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千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一个理性的浪漫与唯心主义者』

<人性本恶,善良只能是一种选择>

我宁可干干净净地走入人间炼狱,也不要背负心理阴影活在阳光下。

『时代在进步有什么用,人类没有啊,终究只是一个个穿了衣服的动物罢了。』

一大早被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洗了版。

瞬间,性别对立下的施暴者与受害者言论再次被点燃,引爆了虚拟世界里的辩论擂台。

人性的劣根大概是文明时代里最大的耻辱。

科学科技和经济的发达不过是用金钱堆砌出来的假象,是为了掩饰社会核心依旧腐朽的糖衣炮弹;所谓的思想开放在某些时候不过是合法默许了人类的欲望在道德线边缘去为非作歹。

我突然觉得这时代很是煎熬。

父权社会与女权主义的正面碰撞,男女平等的倡导响应忽明忽暗。

灰色地带的肆意扩大,想得到唯一的结果居然变得那么艰难。

坚定难能可贵,却也是某些人眼中的天真。

这类冲突下各种事件里一些人群的陋习有时候挺不堪入目的。

我也曾想过,万一自己不幸被卷入性别侵犯的意外,我会怎么做。

这时候我是个特别极端的人。

两种情况。

第一,如果当下只有激烈反击甚至置对方于死地才能达到真正的自保,我一定会拿起身边最有危险性的武器。即便在那之后我需要面对法律的枷锁,也不后悔。

我宁可干干净净地走入人间炼狱,也不要背负心理阴影活在阳光下。

第二,当下没有武器且任何方法都对自保于事无补的话,我只能认命承受伤害,若还能行走说话且意识清晰,就吊着一口气去把犯人揭发,然后自我了结。

我无法照顾好自己余生的情绪伤疤,也就别麻烦别人了吧。

活下去远比死掉坎坷多了。

所以人物自传才显得那么有价值。

当然,以上只是想象里的方案,也是给自己的心理建设,有时候真实状况更加让人难以接受,你我都得时刻清楚这点。

#截图取自于纪录片 <女人>

写些别的吧。

最近这两个星期里有个深刻的感受,且被这股能量有意无意地围绕着。

"失去"

手里握不住的沙,各种人事物的失去。

其中也有一丢丢自我意识的逝去(由惰怠导致的,这点深感抱歉,但我好像没打算改?)

自从躺平主义开始盛行,我仿佛找到了一个词汇来概括自己的不作不为,乐于躲在这个组织背后悄悄远离奋斗。

我对职业生涯规划真没什么兴趣啊。

工作只是我开拓经济来源赚取生活基金和开销资金的途径,为此我其实什么工作都能去做。

我倾向于自己的人生是横向发展,偶尔纵向努力。

不是斜杠,不是斜杠,这词对我来说还带点专业度的呢。

当个流浪汉就好。

只是吧,我始终觉得父母和家庭是我这辈子人生中最大的束缚。

我不孝,我叛逆,我反骨,我知道

貌似离题了。

"失去"

其实这当中最大的感受在于,有好多个瞬间,我觉得好像突然就失去你了。

你离开我了。

哎呀嘛,有点难受。

『我那天在想啊,我该怎么形容你呢』

『突然灵机一动,诶嘿』

『咳咳』

『大家好,这位是我明目张胆的偏爱哦』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