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鴻璽

練拳多年,身體逐漸敏銳,對天地萬物產生好感,喜歡觀察人,漸而親近文字。不曾在筆下耕耘,但不可一日遠離書,人生軌跡,跑到北京經營客棧,一走十年,天地之間見自己。尚未不惑,整天胡思亂想,工作之餘,紀錄下生活種種,給下一個十年後的自己。

Daria FM 斐懋资尘

發布於

她是俄羅斯美女。

每一個見到她的人,都會說一句:俄羅斯女孩都美。

並不是的,我在後來的日子裡見過許多俄羅斯女孩,有美的醜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Daria的美讓人覺得俄羅斯女人都應該美。

她的身材很高挑,身板結實,五官的比例勻稱,媚眼之中帶著英氣,她是一位練家子。

Daria是第一個到夜奔北京挑戰教武換宿的客人,她在開幕後第三個月來訪,那年她26歲,已經在中國住了兩年,到北京是為了搭飛機回俄羅斯短期探親。

她在莫斯科成長,家境不錯,父母收入穩定,自己也在完成學業後準備踏入教育界工作。兩年前一場突發的意外導致她父母雙亡,她傷心欲絕,無法自我,雖然繼承了一小筆遺產,卻無心在家鄉繼續生活。她少女時期學過中國武術,隱約覺得中國有一些修行的場域。變賣家產之後,一個人輕裝前往中國湖北武當山,修道療傷。

她本來以為山上都都是道觀,但是到了武當山實地看到的是一所一所的武術學校。她為自己選了一家沒有任何俄羅斯學生的武校報名,館長是一個綁著馬尾的清瘦道士。她不希望在修行期間因為有家鄉同胞在身旁而受到干擾,可是沒想到這家武術學校的美國人特別多。兩年的苦練,她說除了身體變強壯,英語對話能力意外進步神速。

她在武當山武術學校的生活大概如下:早上5點起床,集體跑山訓練體能,6點集合吃早飯,接下來是大量的基本功訓練,十點開始套路演練。中午吃飯,午休睡覺,下午3點開始繼續訓練,傍晚收操,集體晚飯,飯後就是自由時間,每週休息一天。休息的那天,武當山上酒吧裡就滿滿的都是外國學生。Daria說武當山上第一多的是武術學校,第二多的是酒吧。有些酒吧就是武術學校的經營者開的,可謂一條龍服務。

她說這種軍隊式的集體生活對其他美國習武者可能很新鮮,再加上畢竟是在武當山上,初期的東方獵奇心理與武俠浪漫情懷還能支撐體力上的辛勞。但是經常看到他們超過一段時間就產生訓練疲乏,傍晚的休息逐漸演變成在啤酒屋的流連忘返,隔日早上的訓練就開始缺席。Daria來自俄羅斯,她很清楚這種生活模式的節奏,堅持知道自己要來做什麼,對於其他學員的舉動,她冷眼旁觀。

她有自己看事物的方式,譬如她知道武當山上的武術學校有兩種收費模式,中國人是一個價位,外國人另外一種。她摸清楚狀況之後不點破,但是跟校方協調之後又有了自己的付費標準,也在學習期間頻繁參加中國各地的套路表演賽,增加自己的比賽經驗,同時也給武校打知名度。她知道這些來自西方社群的學員通常都有足夠的存款支付在中國期間的消費,但是自己要為長期訓練作打算,所以她在武當山期間另闢收入來源。她觀察到武術褲是一個大宗的消耗品,所以雇用了兩個農村阿姨幫忙製作,自己下山去批發市場買布,完成的武術燈籠褲販賣給山上來自世界各地的練武者。那個時候網路購物還不是特別發達,淘寶還沒有如此普及,但是她已經開始有中國其他省份的武術學校訂單,幾乎都是外國的習武者在網路論壇口耳相傳的。

