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Chen (陳雯莉)
Lily Chen (陳雯莉)

我用文字理解自己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種種感受,唯有靜下來好好寫些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最像自己,已經不必再有任何心理狀態的偽裝。 也歡迎來追蹤我的方格子帳號:https://vocus.cc/user/5be04756fd89780001719c13

刺蝟的情書 — 那些讓我們感動而靠近的文字

全世界都是壞人嗎?我並不這麼認為,相反地,我反而相信世界上好人比較多,只是有時候壞人太壞,需要更多好人才能擁有更強大的力量。我想當好人,你也想和我一樣嗎?當我漸漸長大之後,我發現其實好人和壞人有時候很難分辨,因為同一個人有時候好,有時候壞!這該怎麼辦?!而且我發現自己其實就是那樣,但我仍想努力當一個好一點的人,之於別的能夠再好一點的那種。

今年六月左右因為開始兼職上班,寫自己文章的時間少了!難得整日無特別的事一定得辦,趁著早晨運動過後神清氣爽,泡了杯燕麥,我打開熟悉的寫作平台隨意瀏覽,發現勤奮發文的依然仍是老面孔,看著那些叫得出的名字,讀著那些有幾分像老朋友說話的文字,我想我還是喜歡文字的。

讀著書的時候,我經常會在句子上逗留,反覆地看,只為了把喜歡的一句話放進心裡面。前幾天老公回家時拿回了一封信,信封的顏色是大理石白,上頭的地址和收件人字跡寫得尤其漂亮。

「咦?是誰會寄信給我?」

「我們家這種破舊的老公寓竟然還收得到信喔!沒被狗咬走。」老公打趣地說著。

「我們家住在4樓,信箱的位置比較高,如果要被狗咬走,那隻狗可能要跳高一點喔!」我回應著,並結束這段無聊且親密的夫妻日常對話。

我打開信封,映入眼簾的種種文字問候令我舒心。這位朋友可真是在寫信,兩張信紙寫好寫滿,不是卡片,也不是明信片,這讓我強烈地感受到他字裡行間的真摯。來信人說為了回信給我特意搬出了塵封已久的鋼筆,寫了一張信紙,卻只因為信紙太美!想再多寫一張給我。

喜愛的文字的人是不是生性浪漫又細膩呢?有好長一陣子我給人寄文字,都用明信片或卡片,因為我覺得那上頭通常印有漂亮或可愛的圖案。可這回這封純文字的信函令我十足地感受到文字的純粹。我想是不是很像當我想好好看一篇文,可是文章裡頭充滿突如其來的照片總令我煩心!尤其是無預警蹦出來的廣告,活像個嗑藥的瘋猴子,嘰嘰喳喳又很難找到可以關閉視窗的角落,真叫人抓狂!所以紙本閱讀,有時仍令我沉迷,翻著、翻著自覺書香隨我手指四處飄溢。

最近偶爾抓到空檔時,我依然會寫寫文,其中有一篇《暮夏雨夜聽蟬》,寫完之後看了五、六遍,自言自語地一邊小聲碎唸,一邊檢查,越是看著,越是像個美女反覆照鏡那樣,盯著、盯著就覺得自己很美!對自己重複讀著且充分潤飾過後的文章起了一點信心,於是我便心血來潮投了稿。

「感謝賜稿,但本刊決定割愛此文。」

「感謝賜稿,大作憾未留用。」

接二連三地把自己的真心誠意給出去,但都沒有獲得青睞.....,還好,我只有一點失落,自從打算把自己的文字給人看之後,我的心更強壯了,我好似可以接受別人喜歡或不喜歡,亦或者說我明白自己未必是不夠好,也許至是不適合。看吧!我很會安慰自己,請別為我擔心,我會繼續投稿,兩、三次的退稿算什麼!至少寫完的霎那,我曾有一刻因為自己的親手創造感到快樂,足矣。

使用網路平台交友亦是透過文字,但我總是格外小心,私人帳號看到陌生人傳訊息搭訕,我總是不讀不回,請原諒我的無禮,謝謝你來看見我,只是我真不知道如何回應:「Hi,美女週末打算做什麼?」我不想開啟話題,因為沒有後來,也有可能是詐騙集團。媽媽雖然從小沒有教我要遠離陌生人,可是我從小我就很會保護自己,我寧願當一隻有可能不小心刺傷別人的刺蝟,也不想當一隻死在獵人弓下的溫柔小兔。

全世界都是壞人嗎?我並不這麼認為,相反地,我反而相信世界上好人比較多,只是有時候壞人太壞,需要更多好人才能擁有更強大的力量。我想當好人,你也想和我一樣嗎?當我漸漸長大之後,我發現其實好人和壞人有時候很難分辨,因為同一個人有時候好,有時候壞!這該怎麼辦?!而且我發現自己其實就是那樣,但我仍想努力當一個好一點的人,之於別人能夠再好一點的那種。

有位老朋友留言給我說:「對別人的稱讚最好的回應方式,就是持續做著那件別人稱讚的事。」這句話我好似我也聽過誰說過,不過,由他來和我說感覺不太一樣,因為他長時間地願意為我的文字逗留,也說過喜歡我的圖畫,這些回憶都像小王子遇見狐狸那樣,因為彼此建立過關係,所以本質不同了,話的份量不同了!這大概就是為什麼失意之時和老朋友聊天會比看勵志心靈書籍有效的緣故吧。

老朋友說的話使我沉沉的內心釋放了些許,因為我已不想再去想那些陌生的私訊留言,我若始終沒有回應是不是很高傲?他問我:「妳喜歡畫畫嗎?午餐吃了嗎?晚餐吃什麼?要不要認識一下?」我三餐都有吃飽,而且我仍持續畫著,寫著,如果你真心喜歡,我已經給出最真誠的回應了,對嗎?

一個只想做好自己喜歡的事的人,即便是一隻刺蝟也會有擁抱吧!就像幾米曾在《擁抱》一書中說過:「呆頭鵝也會有擁抱。」如果我們的喜歡志同道合,我們會情投意合的相遇。


我持續做著喜歡的事,準備給出最好的回應。


給人印象總是不好靠近的刺蝟,其實也有很溫柔的一面。其實牠們身性溫順,尤其是當牠對你感到親近時,身上的刺會順著身體倒下,牠不會傷害你!當牠想和你建立信任關係時,會企圖把自己的味道留在對方身上。我想如果我是一隻刺蝟,但願我的文字能把自己的氣息停留在你身上一會兒。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