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監察

反對富豪瓜分世界.全球資源人民共享。People Before Profit!

為正義的氣候過渡而戰——專訪新加坡氣候集會成員Suraendher Kumarr(下)

發布於
修訂於

原文發表日期:2021年5月18日

來源:Code Rood

翻譯:全球化監察

(續前文)

圖片來源:Channel News Asia

問:在你們活躍的地方,殼牌具體扮演什麼角色?


答:石油和天然氣行業,以及為其提供服務、設備和建築的支援公司,佔新加坡國內生產總值近5%。新加坡的煉油廠是殼牌在世界上最大的全資煉油廠。殼牌在新加坡的武功島和裕廊島經營著兩個石油石化廠。據我們所知,新加坡並不會公佈單個公司的碳排放數據。然而,石油和天然氣部門佔新加坡全國碳排放量的45%。儘管如此,殼牌每年只繳納4900萬美元的稅款,卻賺取達23億美元的利潤——納稅額大約是其利潤的2%,遠低於17%的法定企業利潤稅率。


殼牌在新加坡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60年,也就是獨立前五年。1960年,當時新上任的財政部長吳慶瑞博士手持斧頭,象徵性地砍倒一棵紫礦樹,標誌著殼牌的第一家新加坡煉油廠破土動工。殼牌在這家煉油廠投資了3000萬美元,這是當時新加坡最大的一筆外來投資。這個年輕國家的經濟增長從此與化石燃料行業的增長密不可分。該煉油廠繼續發展並成為殼牌最大的煉油廠,也可能是它利潤最高的煉油廠。


世界各地的戰爭讓殼牌在新加坡賺取了巨額利潤。越南戰爭鞏固了新加坡作為亞洲石油供應中心的地位。根據殼牌總裁路易士·韋塞林 (Louis Wesseling) 所說,越南戰爭發生時,新加坡的煉油廠供應了美國和南越的大部分燃料。他補充說:一些燃料也意外落到越共手上,讓他們成功發動了遊擊戰。此外,新加坡的煉油行業在1990年8月伊拉克軍隊入侵科威特後的幾個月裡賺取了創新高的利潤。據報導,就是因為這創紀錄的煉油利潤,殼牌用不到兩年的時間就收回了長渣催化裂化裝置 (Long-residue catalytic cracker) 的投資。美國入侵伊拉克也是新加坡煉油廠賺取利潤的另一個契機——美林證券報告稱,2003年的煉油利潤率達到1996年以來的最高水準。


殼牌表示,希望到2050年成為淨零排放的能源企業。但這一承諾事實上有很多漏洞。這是有據可查的。與此同時,殼牌的新加坡分部概述了該公司重新調整其核心業務的10年計劃,目標是在十年間在新加坡減少約三分之一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問:新加坡市民如何與殼牌抗爭/ 爭取正義的氣候過渡?他們的策略是什麼?另外簡要講講,你認為為什麼一定要打倒殼牌?


答:在目前來說,應對石油巨頭最活躍的運動是撤資運動。該運動主要以大學校園為基礎。


●      耶魯-國大 (Yale-NUS) 學生於2017年發起的第一次撤資運動,呼籲該大學撤出其投資化石燃料行業的捐贈基金,並轉而投資對社會和環境負責的企業。這項行動引起了人們的關注,人們開始注意該行業在新加坡扮演著過於龐大的角色,而新加坡對該行業的全球擴散也有巨大貢獻。

●      迄今為止,共有三個活躍的撤資團體:FFYNC、NUS STAND和NTU Divest。這些組織一直與各自的校園投資辦事處和學生團體定期會面,以加強要求大學撤資的壓力。

●      通過對話,他們發現:

●      新加坡國立大學59億美元的捐贈基金中,有個位數的百分比投資於化石燃料,即是4000萬到3.6億美元之間。新加坡國立大學的基金是全國最大的大學捐贈基金;這個基金是與Yale-NUS共用的。

●      南洋理工大學 (NTU) 也確認了其基金對化石燃料「有最低限度的投資」。 NTU持有新加坡第二大的捐贈基金。

●      儘管公眾一直呼籲大學增加透明度,但沒有大學願意公開披露其捐贈基金對化石燃料的實際投資。


值得關注的是,儘管新加坡有嚴格的禁止集會法例,但去年三月仍然有兩名學生舉辦和參與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氣候罷課。罷課者分別是20歲的Nguyen Nhat Minh和18歲的Wong J-Min,都來自Fridays for Future的新加坡分會。Wong在埃克森美孚的新加坡辦事處外拍了一系列照片——舉著寫著「地球比利潤重要」、「為氣候罷課」和「埃克森美孚殺死小貓和小狗」等標語的牌子。這些資訊顯然是用著誇張的言辭促使觀眾擺脫自滿情緒。Wong在辦公室外拍完照片不久之後,Nguyen也公開舉起了標語牌,上面寫著「新加坡比石油更好」。鑑於嚴格的禁止集會法例,這兩名罷課者都遭到警方審問。新加坡氣候集會組織了多個環境和公民社會組織,聯署了一份聲明聲援罷課者。


