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2354 
凜夏

2020.5.24 随笔

12日到上海,兴奋、焦虑、不安。直到今日,听到公交车上的方言报站声音,心安定下来了。我开始喜欢这座城市了。夜,找番的时候鬼使神差想到了《千与千寻》,眼泪就流了下来。中午的时候还想,失恋了我竟然没怎么哭,是感情没我以为的那么深吗?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凜夏

随笔,兰花

六七年前,路上搞绿化,种了些花草树木。兰花长势最好,遂偷挖了几株栽到了家中两株月季花的脚下。几年来,这些兰花只是疯长叶子,花却没看到过。今早起来,偶然瞧见,竟结了花苞,心中欣喜,做此纪录。

凜夏

关于包拯额头月牙的猜想

前天晚上我看到了介乎于蓝黑之间的天空,只是围绕着月亮存在一小块。当时就告诉女朋友说我看到青天了。只觉得这一定是个好兆头。我还觉得奇怪,为什么古人形容清官是“青天大老爷”,明明天是蓝色的啊,难道是因为“清=青”谐音。但是还有“一行白鹭上青天”的描写啊,不应该是一行白鹭上蓝天吗?

凜夏

我的疫症生存报告

1. 你在哪座城市?2020年的除夕,你是怎麼過的?我在渭南。除夕夜我显摆了一下我的厨艺,和爷爷、爸爸喝了一瓶酒。那晚除了会谈论武汉的事情外,和往年除夕夜并没什么不同,大家也都早早睡了。2. 你的口罩儲備有多少?講一個關於口罩的故事吧,你親歷,或者聽說的都行。

凜夏

人們好像又開始相信爆竹能驅邪了。

五點多,我就被震耳的爆竹吵醒。相比於破五那天,今日倒顯得熱鬧許多。好像在封村、蔬菜價格上漲、壞消息一日盛過一日的春節裡,人們需要在這些震耳的爆竹聲中尋求某種安慰。

2
凜夏

我在陕西,武汉肺炎对我的影响

1月11日回到家,看房买房同学聚会,与发小相聚后感慨境遇。本以为这就是回家过年全部的酸甜苦辣。19日还在网上帮爷爷买防雾霾的口罩,琳琅满目。一天后,武汉肺炎的消息传来。再去买口罩的时候已经买不到了。元旦前刚去过武汉,白茫茫的长江,印象深刻。

凜夏

蟲害

已經糟了蟲害的蘋果 該如何挽救它。還是讓我挖個坑將頭 埋起來。

凜夏

愛也許是一片一片的

大霧,很久才會落下一片或兩片 是什麼呢?又何必知道是什麼呢。真美啊 拿出手機選個角度 兩張照片,發送。可是我為什麼沒有加上一句「我愛你」。

凜夏

食不知味

喂,綠豆 是要對我說新年好嗎?不是。先生,給您上菜了。那是要 是要對你說新年快樂。

凜夏

看不見的箭矢

昨夜 射手的箭矢划過食指 看不見的箭矢 留下可見的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