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透紫

一隻讀書不多但愛寫故事的貓。慶幸有機會出版了幾本小說,姑且可稱為輕小說、科幻或推理作者。合著新書《筷:怪談競演奇物語》現正在各書店及電子書上架。

史上最大規模穿越事件:網路普及年代

發布於

通常典型的穿越故事都是這樣:主角突然被丟到跟本來的世界完全不同的異世界,例如,有惡龍和魔法的世界,因為種種常識不再通行所以鬧出不少危機和笑話。

先別說近年好多穿越故事為免老梗直接跳過適應不良的劇情,但經典款大致如此。

如果放大到某個尺度,人類世界其實也在經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穿越事件。

極大規模的人口,從「不熟知網路」的世界,突然進入了「被網路包圍」的世界。

突然?對,以年為單位還是算突然。因為類似的科技變遷,以往是以數十年甚至世代為單位發生的。

第二波網路普及化

He's got the whole world in His hands...

雖然互聯網從僅限大學生開始使用的創始階段開始,到以個人電腦、入口式搜尋器和電郵服務為里程碑,其實已經算是實現了網路的普及化(印象中我自己十幾年前就好像寫過相關文章,大概早已淹沒在網海某處)。但踏入廿一世紀,我認為第二波普及化應該是以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作劃分。

第一次的普及化象徵著電腦和網路這種通訊科技從高端軍事獨享,下降為平民日常參與,重點在於技術上的適應。而第二次的普及化,則是以網路作為Cyberspace以互動資訊疊加於現實生活作為特徵,重點在於精神和文化上的適應。

早幾天家母忽然很好奇問我:妳常常上網,有試過被不認識的網民攻擊嗎?我內心OS:哈囉?妳是在問N年前十六歲的我?我可是從Newsgroup年代就開始見證網路罵戰,妳現在才問我有沒有試過被人在網上罵?

現在回想起來曾經每天用Outlook跟人閒聊也是挺神奇的事……

她忽然這樣問,是因為她最近熱衷於用手機追看某些網紅影片,然後那個網紅受到留言攻擊。她以前看八卦新聞看到有人會因為網民辱罵而自殘,會說別管人家怎麼說就好何必理會不認識的人說的話。到她真的在追看的影片下目睹網民(很wild的)攻擊性留言,她突然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覺得怎麼人可以這樣然後對那些留言非常憤概在意(說好的不必理會呢?)。

感謝科技,我們在短短廿多年內實現了一人一智能手機的奇異世界,24小時不間斷連線。如果說使用電腦對很多人來說還有學習技術上的障礙,智能手機則是落地到連你阿嬤都要找你教她用Whatsapp或Line。社交平台這類pre-designed的資訊分享工具,更是吸引大量本來不會使用網路的人參與。

讓我們時光倒流廿年,網路還是個有若干使用技術門檻、只限對文字和資訊處理有一定興趣的群(宅)體(宅)。一個不懂打字只會做菜的男人,和一個只愛打扮的OL,都不太會對網路有興趣。但現在,前者可能已經是料理Youtuber,後者可能天天發自拍IG等人點讚。然後還有更大量(通常)與新科技無緣的長者,因為智能手機而開始陷入網海,甚至陷入手遊初體驗無法自拔。

延伸閱讀:追劇追到iPad燒壞、玩遊戲玩到失眠!別再說年輕人了,老人也有沉迷科技的癮

再加上,許多較遲才開始現代化的國家,在生活文化和科技上都以更快的速度追趕。假設一個本來落後的地區開始經濟起飛舖設網路,雖然不一定有錢立即就用5G,但大概也不會從64K Dial up開始。他們也會跳過顏文字年代直接就使用emoji。這些人口也屬於「穿越」群體。

沒錯,網路確實已經存在很久了,但對他們來說,其實跟「突然」穿越到異世界沒分別。這個異世界不是指網路空間(這是上一波普及常常討論的),而是指被網路包圍的廿一世紀現實空間。

