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o-Huan

語言學習者,以精通一兩種東南亞語文為目標;然而有時連基本的中文都是不甚熟稔。

那海平面下的波濤洶湧--讀《八尺門的辯護人》

發布於
遠洋漁業、原住民、迫遷、廢死、謀殺,整篇小說試圖描繪的不僅僅是台灣遠洋漁業的生態,更試圖挑戰政治體系及整體台灣社會,劇情黑暗卻又不失點人性。整篇文字通順,劇情緊湊但又不失節奏感的編排也讓整篇小說增添不少的可讀性,也佩服作者將一連串社會事件所串起的想像力。
書封


遠洋漁業、原住民、迫遷、廢死、謀殺,整篇小說試圖描繪的不僅僅是台灣遠洋漁業的生態,更試圖挑戰政治體系及整體台灣社會,劇情黑暗卻又不失點人性。整篇文字通順,劇情緊湊但又不失節奏感的編排也讓整篇小說增添不少的可讀性,也佩服作者將一連串社會事件所串起的想像力。

故事始於基隆海濱國宅的一個三人命案,遠洋漁工的殺戮將一幕幕的劇情揭開。有原住民身份的公設辯護人佟寶駒為了嫌犯Abdul-Adl與役男連晉平從初始的認識,一起參與了在這個案件當中,從殺人的事實中逐步發覺這些經過,一步步串聯起了更多的證據,也扯入了整個更大的事件中。

從見義勇為的外籍看護Leena介入,搭起了橋梁希望讓兇嫌可以講出真相,但充滿PTSD的兇嫌卻始終沒能道出更多的事實,案件隨著法官父子的爭執彷彿要使節奏再次往上轉起,然而案件卻還是讓死刑定讞,在最終公辯收到記憶卡的畫面中作結。

作者的描繪很是詳盡,法律的背景讓他更深刻的描述著一個個法庭的開庭背景,每個議題的帶出也衝擊著讀者,讓讀者不得不去反思這個社會更深層的架構,一如書中描述的那樣,八尺門的鮮血只是換人繼承了,那壓迫的制度傳承了下來,有人順利的跳脫出了輪迴,但留下來的人卻不得不在這些既有的迴圈中輪迴著。

佟氏父子跟法庭氏家的連家父子在整篇中有著深刻的對比,儘管佟公設辯護人跳脫出了那個環境的輪迴,但身上流著的血液仍舊使得自己的工作時而被放大檢視,連庭長的蔑視一在在的有如棍棒般打在了公辯身上,社會彷彿變得更加開放了,但既有的那些壓迫卻依舊無法揮去。

書中描寫的遠洋漁業串起了過去多年來的每一個社會新聞,在台灣營運船隻的觀察員的死亡、福甡11號回台前將全船漁工送返回國的懸疑、穩鵬號的兇殺案及兇嫌的精神鑑定,彷彿是個合成形式的案件綜合體,帶出了過去多年來新聞媒中的台灣遠洋漁業,試圖道出基隆這個被遺忘的港口及族人的故事。

全書的題目很新穎,若要說上遺珠之憾,舊是仍舊缺乏了漁業產業中更深刻的視角,沒能對漁業產業有著更多的描述,簡單單一的複製了新聞視角中的惡名。漁業產業是複雜的、是多元分工的,單一的漁業公司漁船主、漁業公司、進出口商、仲介公司擁有各自的私下利益,書中以洪老闆一人且單一的面向試圖描繪整個漁業產業的面容,太過於簡單,也太忽略整個產業背後那方方面面的互動,看不見整個大型產業體制的全貌,也不容易看清那一個個在體制中的人也是因著體制的推動在運轉著,而非那樣純然的惡跟對生命的無視。

最終,這樣的題材很是有趣,整篇小說也充滿了戲劇張力,很期待他拍出來後的樣貌,也期盼這樣的劇能引起更多人的視野,讓一個個冷門的議題不僅僅只是那看過即忘的社會事件,而是能用更不同的方式走進大眾的視野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境外漁工-離人權最遠的那條路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