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絨兔子

經濟學入門仔 / 夾縫中的人 / 美與詩意的追求者。

不會台語的《鼓聲若響》學習筆記

發布於
修訂於

兜兜轉轉,就這樣在台灣賴了四年。與這方土地的關係,隨著時間演進而慢慢變化。

在人與土地關係的貼近中,語言是這樣日常,日常到太容易被忽視。但它細微的觸角如春雨滲入土地一樣,包裹著這片土地的每一個角落,形塑著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靈魂。

大部分時候,我都靠著拙劣的台灣腔貼近這裡的人們。對於一個人生前二十幾年在北方的北方度過的人,要放棄對捲舌音的堅持實在不容易。但放慢習慣的快語速、捨掉囫圇的連音、改變抑揚頓挫的語調,以獲得和local朋友的順暢溝通,已然成為我的習慣。

可惜,在台北聽到台語的機率實在不高,所以直至今日,台語的大部分發音對我來說也是幾乎全然陌生的。但茄子蛋的《浪子回頭》與《浪流連》真是動人。於是我努力拾回五六年前初見粵語歌時那種心動引發的刻苦用功——從單曲循環的第一首《月半小夜曲》開始,日聽夜聽,漸漸就這樣把粵語變成如今對我來說再熟稔不過,甚至會入夢的語言。

學習一個新語言的第一首歌,要謹慎選擇。歌曲的故事性不能太強,這樣歌詞就不會太複雜,歌詞重複的部分比較多更優。歌手咬字要清晰,歌曲的節奏不能太快,最好曲子也美妙,可以百聽不厭,才能一直留住耐性單曲循環。

那麼就是這首鼓聲若響了!昇哥的這曲實在美好,我第一次在KTV聽朋友唱時便愛上。
就這樣,一個不會台語的人要開始學台語歌了~以下筆記可能顯得過分愚蠢(笑),但對於一個不認識台語拼音的人,應該是會很有幫助的吧!
歡迎各位台語的門外漢,從第一首台語歌開始,建立對一種語言的熟悉感——



新寶島康樂隊《鼓聲若響》 #詞曲 陳昇

(一段有點狂野的,不知道在講什麼語言之後)歌曲要開始啦!

阿爸你敢猶有咧聽 a-pa lí kám iáu-ū teh thiann
聽著阮用心唱的歌聲 thiann-tio̍h guán iōng-sim tshiùnn--ê kua-siann
毋管落雨天 m̄-kuán lo̍h-hōo thinn
猶是風颱天 iáu-sī hong-thai thinn
阮是走江湖的藝人 guán-sī tsáu kang-ôo--ê gē-lâng



阿爸里咁有無咧tin~a
tin~a丟問用心丘誒瓜蝦~
母管樂活踢~
牙洗哄抬踢~
問係早剛喔誒gei蘭~



阿娘你敢猶會知影 a-niâ lí kám iáu ē tsai-iánn
阮佇咧外口真正拍拚 guán tī-leh guā-kháu tsin-tsiànn phah-piànn
毋敢來耽誤 m̄ kánn lâi tânn-gōo
當時的咒誓 tong-sî--ê tsiù-tsuā
袂予你親情頭前厭氣 buē hōo lí tshin-tsiânn thâu-tsîng iàn-khì



阿nia里咁牙誒災yia~
問替lei瓜頭金家帕pia~
母尬來但夠~
當溪誒詛zua~
boi何里親家掏金暗虧~



若聽著鼓聲 nā thiann-tio̍h kóo siann
阮的心情較快活 gún ê sim-tsîng kà khuìnn-ua̍h
攀過了一山又一嶺 phan kuè liáu tsi̍t suann iū tsi̍t niá
演唱阮甜蜜的歌聲 ián-tshiùnn guán tinn-bi̍t--ê kua-siann



那tin~a丟go蝦~
問誒心境卡葵蛙~
挖桂lia機sua又機nia~
恩丘問din逼誒瓜蝦~



若聽著鼓聲 nā thiann-tio̍h kóo siann
阮的心情會快活 gún ê sim-tsîng ē khuìnn-ua̍h
無疑悟環境的拖磨 bô-gî-ngōo khuân-kíng--ê thua-buâ
唱出阮悲情的歌聲 tshiùnn tshut guán pi-tsîng--ê kua-siann


那tin~a丟go蝦~
問欸心境誒葵蛙~
喔伊喔碗金誒tua麻a~
丘促問比境誒瓜蝦~


心愛的你敢猶會諒解 sim-ài--ê lí kám iáu ē liōng-kái
阮會來離開是不得已 guán ē lâi lī-khui sī put-tik-í
三頓著愛食 sann tǹg tio̍h ài tsia̍h
毋通來畏寒 m̄-thang lâi uì-kuânn
想著你毋敢來哭出聲 siūnn tio̍h lí m̄ kánn lâi khàu tshut-siann