此外,在為互聯網經濟零工工人舉辦的勞動節公開會議(我們有直播)上,我們邀請了新加坡另一個氣候正義組織Lepak來發言。他們說,真正的污染者是石化公司,它們沒有繳納應繳的稅款。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政府最近提高汽油價格對互聯網經濟零工工人、卡車司機和僱傭司機造成了不成比例影響。汽車碳排放量僅佔新加坡總排放量的5%。石化公司的碳排放量則佔新加坡總排放量45%。但是,工人要交高額汽油稅,石化公司卻獲得大額減稅。Lepak發言人還指出,英國石油公司 (BP) 繳納的稅款佔其總利潤的6%,殼牌繳納的稅款則僅佔其總利潤的2%。目前尚不清楚埃克森美孚的納稅情況。這些統計數據也揭示了政府環境政策中根深蒂固的階級歧視。與此同時,像殼牌這樣的化石燃料公司只將研發預算中極小部分用於可再生能源,幾乎沒有承諾減少化石燃料生產,但社交媒體和主流新聞媒體上卻充斥著它們發佈的氣候承諾。


原則上,要逼迫化石燃料公司進行公義的氣候過度,需要殼牌和其他大型石油公司內部的工人施加壓力,要求從石化轉型到污染較少的行業,並爭取足夠的勞工保障和進行這種轉型所需的支持。作為環保主義者,我們相信這些行業的工人自身具有創造和創新能力,可以為公正過渡提出好的解決方案。我們靈感來源之一是倫敦平臺 (Platform London) 的一篇報告:《離岸:石油和天然氣工人對行業現況和能源轉型的看法》(Offshore: oil and gas workers’ views on industry conditions and the energy transition)。該報告訪問了一千多名工人,展示了石化行業對工人的剝削,並描繪了對海上風能和可再生能源等替代行業的需求。該報告還建議,正義的氣候過渡必須由工人主導。這建議與我們的原則一致,但我們首先需要構建持續開展此類工作的能力,而我們也正在為此努力。


從戰略角度來看,我們最不想看到的,是在爭取氣候正義時疏遠工人階級。在新加坡,工人階級是人數最多的,儘管階級內有些人可能不承認自己是工人階級的一分子。但很多誤導性的分裂是國有媒體等機構預設的,比如:「年輕人熱衷於氣候問題,老一輩人則關心『麵包與黃油』這樣的物質問題。」我們為受汽油漲價影響的互聯網經濟零工工人開展的運動,就是旨在打破這種分歧。我們既是年輕的環保主義者,也非常重視「麵包與黃油」問題,並倡導將此類問題與氣候變化聯繫起來。另外,認為氣候變化不是「麵包與黃油」或「物質」問題的說法,也並不正確。


如果我們對綠色過渡中將出現的勞工問題袖手旁觀,我們就不能指望化石燃料行業的工人階級支持氣候正義運動。工人們會覺得環保主義者在搶他們飯碗。如果我們的變革理論不涉及改變大眾對正義過渡必須性的看法,那麼這不僅是反生態的,更是糟糕的策略。


因上文提到的因素,我們無法與化石燃料行業的工人接觸,需要依靠網上論壇和轉述來瞭解該行業工人的問題。埃克森美孚的工人最近遭遇集體解僱,我們發表了 #AxeExxon的聲明,表示與工人站在一起,申明他們應該得到政府更多的支持,一遍轉到更環保的行業。我們還表示:政府應該停止向埃克森美孚這樣一家快要倒閉、不道德且破壞環境的公司投入更多資金。埃克森美孚與新加坡政府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在政府任命的疫情下經濟調整工作組中,埃克森美孚亞太區前董事長兼董事總經理也佔有一席之地。


問:你能推薦一些我們應關注的團體/運動嗎?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士可以怎樣支持這些團體/運動?


答:您可以訂閱我們的通訊:https://www.sgclimaterally.com/

●      如果想互相學習,我們可以在zoom會面。我們的電子郵件是Sg.climaterally@gmail.com

以下是新加坡的一些綠色團體,您也可以關注:

●      Fossil Free Yale-NUS

●      NUS STAND

●      NTU Divest

●      LepakInSG

●      Speak for Climate

●      Climate Conversations

●      @theweirdandwild and/和 @byobottlesg

您還可以查看參與了互聯網經濟零工工人聯署的18個團體:https://www.instagram.com/p/COUf9_Sl3hU/。關注不同問題的團體也越來越願意公開支持環境和勞工問題。


--

關注 #全球化監察 發布的內容

🔎 網頁 www.globalmon.org.hk/

💡 香港獨立媒體 bit.ly/357BJjG

🗂️ Facebook bit.ly/3dVlfQN

🐦 Twitter bit.ly/3aIz8Qm

📱 WeChat ID: globalmo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為正義的氣候過渡而戰——專訪新加坡氣候集會成員Suraendher Kumarr(上)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