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几分

有空就读书,读书必笔记。

读书笔记0109

我读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

9.伟大的乌托邦

本书第二章的标题是“伟大的乌托邦”。哈耶克在这一章给了一段很深刻的题语:“总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东西,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这句话多少有点“好心办坏事”的意思,但其所涉及的不是那些日常小事,而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命运的大事。

这段格言句子,来自德国著名诗人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Hölderlin )(1770—1843),摘自他的长篇小说《希波琳》(Hyperion)(1795)。

我们都知道,所谓“乌托邦”就是人类思想史上的先哲们,为人类社会设想的美好、人人平等、就像世外桃源一样的人间天堂。第一个有记录的乌托邦建议是柏拉图的《理想国》。自古以来,有许多西方先哲曾提出过这样的理想,甚至曾亲身实践按其想象为人类打造一个天堂般美好的理想社会,但最终都失败了。尽管如此,我们都相信,那些先哲们都有非凡的智慧,也心存善念,只是脱离了实际。

我觉得,如果撇除统治者对权力和利益的追逐,近现代有许多由统治者推行实施的社会改造工程实践中,有不少也是企图按其愿望建设一个美好社会,只是结果往往却是灾难性的。关于统治者在改造社会时,按自己的意图建设一个美好社会的说法,我曾在我的福州游记中提到过,那是对孙传芳在福州鼓山石壁上所刻“霖雨苍生”题字发的议论:“凡是统治者,除非是不可理喻的狂妄之徒或内心极为阴暗的恶魔,没有人希望自己的统治之下饿殍遍野、民众生活困苦、流离失所,因此,‘霖雨苍生’应该是所有有点儿良心的统治者都希望能做到的,也是他们的自我标榜……”

如今,虽然有过许多次伟大梦想成为悲惨噩梦的前车之鉴,但人们依然有梦想,统治者依然乐于鼓吹乌托邦式的未来前景,大众也依然乐于追随。世事就是这么有意思。老哈在本章提伟大的乌托邦显然是有所指,他指的是当年人们对“社会主义”美好未来的憧憬。本章开篇第一段话,哈耶克就写道:

	社会主义已经取代自由主义成为绝大多数进步人士所坚持的信条,这不只意味着,人们己经忘记了以往伟大的自由主义思想家们有关集体主义后果的警告。事情之所以发生,是因为他们相信与这些思想家所作的预言正好相反的东西。令人惊讶的是,同一个社会主义,不仅在早先被公认为是对自由的最严重的威胁,而且从一开始便十分公开地作为对法国大革命的自由主义的反动,却在自由的旗帜下获得普遍的认可。现在难能有人还记得,社会主义从一开始便直截了当地具有独裁主义性质。
2019年11月摄于吴哥

显然,在此之前,自由主义思想是人们为未来奋斗的主要力量源泉,也是各国制定政策的基本根据。但到20世纪40年代前后一段时间里,后起的社会主义观念蓬勃兴起,形成思潮,在个别国家取得了耀眼的成功,使得其他国家的许多知识精英甚为眼红,也欲大力推行。

在哈耶克看来,极力鼓吹社会主义的那些人,之所以如此积极鼓动走向社会主义,是认为可以通过等级制度的路线审慎地改革社会,用强制性来进行改造社会的尝试,也只有通过强有力的独裁政府才能将他们心目中的改造措施付诸实行。在这些人眼里,自由思想是19世纪社会的罪恶之源。所谓“19世纪社会的罪恶”,大概是指资本主义社会两极分化的现象吧?不知会不会像作家雨果《悲惨世界》小说中描绘的那种阴暗和悲惨?按资本主义的历史进程看,19世纪英国已经抛弃了重商主义,开始了工业革命,社会开始欣欣向荣了,当然,社会的贫富差距依然严重吧。

