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

ʕ •ᴥ•ʔ

光年之外

發布於

一光年是9,460,800,000,000公里

那是一條很長很長很長很長的路

我們的生命總是宇宙裡的塵埃

滿城風雨的回憶 是夜空裡的星

眼淚滴落 煙花散落 流星划過

宇宙萬物之間 我們是有罪的人 無處可逃

困在回憶和未來的時間裂縫裡 我正發著愁

打開千禧年代 

電子郵箱裡躺著一封郵件

像是亮晃晃的刀片

我小心翼翼取出

是最溫柔卻也使我脆弱

那是交出去的報告 教授寫來的回信

我睜著眼 就怕眼淚嘩啦啦的流

信裡說著「道別只是分秒 卻是永恆的分秒」

我把這句話使勁的丟往心裡的那片海

「世界是如此荒涼 靈魂總是孤獨的不像話」

你走的那天 我知道你是永遠的孤獨了

我也死了一次 但我掙扎著又活了過來

我想著 如果我能活下來 我想去看遍人間

回頭再告訴你 

我想你知道 總是有人念著你

"Men make their own history, but they do not make it as they please;

they do not make it under self-selected circumstances, but under

circumstances existing already, given and transmitted from the past."

--Karl Marx

信末,是馬克思留下來的話語。

我想著,我永遠都會記得社會學殺死我幾次,也拯救過我幾次。

我不知道我還有多少時間能寫字給你

我要睡了,你記得來收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