她知道自己外型的優勢,所以在每一箱寄出的包裹裡放自己穿武術服裝的各種拳術照片,背景是煙霧繚繞的武當山峰,仙氣凌人。如果放在今天,她就是個直播帶貨的大網紅了。

兩年期間她學了至少60套左右的套路,各種長拳短靠,南北名拳,長兵短打,軟硬奇門等雜兵。我聽了也大概知道是什麼概念,當然武當山武術學校畢竟要賣一些有特色的家底,所以少不了有武當式太極拳與各種養生氣功。八段錦與五禽戲是必修課程。

她敘述完自己的經歷之後,我說如果要換宿,要她教五禽戲,一種動物換一天的住宿。她不肯佔便宜,認為五禽戲太簡單,一個小時就可以學完全部動物,她想教武當長拳或武當太極拳。

我婉拒了,我知道那些是什麼。我要五禽戲,她也爽快,一天教完五套功法,住五天。她問為什麼要五禽戲不要套路?我說套路可以標價錢的,但功法才是有價值的。套路是編創的,古人今人都可,只是個空殼,再有名的拳也只是個架子,你五天能教我們什麼呢?五禽戲不一樣,簡單的氣功操,但畢竟是套功法。功法是教完了可以回家自己練。

她當時在武當山習武兩年,掌握大量套路,並不完全認同我的想法,認為她只教五禽戲有點大材小用,忍不住表演了幾套她比賽的金牌套路。蹦蹦跳跳,腰板有力,炯炯有神,看完了給她十足的鼓掌,但我還是堅持要她教五禽戲。

當時談妥後,安排第二天上課,下午兩點開始,預計兩個小時,看情況而定。除了當日值班的蘇蘇,伊寧,蓋瑞特等人,也把當時的打工換宿全部叫上,上課時間可以抵銷上班時間,同時邀請已經入住的旅客一起上課。隔日大降溫,一口氣下降十幾度,寒氣逼人。俄羅斯女孩不當一回事,武術褲扎腰帶,輕薄褡褳一套就在院子熱身拉筋,準備教課。蓋瑞特覺得寒冷,想戴頂帽子上課,被Daria斥罵不可戴帽練拳,蓋瑞特又露出那滄海桑田的表情

我個人認為氣功就是中國式體操。有別於群眾基礎廣大的西洋地板體操,中國式體操多半參加很多撐拔,擰轉等動作,消極的看是很好的肌肉伸展訓練,積極細膩一點可以促進內臟的按摩,加上大量呼吸(橫隔膜活動)與蹲樁(腎臟與腸道蠕動)等,是好東西。

但是武俠小說,戲曲,電影等渲染,讓氣功一詞沾染了太多奇幻色彩。我已經被太多人問夜奔北京會不會教氣功,這次剛好利用Daria來訪,讓大家體驗一下什麼是「氣功」。

她真的很認真看待教課一事。上課前先抓我上了預習課程,要確保我知道她要教什麼,內容是否妥當。下課後又把我留下來上輔導課,留校察看。果然如我所料,從虎型開始,她的五禽戲版本跟坊間流傳的大同小異,增加了一點武當色彩,我想看到的「撐拔」與「擰轉」都出現了許多次。

五禽戲換宿,圓滿落幕。

當然除了學員們滿懷失望的發現氣功原來就是廣播體操的變化版之外。

我覺得這是好事,氣功操,導引術等本來就有舒展筋骨,活動氣血的好處,但氣功帶有太多神秘色彩,令人引發遐想。我很感謝Daria的到來,藉由一位俄羅斯女俠介紹在武當山上學習的氣功,矯正視聽。

那是2011年的秋天,她五天後搭飛機回到俄羅斯,一個月後返回夜奔北京,給我們帶了很多俄羅斯的糕點,伏特加,還有一大罐他奶奶自己釀造的野莓醬,非常好吃。停留兩晚之後,再次前往武當山習藝。走之前的晚上,她跟我說她也會八極拳,是武當秘傳的八極拳,我們在半夜三更交流,我請她不要跺步,她說不會不跺腳的八極拳。