哈耶克在随后的段落里对此展开了反驳。为了反对推行社会主义,他首先指出了社会主义与民主的不相容。在此,他引用了19世纪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Tocqueville)关于社会主义和民主方面的观点。托克维尔认为:民主在本质上是一种个人主义的制度,与社会主义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民主扩展个人自由的范围,而社会主义却对其加以限制;民主尽可能地赋予每一个人价值,而社会主义却仅仅使每一个人成为一个工具、一个数字;民主和社会主义除了“平等”一词外其余方面毫无共同之处,而两者追求“平等”的途径大相径庭:民主在自由之中寻求平等,而社会主义则在约束和奴役之中寻求平等。关于这段论述,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中的人,凡对自由有追求的,就一定会有所体会。

由于追求自由在欧洲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广泛的认同,推行社会主义的人显然不会对此视而不见。哈耶克提到,社会主义也要利用“自由”这个词,但对含义进行了替换,将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绑定,并鼓动说,没有“经济自由”,已经获得的政治自由就“不值得拥有”。哈耶克指出,社会主义者还用“社会主义社会中物质财富极大丰富”的说法来做出不负责任的允诺。

这里有一句话“社会主义的来临将是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飞跃”,其中的“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飞跃”,凡学习过社会主义理论的人都很熟悉。确实,哈耶克举出的社会主义者的许多说法,我们都是熟悉的,早几十年我们就是在这种宣传鼓动中曾经热血沸腾过。只是到最后,空中画出的那张大饼,始终也没有落下来,没有落到贫困的人们手中,终于让人们失望了。

哈耶克在举出社会主义者鼓吹的这些说法之后,提醒人们留意:他们所允诺的这两种自由能否真正地结合在一起。实际上,哈耶克认为,用平均分配财富来将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结合的事是不可能实现的。社会主义者只不过是用更多自由的允诺来引诱越来越多的自由主义者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实际上,社会主义和自由主义基本原则之间存在着根本的冲突。

接下来,哈耶克举了许多例子,用曾经对社会主义抱有期望的人在观察了德国和苏联的现实之后得出的看法,来说明“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暴政是同一种趋势的后果。

在俄国住了12年的美国记者张伯伦,眼见他的全部理想破灭后说道:“以民主手段实现并维持的社会主义,看来确实属于乌托邦世界。”一位英国作者沃伊特,以驻外记者的身份对欧洲的发展进行了多年详密的观察,得出结论:“马克思主义已经导致了法西斯主义和民族社会主义,因为就其全部本质而言,它就是法西斯主义和民族社会主义”。另有一位李普曼博士也从现实中获得这样的信念:人们放弃自由,期望过一种更富裕的生活,但在实践中,他们最终会放弃这种期望。

一位德国作者彼得·德鲁克写道:通过马克思主义可以达到自由与平等的信念的完全崩溃,已经迫使俄国走上德国一直在遵循的相同道路,即通往极权主义的、纯粹消极的、非经济的、不自由不平等的社会。这等于说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本质上是相同的。法西斯主义是在共产主义已被证实为一种幻想之后所达到的一个阶段,而在斯大林主义的俄国和希特勒之前的德国,共产主义已经同样被证实是一种幻想。

在许多时候,共产主义者与纳粹分子或法西斯主义者之间的冲突,比与其它党派之间的冲突更为频繁。尽管他们是彼此互相仇视的两个群体,但他们其实是具有同一类型思想,性质是相同的,其成员往往可以轻易互相转换,而且他们的实践又表明,他们的关联是非常密切的,有着共同的敌人:他们都仇视西方的自由主义文明。

实际上,大多数憧憬社会主义前景的人,因为被误导,相信社会主义和自由可以结合。如果他们认识到他们崇信的纲领的实现将意味着自由毁灭的话,他们是会回头的。伟大乌托邦,不仅不能实现,而且为之奋斗还会产生出人们完全不想要的东西。

我想,那最不想要的,就是牢笼吧?

读书笔记0108

读书笔记0107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