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

ʕ •ᴥ•ʔ

台北日和

發布於

週二休息天。

前一天晚上閱讀文章,直到很晚才入睡,大概是凌晨三點鐘,不是失眠的,只是充足的耍廢,小確幸那樣的。在慵懶的冬天夜晚,用溫暖的棉被包裹著自己,因為微笑,所以快樂。

因爲是週間休息,所以還是訂了幾個小鬧鐘,但沒有打算理會的意思。

賴床許久。中午才正式離開溫暖的床鋪,外頭下著細雨,雨敲打在巷子間的鐵皮上,我覺得是種慰藉,提醒我,是現在,我正在活著,但不需要透過人造世界的規則去確認,僅是世界裡的,就已足夠。

起床開燈,燈又壞了,但想著沒有要務需要繁忙,那就這樣吧。所以點燃蠟燭,開了書桌上的小燈,開始盥洗。溫度又下降了一點,不是透過天氣預報,而是身體感知,這樣很好,我想等等可以泡兩杯咖啡,但沒有想吃的感覺。

手機跟電腦都在充電休息中,感到慶幸。沒有其他訊息可以干擾我的思緒。打開厚厚的書本,不是例行公事必要讀的那種,但很重要,是閱讀治療。

甚至沒有播放音樂,因為想專心與自己說說話,很重要。

閱讀,治療,思考,書寫,哭泣,疼痛。因為空白的記憶,胃翻騰著。衝進廁所,但依然書寫著,深怕一瞬又會再度遺忘。一瞬即是永恆,這是你們離開之後,送我的禮物,好好的收藏著,謹記著。

喝了兩倍濃的廉價手沖濾掛咖啡,一邊吃著廉價的蜂蜜蛋糕,一邊擦掉眼淚和鼻涕。些許狼狽,但都是我自己的,只有我。

就這樣,閱讀治療告一段落,但總是消耗巨大能量,感到疲倦,再次重返睡眠。但沒敢深沉的睡去,戴上耳機聽著喜歡的德文頻道,是複習也是學習。

時間又過去了,但不是時鐘告訴我的,只是感覺,窗外的一切就這樣自然的告訴了我。

嘗試修理天花板上的大燈,失敗告終。但也挺好的,就這樣吧,等它想上工的時候再說。我們都需要再休息一會。不急。慢慢的,這樣也很好。走快了,容易受傷,容易心傷。

換了一本書,本職該讀的書,發條上緊,上工。筆記重點寫了又畫。另一本書開啟,打開電腦檔案,手在鍵盤上飛舞,字句成章。停下,休息。眼睛疲勞,又去睡了一會。醒來之際,天是真的黑了,外頭傳來陣陣消息,給愛麗絲。但天冷,不想出門了。晚餐也是零廚藝的那種簡單明瞭,蔬菜、菇類,從家裡帶來的,加上素食泡麵。辣辣的,在冷冷的天。一切都很對味,安心食用。

中間看了很多影片、聽了很多音樂,夾雜在一天之中,思緒飛舞。訊息看了,但不一定回。心有餘力的時候,我們的交談才算得上有意義。

洗碗、收衣服、喝水、洗澡、回訊息、閱讀。

週間休息。所有思緒得以安放。只想問一句,你好嗎。沒有回答,但海上有浪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