是張龍的那套八極拳,武當也不武當了啊。

2011年冬天道別,她回武當之後就沒有音訊。直到2013年冬天,她又回夜奔北京,她已經從武當山學習畢業,拿到一張道家證書,道號:斐懋资尘。這次短暫停留幾天後就要前往安徽天竺山。她在武當山一共五年的時間,原諒了自己,但是也發現武當山武校教的技術不是她想繼續追求的,但是她對道教的修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她從某次交流得知天竺山有一所學校,不是武校,是教道教養生功法。

我問他這次去多久?她說一年。武當山上的武術褲事業越做越大,現在已經有一個阿姨群幫她縫製武術褲,她用手機接單,讓阿姨們從武當山發貨,直播帶貨進化成初代電商。她送我一條水藍色的武術褲,材質清涼,適合夏日練功穿。我們直接跟他下單買一箱,各種尺寸都有,放在客棧寄賣。水藍色的功夫褲不常見,成為2013年一股小風潮。

一年後她在夏日歸來,夜奔再次迎來Daria。她帶了一個俄羅斯朋友一起來玩,她的名字是Tonya,當時在中國學中文,身材高大,金髮碧眼的長相跟Daria不太一樣。她跟當時開始在夜奔北京上班的何娟一見如故,從此成為至交好友。多年後,Daria離開中國了,Tonya對北京不離不棄,不惜把俄羅斯的房產變賣了,都要繼續住在北京,跟何娟一起養貓養狗養烏龜。

Daria在安徽天竺山隱居一年後,始終放不下繼續學武術的心思。這次她找到了一位住在北京通州的陳式太極拳師,她看到陳家拳的訓練模式很對胃口,就在通州縣城租了一個房子,每天一對一私人課程學習陳式太極拳與推手。學習期間認識了一位從紐約來學拳的美國男子,兩人陷入熱戀,一年後就訂婚,準備回美國完婚。

她帶了準夫婿來夜奔北京,也邀請她的陳式太極拳師父張玉水先生一起來玩。她等不及要教我她這一年學到的推手技術。私底下,她說這跟之前在武當學到的完全不一樣。

嗯,我知道。

張老師很客氣,利用傍晚客人比較少的時間,在院子給Daria繼續講課喂手。為了避嫌,我在他們師徒倆上課時走開。隔天早上遇到北京消防大隊上門檢查,其實是例行公事,但是因為那年剛換了一個隊長,新官上任三把火,雙方沒建立起好關係之前,總是要大聲說幾句話,雞蛋裡挑幾根骨頭的,這些我在2013年已經見怪不怪了。

沒想到張老師在旁看到了,默默遞了跟香菸給當時趾高氣揚的大隊長,悄悄說了幾句話,隊長立刻客氣下來,指指當時胸口剛剛開始配戴的攜帶攝影機說:「現在執勤呢」,說完向張老師眨眨眼。那一年北京各種打貪行動,警察,消防,衛生等部門上門檢查都要配戴小型攝影器材,全場錄像紀錄,直到現在。

我沒想到張老師站出來幫我們解圍,挺不好意思的,本來想跟他說我們已經準備好了該有的禮數,隊長也只是做做樣子。張老師說別客氣,他退休前也是在消防部門服役,剛剛只不過是告知對方是自己人,以後也方便點。也算託Daria的福氣,我們剛好有了這層關係,日後跟消防局溝通也單純不少。

Daria跟他未婚夫在北京的美國大使館辦完手續之後,等待簽證期間去遊山玩水,把北京周邊的地區都走了一遍。最後上飛機前,回到夜奔北京跟我們做最後的道別。她說這次去紐約,可能就不會再回北京了。她拿出一座不知道哪裡弄來的達摩雕像送給我們,她說她一直沒上過少林,但是很喜歡這座達摩像,這幾年常常帶在身邊。要去美國了,她想送給我們留念。

我問她,你不是道家子弟嗎?怎麼送我達摩祖師像?

Daria說:我是外國人,從遙遠的西方渡水來到東方。

達摩也是。

發表於 2020/06/09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