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嘉俊

我是一朵吃人的浪(也是一隻厭世的貓)。

我的確診日記(二)

身體和靈魂是否能夠分裂?這幾天,一直覺得靈魂飄蕩在屋子的頂部,而身體則不由自主地在腐敗,孱弱地呼吸著。像迷霧中的鳥籠,或是一列進入山谷之間的火車,進入一場永無止境的夢。

這一趟列車上,有人憂鬱,有人憤怒,有人的世界停止在一切失序之前。我們一直都在這個循環裡,一旦裂痕產生,必然深陷其中。那感覺像置身在兩頭巨浪的中間,我們只能屏住呼吸,沉沒或被捲到無人知曉的荒島。

有時候,沉默根本渡不過人生的任何一個坎。

但,總是有人選擇不語,不聞不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