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0 articlesIn total 25083 words

媽媽煮的菜

趙宏孺

常聽一些人在被問到最喜歡的食物,會說「媽媽煮的菜」、「媽媽的口味」,每次聽到這種答案,總覺得很假

No renturn No return

趙宏孺

是個夢的呼喚:「No renturn No return……」

一個早起的清晨

趙宏孺

我在礁溪其實已經住了十年,但這十年來其實一直都是台北─礁溪兩地跑,這兩年更是都住在台北,這一次才算真的落腳下來。

余英時先生逝去 中國在哪裡

趙宏孺

若是中國的歷史與文明不能回到中國這塊土地上,那將要何去何從

是中華民族型塑了儒家 還是儒家形塑了中華民族

趙宏孺

這就好像孔子回答林放問的「禮之本」的答案一樣,大哉問。

1

家有來蝠之即刻救援

趙宏孺

再見了,來蝠,別再亂闖到養貓人家了。

倖存者

趙宏孺

那幾感覺很奇特,空氣好像凝結了,你知道有什麼要發生了,但你絕對沒有時間去反應

老人與九官鳥

趙宏孺

他在說他一個人獨伶伶地,活著很不快樂。

台灣人其實並不自憐自艾 只是憤怒而已

趙宏孺

其實我們台灣人真沒有自憐自艾,有的只是憤怒而已。

遠距上班的第一天

趙宏孺

我決定來來兩個星期自我閉關,我獨居久了,但如此閉鎖日子,我還沒過過,就當是打兩個禪七吧。

四十年的朋友

趙宏孺

有時候,夢裡,我一直惶惶失措地找有時候,夢裡著我的位置,但我找不到。

頭城喚醒堂

趙宏孺

這不是間廟,是現在已罕見的鸞堂,它的名字叫喚醒堂

1

看過《遊牧人生》

趙宏孺

我會不會開始我的遊牧人生,我不知道,我還在想......。

看《王冠》雜感之:演員

趙宏孺

我沒料到劇組居然在第三季居然將所有的演員都換了一輪,女王的角色換成了Olivia Colman

看《王冠》雜感之:劇透

趙宏孺

我真的沒劇透,這又不是《還珠格格》。

一堵牆

趙宏孺

這是1990年我第一次返鄉探親後寫下的遊記,後來我又去了幾次孔廟,場景已完全不同,就是當成一篇紀錄的文章。

從霸王別姬扯到一個老外

趙宏孺

有一次我問他,你怎麼會來台灣,他說為了一部電影,我很驚訝問說什麼電影有這麼大的吸引力,他說:「Farewell My Concubine。」

看到一篇職場雞湯文

趙宏孺

犯了錯,都是別人的錯,其實這個人就是Boss

苗娃兒

趙宏孺

這個苗娃兒是個人來瘋,一路跟我們瘋,跑東又跑西,她媽媽生氣了,罵了他,他也很皮,掩著耳朵擺明不聽。

九份的過去

趙宏孺

在更早的一部電影戀戀風城(1986年)中,就已經發現九份,那部電影結束的那一幕,李天祿阿公「幹伊三妹」的唸個不停,天上的雲飄過,快下雨了,一抹陽光從雲隙間射出。很想抓住那種感覺,當然那是抓不到了。

那一隻奇怪的狗

趙宏孺

小寶的奇怪,在他似乎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一條狗。

我的康德狗

趙宏孺

據說在康德散步的哲學家小徑上的家庭主婦,在康德經過她家門口時調整時鐘。

世間少年的秘密荒地

趙宏孺

它寂寥極了,但草叢中一陣輕微的觸動,土地裡一股躍動的生機,我能聽到,我能感受到,那在我的記憶中,永恆地逡巡著。

香水與醋的感覺

趙宏孺

不知道我是怎麼調的,怎麼會把醋都調出香水味

香椿

趙宏孺

父親小時候應該也摘過它的芽,念念不忘應該就是它的味

逃避並不可恥,而且有用

趙宏孺

幽微地、不著痕跡地布滿在我們的生活中的每個角落,重點是逃離人群吧

Me and you and a dog named Boo

趙宏孺

阿布是我認為擁有最理想人生的一隻狗,但牠終究不是我的狗。

龍貓巴士送來的禮物

趙宏孺

龍貓巴士送來一根剛採下來玉米給住院的媽媽,但她要怎麼吃呢?

取個洋名

趙宏孺

I'm Xin Fang.這個名字我一輩子都記得

我生命中的《后翼棄兵》

趙宏孺

看完了《后翼棄兵》,我才想起來,其實我是會下西洋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