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絨兔子

經濟學入門仔 / 夾縫中的人 / 美與詩意的追求者。

四月祭|請你照亮我的生命。

不要,閉上,眼睛。

張先生,

展信安。

再半年過去,世界繼續下沉。

四一那天參加了一個不痛不癢的榮迷活動,結束之後甚至沒有說些什麼的動力。直到昨晚,4.3榮門客棧直播重播,我才又有了一種你近了又遠了的恍惚感。就是這時了,趁你還未走遠,請再同我傾下計。

不知道是不是我漸漸長大的緣故,又或者是這個世界現在已經壞到不可救藥,我漸漸覺得你的生命文本已經無法再指引我未來的路了。(如果我執意問下去,或許只有Konstantin Olmezov的選擇是你給的答案了,但我至少還想要相信,那不是你的意願。)說實話我竟然開始有小小嫉妒你,嫉妒你生的夠早,有幸經歷那完整的黃金年代,也不至於面對如今這荒唐的世間。我知道,我當然知道這樣講對你並不公平。

我不必再問如果你在,你會選擇哪一邊了。我眼睜睜地看著這世界掉到谷底,到任何一個有良知、有在思考的人類都無法容忍的地步。而你那麼美又那麼真,如果你還在,你會感到多麼痛苦啊。

直到最近,我才深刻地感受到,這不是一個兩個受苦的靈魂的問題。這是一整個時代的崩壞,一整批的小孩子在成長為價值觀簡單、習慣舉報與自衛、無法體會他者苦難的人。而小孩子,本應該是亮晶晶的小孩子。從前我總是安慰自己,我也是這樣長大的,但總有某一個點會讓我醒來。但現在的輿論環境和我小時候的差異逐漸大到再也無法忽視。我們是不同的世代了,我從前拒絕承認,但我現在已經沒有抵賴的空間了。我該如何做呢,靠近抑或是遠離呢。

我最近也意識到,人與人的連結,全憑我的選擇。我想起在馬路上幫助陌生孕婦的你,想起默默給癌症歌迷打電話的你,想起在意不相干的弱者的你。是因為你足夠強大嗎Leslie?如果我也擁有助人的力量,或許我也不會像如今一樣毫無作為?我選擇加強一些連結而弱化另一些帶給我痛苦的連結,這樣的我,如何可以宣稱希望人人平等、追求公義與公正呢?我明知道那些帶來痛苦的人並沒有錯,甚至也沒有選擇。我可以就這樣遠離嗎?我對得起自己的信念嗎?

昨晚看著你的生命切片,我只剩讚嘆。你這樣美。你繼續用一己之力的美感動更多人,更多中國的年輕人。那會是一種迂迴的救贖嗎,Leslie?美學教育必定帶來高尚的良知嗎?康德這樣相信著,而我當然可以找出反例,證明的確有人可以在追求美的同時道德淪喪。但我也願意這樣相信。記得剛剛喜歡你的時候,聽榮迷圈喜歡講這樣一句說話「每一個榮迷,都是哥哥自己親自挑選的」,我或許是不信的。但我也願意這樣相信。希望可以被這樣的你打動的人,是仍舊對美與良知有堅持的人。是這片土地的希望,如果我們仍有的話。

張先生,我漸漸覺得對你的訴說變得無力。我深愛你,我希望你如果仍在某地,可以快樂無憂地遨遊宇宙。但我對你的信任,對你心內的美與善的堅定信念,是同我對你的愛(希冀你快樂無憂)相悖的。而如果我真的希望你快樂,那麼對你持續地敘說這些炸彈碎片與揚起的灰塵,又有什麼意義呢(對任何一個我愛的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而我甚至無法全心全意地相信你仍在某地。所以只剩這微弱的呼喊與請求了嗎,張先生。我彷彿被遺落在這個世界裡,你走遠了,你還在記掛此地嗎,張先生。

請你照亮我們的生命。不要,閉上,眼睛。


抱歉,本來的紀念變成了求救的呼喊。我想念你。

來自 自私、自責、痛苦的,
你的迷 敬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