上一波所帶來的焦慮是從資訊爆炸(資訊無遠弗界)過渡到線上線下界線模糊化,這波帶來的是資訊世界正式入侵。我們整個人類社會正以急速的步伐一點點重建為以資訊流動為根本的社會,結構性的改變已經發生。

異世界求生技能哪裡學,急,在線等

在這個世界裡,資訊的處理能力變得非常重要,甚至是生存必須技能。因為這已經不是初構成的新世界,網路世界早已成為資訊戰場和權力角力場所。如果上一代Cyberspace還是西部拓荒,現在早就是戰國時代。你無裝裸奔離開新手村,還未遇上史萊姆,可能就先被其他冒險者老手給坑了賣了。

大至辨別情報可信度、小至如何拿捏對新網友發言而不失禮貌、實用如怎麼減少網購失敗率、嚴重如怎麼避免孩子遇上網路戀童癖、私人如怎麼保護個人隱私避免變成裸照主角、公開如怎麼運作品牌不變炎上關公危機……

對抽象事物的理解能力也非常重要。因為以資訊為根本結構的社會,只會越來越趨向由抽象情報推動物理現象。舉個誇張的例子,古典的世界是現實中稻米失收了,於是產出了稻米失收的傳言、新聞和紀錄。但如今是反過來,先是出現各種離散的資訊和情報,然後在經過迷離的蝴蝶效應之後,於是稻米失收了。匪夷所思?不,仔細想想,其實我們已經活在這狀態中一段日子了。

如何綜合和運用碎片化的資訊也是個大課題。我們對知識學習的定義在Wikipedia出現後也大不相同了。

在2020年這個艱難的年份(香港人還得加上悲壯的2019年),人類社會暴露在全球性的危機中,更突顯出這批穿越者面對的適應困難:他們缺乏從抽象資訊涉取經驗的能力(非親身經歷不能真正相信和理解,例如Covidiot),也缺乏辨別資訊的能力。更糟的是他們對資訊世界缺乏正確的危機意識(不是過度恐懼排斥就是天真地全盤接受合自己口味的資訊),也同時成為劣質的情報產出者和再散佈者。

是他們比較蠢嗎?不,這跟聰明和蠢無關。人要適應一個顛覆的世界本來就難,何況還有屬性問題。搞不好我被丟到魔法世界適性良好,但丟到打外星異型的世界就被秒殺了。

當然,當中總有些人適應性很好很快就能自我學習,但也很遺憾的有不少人早已錯過黃金學習期,不管是有心無力還是根本沒有自覺,都將會繼續適應困難。但相關的普及教育卻極其缺乏,壓根兒追不上廿一世紀生存需求。

何況近年來,不是已經無分學歷甚至連專業傳媒工作者,都對核實資訊感到難以負荷的困境了嗎?

有時我會想,如果連我這些老宅都會開始覺得catchup網路變化有點吃力了,那些求助無門的穿越者到底能怎麼辦呢?例如就真的有成年人問我,網路上很紅的「迷因」到底是什麼東西,可以去哪裡學到「迷因」,你們常常說的「梗」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可以怎麼回答他……(不是不想答是真的不知道怎麼答)

我們急需一些普及的網路世紀生存教育。像以下這系列影片就算不錯的起頭:

但其實還是偏向強調「未成年人暴露在網路世界中很危險」。誠然讓未成年人自己進任森林冒險是很危險,但成年穿越者也不見得就安全,搞不好,缺了新生代的直覺可能死得更快。我倒是覺得大人的教育更不能等

直接在異世界誕生的新生代,適應不會有什麼困難,人都有求生本能。這代年輕人對資訊的敏感度都明顯比較高(當然能不能處理好就看個人)。但我就怕仍然掌握著現實世界中主要資源的領袖階層,背景和年齡大多落在那批穿越者難民之中。如果他們仍然以過去的模式教育和管制下一代,卻無視大環境早已改變,不僅是把下一代置於危機中,也只會加速下一代不得不推翻上代權威以求生存的急切性。

要我賭,我賭孩子會比大人更快學會在異世界用魔法。當大人還在想辦法修理汽車穿過黑暗精靈森林,年輕人會開一個teleport直接去目的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