛苦,未必沒有占了宇宙的八斗。

通達的人,要么更加堅定,成為一個君子。要么猶如古人說的那樣,或狷或狂。這些人,我們在身邊能見到嗎?其實也很難,因為這樣的人,也很少。不過,這也難說,讀書人往往都不會炫耀自己的讀書,更不會認為讀了書,就該高人一等。

其實世間的人,總有一些人,很喜歡默默地生活,不去打擾別人,不希望讓自己的小小要求,給對方帶來任何負擔。他們走在世間,很孤獨,不是那種身邊無人的孤獨,而是一種偕伴同游,其樂洋洋的時候,卻在心底生發的一種孤獨。王羲之曾經寫過蘭亭序,人們都知道那是書法史上的極致藝術,可它的文字,你去讀過嗎?其實那也是被選入很多集子中的好文字。最讓人震撼的是那么兩句:固知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王羲之還說,后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他每每觀看這樣的文字,總是嗟嘆悼息。古人是不在文中說謊的,這也不是簡單的應酬文字,這是讀書人的宿命。

身處白晝,猶如黑夜,這就是今天的天氣。

王羲之的那個時代持續了很久,悲歌生命,彷佛那只盤旋城市上空的白鶴,人們看那些飛禽走獸,怎能不想起自身的短暫。

我們窮一生之力,卻看不完自己買的書,好像賺了很多錢,卻總有一些,我們是花不到的。當我們開始讀下一本書,我們可去細算過,還有多少時間,多數書,多少生命。

人生怕細算,所以羲皇上人很快樂,因為他們沒有時間,也就沒有衰老,生生世世,彷佛就在一瞬。讀古籍,往往會看到一些幾百歲的人,如果不是欒大、徐生那樣的方士,則必然是忘記時間的隱者了。鄉間有那種習俗,一旦到了某個年紀,就不再輕過生日,甚至在自己的年齡上,也都含糊不清了。據老人說,這樣可以讓神靈忘記了這個人,于是也就在天地間竊取了年壽。我倒覺得不如反過來想,正因為他們忘記了自己的時間,才獲取了時間不能定義的生命。

如此想,長生又有什么難的呢?只是我們今日,科學技術如此發達,時間的精準達到一個高點,而每個人似乎都有了一份檔案,再沒人可以逃脫了吧?如果神靈忘記了,人間也不會忘記的。

我總以為現在的社會,不會再有什么隱士了,因為每一塊土地都被衛星看得很清楚,我也總以為這個世界沒有冒險者什么事了,哪里沒有被地圖標記下來呢?其實不是的,總有一些人是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如果世界上還有什么人享受著無窮的時間,那一定是一些這樣的人。

外面天空還很黑,霧氣從地平線一直彌漫過來,原本不是很遠的地方,此時卻在霧里。

我若是看起下一本書,我什么時候會看完下一本書,又怎么去確定哪一本,是真正影響我的書呢?吾生亦有涯,而知無涯,莊子在那窮盡想象的文字中,無憑無借,甚至連這些被視為莊子本人的文字,也都被他遺忘了,這才是莊子的世界。我們遺忘的莊子,才是真正的他。可惜,他已不在,即使我們能從文字中看到他的影子,可這依然不是他。

這又沒有什么必須值得嘆息的。即使科學發達到可以完整復制一個人,從此永生不死,那也許生和死的迷思就會顛倒過來,永恒的生,反而成為最重的罪。

只仰望星空,不看腳下,那就會被一些小泥坑絆倒,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可又有多少人被絆倒后,還能躺在那里,看著星空。

今天外面的雨還沒下,空氣卻潮濕,看不到遠方。我不喜歡這樣的天氣,但卻明白,這也是大自然應該有的一種樣子,并不因為哪個人輕易改變。有的人足夠去喜歡這種天氣,我現在還做不到,那我就忍受,和那種曠達的喜歡相比,我站在他的下方,但也沒什么沮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只要慢慢不停,便也能看到那些更美麗的風光。

我的心情,今天算不大好,也算不得好,可我仍然明白,這樣的日子,已是足夠。我不會埋怨任何人,更不會怪罪曾經祈禱的神靈,因為天地都是公平的,若是能夠繼續讀下一本書,總會找到自己的道理,得到一顆平靜的心。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