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國輝

藍天白雲黃太陽 http://www.kohwaiyoung.com

终生使命——让每个孩子快乐地阅读、书写和学习

發布於
享受今天,接受改变。

时代的大浪化成风雨,落在我的人生,谱写出我的小时代。在大时代的变革中,我是被动的,比如经济风暴、比如数码时代的革命,而每个人在这个时代巨轮上做的小选择,让我们谱写出了不同的命运和人生。


我的这些选择,源自于我在人生不同阶段设立的目标。


小时候,我的目标是出人头地,让家里摆脱没钱买菜的困境;成年后,我的目标变成要争一口气,让看轻我的人刮目相看;中年投入出版事业后,我的目标是成为业界的领头羊。我像在攀爬一座又一座的山峰,过了这个峰,又挑战另一座峰顶……终于有一天,当我站在山峰上看着辽阔风景,一切豁然开朗——世间的山何其多,我又何必再执着于征服每座山峰呢?我想追求另一个境界:让世上的孩子能够有优良的儿童读物。


过去,我老是想着要和别人竞争,这本书做得很美,还要更美,前几年,我开始思考孩子想看怎样的书?不同年龄层的孩子,到底适合怎样的书?我着重于书的内容,不断改良。几年下来,不少老师和家长回来告诉我们:这些书的内容很不错。


这是我最欣慰的事。而我发现,来自读者正面而实质的回馈,竟比金钱给我带来更大的满足和成就。更加意想不到的是,金钱的回馈也跟着来。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如果你给的是纯正的糖,就会引来蚂蚁,千山万水之外都来,但蚂蚁走得慢,你需要一段时间才看到;如果你给的是垃圾,就会引来老鼠蚊虫,而且马上报到。


我相信:只要你做出好书,它自然会畅销。有了金钱的回馈,我再把赚来的钱回馈到社会。这就成了一个善的循环。


佛说小我和大我。对我而言,小我是捐钱、布施,这些我一直在做,只是我不喜欢曝光。亲戚患病,我也在能力范围内帮助他,请他不必还我。我自己是过来人,我不想增加他们的负担。大我则是要做更多影响别人向善的事。而上天赐予我的能力,便是通过出版更多优良的儿童图书。我希望出版更多富有道德价值观、普世价值内容的书本,启发孩子,引导孩子向上向善。


我的终极目标是:为普天下万千的孩子出好书,而且是人人买得起的书。这世界,很多孩子输在起跑点上——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他们的先天条件不足。我出身贫困家庭,很长一段时间,金钱一直是我最大的烦恼。“穷”这件事,曾让我内心凄苦、匮乏。而今我终于有能力了,我想帮助广大的孩子,但愿这些孩子,不论来自穷困或富有的家庭,都有同等的机会,快乐地“阅读、书写、学习”,长大做个对社会有贡献的好人。


这不仅仅是一个目标,这是一个使命。


对于生命,我已没有太多奢求。


我要的东西几乎已经有了,甚至超过我要的。我原本只求一片面包,老天给了我全餐,还让我买办公室、买货仓、买房买车。我不是大富大贵之人,但我没想过自己可以做到今天这个地步。我还能要求什么呢?我觉得是时候把我获得的给出来。


到了这个阶段,开什么车,穿什么衣服,对我全无意义。如果现在有人因为我开一辆小车而取笑我,我觉得那个人才是神经病。我走到这里,一切的物质功名,皆是过眼云烟。


我的生活非常简单,我既不崇尚名牌,也不喜欢戴手表配件,自然不会用它们来炫耀;我到今天还是不用手机,因为没有这个需要;我不聊是非八卦、不做无谓的应酬、不出席饭局,因此也就没什么电话找我。公事可以打到公司来,我耳根清静,多出很多时间思考。


我送过自己最贵重的礼物,是一架电子钢琴。那也是2002年我经济能力稳定下来后才买的。当时我已五十多岁了,还是请了老师周末到家里教课。我也重新拿起吉他,闲暇时自弹自唱。不管到什么年纪,我们永远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从过去到现在,我还是一样:喜欢音乐、喜欢美食、喜欢旅行、喜欢与人交流、喜欢享受人生。


旅行是我最好的充电方式。从前,每次觉得沮丧我就去旅行,去看看那大千世界,看一棵树、一座山、一场雪,让它们的沉默安稳给我启发,让天地的大美给我不同视野。近几年我的身体大不如前,但依然对旅行兴致勃勃,等我养好身体,我必定再重新回到旅行的路上。


而我发现,当我心中装下了越多的岁月和阅历,就越清朗舒泰。生命走到今日,已不是大加法,而是大减法——在辽阔的天地间,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一阵风,一吹就过。人世间的一切我都带不走。


过去的事,我已看开、看淡,什么事都不执着。我身体不好,也活到了六十多岁;我眼睛不好,也过了那么色彩缤纷的一生;我四十五岁事业才有所成,还有余力去做梦。我做到的事,我获得的,已完全超乎我的想像。


我期许的快乐生活是这样的:想吃什么就吃,可以讲真话,无需虚伪造作,有自信,无需借由任何外在事物来肯定自己。日子过得极平淡,但平安。


这样的生活,并不需要变成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才做到。


我和阿杨原本只是两个平凡人,我们从未想过能走到今天,能拥有梦想,能为孩子做些事。


最初,我只能被命运牵着,许多选择和决定并非我所愿。我被逼着面对挑战、接受挑战、超越挑战,终于为自己拿回了人生的发球权,逆转了一个盲人的刻板人生!我没有成为盲人按摩师傅,没有成为盲人电话接线员。没有人因为我的弱视给我特别待遇,我也因此没有放弃成为一个正常人。


我没有富爸爸,没有有权有势的亲戚,也不是特别聪明的孩子,我的先天条件与别的小孩差太多。我没有权力放弃,我没有时间埋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对我喜欢的事认真。而老天犒赏我的认真和热诚的,就是出版优良儿童图书的能力。


我必须做好这件份内事。


如果你很会唱歌,就把歌唱好,让它绕梁三日;如果你是个扫地的人,把地扫干净就是最大的功德,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好一件事。


这世界就像一座森林。我们每个人都是一颗树,高矮、大小、开什么花、结什么果都不同。每棵树有自己的功能和价值。没有一棵树比另一棵树更高尚,没有一朵花比另一朵花更名贵,没有一株草比另一株草更卑微。我们生而平等,无需矮化自己,却也不必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一切平常心看待。这大概就是孔子说的中庸之道。


这世界有人追求金钱,有人追求理想,如果我能够有一个愿望,我会祈求上天给我多点时间,去完成生命的最终使命——在全球迎来阅读的大革命之时,请允许我为孩子完成一件小革命——让每个孩子快乐地学习!


有一天,当我离开了,我会留下什么给下一代呢?我希望我的创作能成为文化和知识遗产,在后世流传,造福全世界的孩子。


我曾活在暗无天日的隧道,但我没有放弃找寻光。最终,我成为了自己的光。今天,我不再纯粹是卖书人,我是个卖梦想的人。


你有梦想吗?


如果没有,那么,让我们一起想一个吧!


The En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