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Wong

香港藝術家、學術人、策展人和作者。研究、創作與關注的課題包括當代城市研究、當代藝術、公共文化、香港研究等。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學博士,現為香港演藝學院講師。 http://sampsonwong.hk

香港佔領四年後:「你說會繼續搵佢」

今天是2018年9月26日,香港樂隊my little airport午後介紹第九張專輯《你說之後會找我》。唱片封面上的女子神情憂鬱,她在一種「一去不回、難以明言的悲傷」中。帶來哀愁的,可能是we will be back這看來落空了的諾言。在干諾道中一起瞓的人,最後一夜過後,聽見過無數we will be back的訊息,在banner上、汽球上、海報上,和人們叫喊的口號中。

不過,還有許多人在干諾道中見到而又難忘至今的,是另一條banner,那條寫住it's just the beginning。

看到另外一條banner的他們,四年來都沒有不了了之、沒有提都不想提。他們記住,it's just the beginning,所以日日夜夜將一切搬到日常生活裡、到社區裡、到其他戰場上,繼續同一場革命。「就算失望,不能絕望」,這四年來,是他們在這座絕望之城中,繼續努力呼喊,叫大家記住,那些力量沒有消散。趁這個機會,跟所有繼續努力的人,說聲謝謝。你們離開了,卻散落四周。

如果「你說之後會找我」個「你」,是下一次運動的高潮,要等它來的話,不如改成,「你說會繼續搵佢」。「你」,係你啊,你話離開了干諾道中,都會日日夜夜去搵佢。「佢」,是那些日夜的浪漫,你會用行動去繼續搵佢。

My little airport的阿P,差不多十年前,跟另一隊樂隊「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唱過一首歌,裡面有一段是這樣的:「這一場革命,最終無人取勝,但請你,請你,留低一起作見證。」

多謝留低了的你們。

(2014年9月26日,罷課不罷學行動到了尾聲,為數不少的學生不願就此結束行動,同日晚上10時26分,爬進當時被關閉的「公民廣場」中,後被警察重重包圍,大量香港市民趕至聲援。「重奪公民廣場」行動之後,香港從此不再一樣,至今還在同一場運動中。)

---

此短文比較sentimental,是同日讀到my little airport所言後,有感而發。

My little airport的原文:「那年干諾道中最後一晚,有條banner寫住"we will be back" , 後來大家不了了之,提都不想提。my little airport第九張專輯《你說之後會找我》關於近年有種一去不回、難以明言的悲傷 。 」

My little airport的「原post」:

https://www.facebook.com/mylittleairport/photos/a.95782704048/10156626606964049/

文中提及的歌曲:

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 - 露體狂小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c7VARacUPQ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