心愛誒里咁有誒liong給~
問欸來李逵係不dei已~
撒等豆愛家~
母湯來味瓜~
咻斗笠姆嘎來逃粗蝦~



若聽著鼓聲 nā thiann-tio̍h kóo siann
阮的心情會快活 gún ê sim-tsîng ē khuìnn-ua̍h
攀過了一山又一嶺 phan kuè liáu tsi̍t suann iū tsi̍t niá
演唱阮甜蜜的歌聲 ián-tshiùnn guán tinn-bi̍t--ê kua-siann


那tin~a丟go蝦~
問誒心境誒葵蛙~
挖桂lia機sua又機nia~
恩丘問迷底誒瓜蝦~



若聽著鼓聲 nā thiann-tio̍h kóo siann
阮的心情會沉重 gún ê sim-tsîng ē tîm-tāng
搖動不情願的尻川花 iô tōng put tsîng-guān--ê kha-tshng hue
全望你風流的人客兄 tsuân bāng lí hong-liû lâng-kheh hiann


那tin~a丟go蝦~
問誒心境誒賓淡~
又頓不今晚誒卡尊un灰~
尊an威里洪六誒蘭kei牙~


(一段很長很好聽的間奏 )

若聽著鼓聲 nā thiann-tio̍h kóo siann
阮的心情著快活 gún ê sim-tsîng tio̍h khuìnn-ua̍h
獻出我扭掠的本領 hiàn tshut guá liú-lia̍h--ê pún-niá
演唱阮哀怨的歌聲 ián-tshiùnn guán ai-uàn--ê kua-siann


那tin~a丟go蝦~
問誒心境丟葵蛙~
he粗哇留lia誒bun~nia~
恩丘問艾碗誒瓜蝦~



若有聽著鼓聲 nā ū thiann-tio̍h kóo siann
阮的心情著快活 gún ê sim-tsîng tio̍h khuìnn-ua̍h
毋通當做阮風度輕薄 m̄-thang tòng-tsuè guán hong-tōo khin-po̍h
全望你熱情的人客兄 tsuân bāng lí jia̍t-tsîng--ê lâng-kheh hiann


那無tin~a丟go蝦~
問誒心境丟葵蛙~
母湯逗嘴滾洪都king無~
攥望里zei強誒蘭kei牙~


歌聲正迷人 kua-siann tsiann bê-lâng
阮的心情是暗淡 gún ê sim-tsîng sī àm-tām
日日夜夜咧做夢 li̍t li̍t iā iā teh tsuè bāng
轉來去我 tńg--lâi khì guá
我溫暖的故鄉 guá un-luán--ê kòo-hiong



瓜蝦甲妹郎~
問誒心境係暗淡~
低低壓壓誒嘴邦~
恩來ki哇~~~~~
哇溫nun誒鍋hiong~




好啦,我愚蠢的台語歌學習筆記結束啦~
希望台語母語的人不要嫌棄我糟糕的近似發音,也希望這篇(奇怪的)文章可以至少讓不熟悉台語歌的人點開連結,欣賞昇哥的《鼓聲若響》。

前段時間在一席上聽張瑋瑋(中國民謠歌手!不是那個同名的漂亮姑娘XD)的演講。他真可愛啊!不僅歌唱得好(《米店》是我永恆的心頭好),講起故事來也那樣引人入勝。而最出乎我意料的是,在結尾,這個北方漢子,居然唱了一段《鼓聲若響》,送給他的爸爸。瑋瑋畢竟是北方人,台語咬字生硬又可愛。但在他溫柔又綿長的手風琴伴奏中,在他的歌聲裡,那份穿越了時空與地域,靠著音樂建立的連結,依舊是那樣熱烈而動人。

從一首歌開始學習一種陌生的語言,是如此浪漫的過程。

在兜兜轉轉起起伏伏的地域關係中,在廟堂之上震耳欲聾的強硬話語中,語言背負了太多的意義。今時今日,在台灣講出對岸的用詞會被諷為「支語」;在北方人耳中聽到的台語/粵語也被貶為「鳥語」。但若忽視這一切在不理解中橫生的惡意,語言本是溝通與交流的工具。兩個陌生的靈魂,通過言語上的交談了解彼此的想法與習慣,通過對美的共同欣賞建立深層的連結。

在如今兩岸的激流中,願我們仍然可以越過政治的屏障,去認認真真欣賞讚嘆一段非我母語的旋律。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