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椒部落

尖椒部落,放大女工的声音!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

大兴火灾一周年,走不出冬天的那些北漂们

摘要:房租涨了,人心凉了。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北京好大好大
北京好冷好冷好冷
北京也好热好热
北京没有我的家
——许多《北京北京》

北京好大好大,我住在北京一个小城边村里。因为这里的房租和生活成本相对来说比较低,就聚集了一大批北漂。近来,房租蹭蹭地涨,北漂们干瘪的钱包可怎么办?

不停上涨的房租

去年冬天,北京大兴一场大火,刺骨的寒冽随之而来。一年过去了,寒意并未退去。今年冬天更冷了。人心比天更冷,以“大兴火灾”为由,开展所谓的安全检查,让我们几乎夜夜难眠。

从1月份开始,各种检查扑面而来。查消防,检查灭火器,房东买了,再“卖给”租户。不少地方,租客人手一个灭火器。有了灭火器还不行,还要清理危险源:不能使用煤气灶,这是明火;不能使用电热毯、电炉子、电暖气,怕线路走火;不能充电瓶车......说好的低成本生活呢?

我想来想去,只留一条路:走。天不冷,人心凉了。我认识的好多家长带着孩子离开了北京,有人潇洒地说:“北京再见,老子再也不来了!”也有人无奈:“北京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尽管处境艰难,总有人要直面困难,很多人选择继续坚守在这城边村。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春天不会远,过了年,转眼就到了阳春三月。可我并没有春的感觉,这是我所度过的北京最冷最长的春天。气温很低,我们的城边村又没有办法取暖。还要涨租,让人冷到骨髓里。

那些天,大家见面的问候语都变了。“你家这个月涨租了吗?”“涨多少?”“搬不搬家?”“正在找房子呢!”“都是二房东黑,说涨就涨,一分钱都不少!”“我们和他还是老乡呢,一句话:爱住不住。”

村子里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涨了价,涨幅从30%~100%不等。秀云家的套间,从原来的650元涨到了1100元。刘平的单间,从500元每间涨到了850元。芳姐的房租,今年涨了三次,一次涨200元、300元不等。年初,赵青过春节回来,房东直接说从原来的1100元涨到1500元。

现在村子通知,四层不许住人,下面的楼层又开始了一轮涨租。房东的涨租通知已经下来了:一楼每层涨150元,二楼、三楼涨100元。我已经听到太多涨租,都麻木了,心里想:还好,还好,这都在大家的可承受范围之内吧。可又想,这才几月份呐,离春节还有那么长时间,不知道还要涨几次。我这样一想,估计又得好几天睡不好觉。

小商贩无处经商

在村子里,每天有几十位穿黑蓝衣服的城管人员,对小商小贩进行突击检查,各种扫荡。

摆摊小贩日子不好过,店铺小老板一样焦头烂额。他们一整年都要不停地应付检查:消防,卫生,执照。任何一个理由,短则让你停业三五天,长则三两月,或者干脆关门大吉。

最近一次查营业执照,很是认真严厉。我数了数,主街上就有29家贴了封条,包括一些装修不错的高仿名鞋店。

我跟熟悉的店主朋友打听,原来是因为办理营业执照,这些小店主很难办下来。检查的说:没有营业执照就属违法经营。以前,租个营业执照每年8000元,现在飙升到15000元。

很多小老板提起今年的生意 ,都说没法做,都过了大半年了,营业额不抵往年的三分之一。各种开支都很大,店面租金也持续上涨,再撑不下去就只能关店。

拆拆拆,拆违建

城边村的四五万住民,还面对另外一个问题:村子有很多违章建筑。房东告诉我,本村只有300来户,除了原有这300来户的宅基地上面的建筑不是违建,其他的房子全是违建。我一听,傻眼了。这个村应该只有中间一小块地方是合法建筑,其他大部分都是违建,估计违建面积会是合法建筑的好几倍。

拆,这里面学问大了,要像蚕食一样,一点一点地来,悄无声息。春节前,村东北角那边平房区就清空了。今年8月中旬,我出了一趟差,回来后发现原来村子的一所幼儿园已经面目全非;另外一所,已人去房空,还有一所,据说也被叫停。

村子里本来有10多所幼儿园,经过历次整顿,剩下五所,现在三所已经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另外两所,一所是村办的,一所据说有村里人的股份的,目前仅有这两所在“安全区”内。原来孩子念到小学高年级才考虑回老家,去年开始,孩子们念幼儿园大班都要回老家了。慢慢地,孩子读幼儿园都要回老家读了。

这些孩子从小就被一步一步地掠夺着,没有生存空间,没有教育空间,没有发展空间。

城边村的蚁民们,忧心忡忡,报纸上新闻上却一派高歌,它们在庆贺昌平区已拆违建多少多少平方米,可有多少人无屋可居,有多少家庭被迫分离。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