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櫃

懷抱著好奇心探索世界,體驗學不完道不盡的日常生活。

那個「我的」街角

忠孝東路與杭州南路口附近,台北之音廣播電台大樓旁的小巷,是當時白天上班、夜晚上學的我,滋養身體與心境切換的街角。
冬天裡的鮮魚湯 ,是存於記憶裡的溫暖

有沒有一些街景,淡淡的存在記憶裡,無法忘懷?

從學校畢業許久,從青嫩的人兒,到現在白髮亂竄,再這樣長的時光裡,也是有著幾次機會來到杭州南路附近辦事。湊著學運的熱鬧來靜坐,到外交部辦護照,來華山逛展覽,到希望廣場晃蕩。很多時候都可以特地繞來這個街角,回顧一下青春。但沒有特別這樣做的原因,是它如同生活裡的角落,如此日常,沒有特地到訪的理由。然而回憶就是這麼的莫名其妙,往往在你處理A時,將B也扯了進來。

年輕時公司送我上了卡內基訓練,當時十分年少的我,在那系列課程中學習了許多待人處事,以及理性看待情緒的方法,進而讓我有機會窺探了當時處於藍領階級比較少能接觸的環境,進而成為了長大過程中的養分。最近,生活中似乎有了點餘裕,便想回來再學習,好驗證自己是否有所變化與長成(或一直幼稚著?) ,聯絡後才發現台北辦公室已搬到北平東路。

因著這事,來到這裡,抬起腳步晃蕩了起來,內心看著這街角,情緒澎湃。那是一段非常苦澀、抑鬱的年少時光,不識字的父親獨自一人扶養3個小孩,小小的我很早就離家,當時渴望著當個學生。白天上著全職的班,五點半左右下班得騎著小50在台北街頭衝鋒陷陣。夏天頂著惱人的烏煙瘴氣與滿身黏膩,冬天則常常凍的手臉通紅,飢腸轆轆。

當時學校附近可不像現在這麼多吃的,荒漠一片裡,這條小巷是停好機車後,可以迅速用餐再進學校也不遲到的驛站。巷子裏的鮮魚湯,是當時生活裡實惠又能溫暖身心的最佳選擇。卡內基訓練,也是因著老闆公費贊助,才能上的起。十幾歲的我對於自己當時的境遇難以接受,生活艱辛之外,還常常覺得自己是社會的邊緣人。是不是當時有心的老闆看到了我內心裏的不安躊躇、憤世嫉俗,才費心安排好度化我這朽木?

如今,早跨過40門檻的我,雖然仍像個鬥士對某些議題特別敏感,但那不滿與憤恨總能在處事上轉化形式。並慶幸著人生路上真的很感謝這麼多貴人,用各種方法照拂著自己。

這個街角隨著那個年代的回憶,忽地讓人眼眶濕潤,那份感情,讓我明確的知道。它是我人生裡難以抹滅的一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