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奔

讀書,寫作,暇思

尊重

發布於

昨天与加拿大和英国的同事开Zoom视频会议,从晚10点一直开到12点多。自从疫情之后,与国外同事的沟通肯定就只有电话或视频会议这一种形式了。而由于时差原因,对于这种跨越中国、欧洲、北美的多方会议,为保证多数人可以参会,悲催的就有两个主要时区,一个是中国,在地球紧东边;一个是北美太平洋时区(例如加州、温哥华等),在地球紧西边。开会时间,将是中国的深夜,北美太平洋时区的清晨。

会议开到12点多,我就相当疲劳了,而人一旦疲劳,就会出现不礼貌或考虑不周到的事情。会议主持人说已经是中国12点多了,我们要不要休会明天再开,还是再坚持一下继续讲完。一个在香港的同事就说,我单身一人在香港,时间灵活,就让有家有室的其他同事决定是否继续吧。然后我就径直说,我没有问题,让我们继续吧。说完才想到,还有几个其他的中国同事也在会上,我可以继续,不代表别人就想继续。这显示了你没有考虑别人,是对别人的不尊重。我至少需要问,“你们觉得怎么样?”。要是平时,我不会出现这种不礼貌或不够尊重的做法,都是疲劳惹的祸。

这让我想到,对别人的尊重,是文明的表现。而显示对别人的尊重,没有想得那么复杂,或者说需要诸多方法或注意事项。显示尊重,就是一个简单的原则:如果事关别人的利益,那么你做决定前,需要询问别人的想法或感觉。

在做决定前,只要有这个询问的过程,别人就感受到你的尊重。反之,如果你不经询问,就径直做决定,别人就感受到你的不尊重。

在做决定前,通过询问利益相关人的感受或想法,显示对他人的尊重。说起来简单,做起来未必容易。有人会觉得自己大权在握,不需要浪费时间询问他人。但是权力是把烫手的剑,经常使用必会灼伤自己。用强权压人,必会遭到消极或积极形式的反抗,最终你的决定会被推倒或瓦解。而通过显示尊重,达成共识,做出的决定可以得到积极执行并长久有效。

另外,有人可能会问,如果只有几个利益相关人,当然,在做决定前,询问他们还是容易的。但是如果有成百上千个利益相关人,而且这个利益对许多人而言,并不是很关注或很重要,那么难道我还要询问百千个人之后,才能做决定吗?这显然不可能。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这种情况下,就要采取“反向同意”(negative opt-in)。具体例如,“我现在要做这个决定,这个决定会影响到大家,所以将决定的方案,通过群发或公告给大家。如果在三天之内,未收到你的反馈,就视为你同意此方案”。

这样,别人没有一定需要回复你的压力,别人也能感受到,你在做决定前,的确询问过他们的意见。这样,别人就不会有不受尊重的感觉。相反,如果没有这个“通知相关方 - 如不回复 - 视为同意”这个过程,有人径直宣布了这个决定,你作为受众,你会是什么感受?

最后,想到“诺顿商学院谈判课”那本书中,有两个小故事,说明了”作决策前,通过询问,显示尊重“。

一家国际银行对其客户提高了银行服务收费。银行一名经理说:“客户真的非常生气。”令客户生气的并不是收费问题,而是银行方面没有就收费实施时间和收费方式告知客户。客户拒绝按新规定支付服务费,直到银行方面就此问题与他们进行了商谈,双方的关系才得以修复。

格雷格•格维尔茨想去以色列观光旅游。 他的家人担心以色列太危险。 他向家里每一个表示担心的人征询了意见,了解了每一个人担心的原因,并对每一个担心他的人进行了解释。 “我不会去那些冲突最激烈的地区,”格雷格说,“我让我的家人知道,我在出发之前要征求他们的意见,我让他们将自己的担心充分地表达出来。 ”

其结果是,格雷格的母亲“平静了下来”,他的父亲“认为这趟旅行是安全的,所以对他的旅行计划表示赞成”。


谷奔

2021年4月15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