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宏孺

書寫者,有機會想成為寫書者

遠距上班的第一天

發布於
我決定來來兩個星期自我閉關,我獨居久了,但如此閉鎖日子,我還沒過過,就當是打兩個禪七吧。

我的公司就在台北市萬華區,這次的重災區三水街、廣州街、西園路的外緣。我平日是習慣是自備飯盒,主要是懶得外出用餐,但不少同事每天的用餐就是靠這幾條有許多美食名店與夜市的街區。

昨天公司終於在壓力測試後─就是全部的員工包含休假人員同時上線作業─宣布今日起全體員工,除了可憐的專門排除伺服器問題的網路工程師,開始遠距上班。

很巧合的是,預定結束的日期,也就是我的離職日,也就等於說我提早離開了我的早就不想進的辦公室,雖然最後我還是得回辦公室辦離職手續。

遠距上班並不輕鬆,公司規定如果在LINE上CALL你5分鐘沒回應就算曠職,公司這一類的鳥規定還真不少,我才決定走人。

不過我想到我可以兩個星期不用刮鬍子、每天就穿著汗衫、短褲守在電腦前,有時候還可以上上平日在辦公室不好意思上的網站,這還是很幸福的事。

其實就算是真的被計曠職對我這個即將離職的人來說,有什麼差別。我雖然目前沒有任何接觸史,也未被匡列,但想到那些每天到外食而歸的同事,我還是決定來來兩個星期自我閉關,我獨居久了,但如此閉鎖日子,我還沒過過,就當是打兩個禪七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