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6 articlesIn total 41715 words

華夏終極聖帝夢SF──始皇帝

夜透紫

本篇會重度劇透手遊《FGO》2.3「人智統合真國SIN」的故事,而首要目標是根本不會玩FGO的讀者。不過本章在台服已經開放一段時間,要通關的應該也已經通關了。總之如果不想被劇透的就先bookmark離開吧。先說明一下,此劇本是由虚淵玄編寫。

史上最大規模穿越事件:網路普及年代

夜透紫

通常典型的穿越故事都是這樣:主角突然被丟到跟本來的世界完全不同的異世界,例如,有惡龍和魔法的世界,因為種種常識不再通行所以鬧出不少危機和笑話。先別說近年好多穿越故事為免老梗直接跳過適應不良的劇情,但經典款大致如此。如果放大到某個尺度,人類世界其實也在經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穿越事件。

覺得《天能》不夠好看,可能是因為打開的方法不對

夜透紫

《天能》根本不是什麼燒腦電影,至少,不是你以為的那種燒腦。也許事前太多宣傳用上這樣的說法令人有點錯誤期待了。我覺得,說《天能》是一部科幻設定紥實的爽片還比較準確。這句話沒任何眨義,其實是讚美,我接下來解釋。也就是說接下來會大爆雷。不想被劇透的人,只要記住我上面這句話然後跳過這篇文,去IMAX享受完電影再回來看就對了。

罪該萬死的兔子

夜透紫

剛剛讀了一篇英文小故事"The Rabbits who Caused all the Trouble",試譯如下。兔兔這麼可愛怎麼可以…… (Aswathy N on Unsplash)在最年輕的孩子記憶中,曾經有一窩兔子住在一群狼附近。狼群宣稱牠們不喜歡兔子的生活方式(狼愛死了...

完美黃店在哪裡

夜透紫

有件事我遲疑了很久不知道該不該談論,因為怕會被認識我的人猜出當事人是誰。為免暴露當事人身份請原諒我寫得含糊。舉個例子,兩位正義之士的爭執事件與相中人無關很多很多年前,某位朋友忽然向我提起A君與B君反目的原因。B是餐廳老闆,A曾經在那裡打工。

雙贏是好文明

夜透紫

《華龍之宮》有很多東西可以討論但都必須全劇透,也許等有空我再寫一篇全劇透的討論吧(空頭支票)。其中一點令我想了很多的就是協商的公平性。兩個利害不一致甚至衝突的群體,要是有一方總是想著要佔便宜拿好處,硬是利用某些優勢取得某種不公平的結果──然後讓妥協的一方留下受屈委、不公平、被虧待的記憶,就會在內心默默留下憤怨的種子。

因為有限所以美麗得殘酷──《華龍之宮》讀後感

夜透紫

這部書是某編推薦的。由於書腰上的句子「地球就是最大的死亡密室」,我一度有這是科幻皮推理骨的故事的錯覺。不過我基本上沒閱讀任何簡介就腦袋放空打開了,結果內容超乎期待。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52745話說在開頭,我喜歡這部小說。

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你的思考結果未予顯示

夜透紫

Zoran Kokanovic on Unsplash有一些數字不能被提起有一些名字不能被念記 有一些椅子不能被坐上有一些愛歌必須被高唱 有一些歷史不能被當真有一些悲劇必須被感恩 有一些仇恨必須不時重彈有一些錯誤必須輕輕放過 坦克和子彈不算武器雨傘才是民主和自由不算快樂賺錢才是 ...

攬炒之始,狼人之夜

夜透紫

這座石屎森林(Concrete Jungle),即將關燈進入漫長黑夜。紅底狼人殺在這個不見天日,伸手不辨旁人是人是獸的夜晚,我們都會被迫參與殘酷版的狼人遊戲。而在天亮之前,狼人們已不受限一晚只會咬殺一人。我們之中將無可避免會有更多受害者。我很想說,別怕。

黃藍陣營九宮格

夜透紫

黃藍陣營九宮格去年中我就跟朋友說過,敵我劃線是最殘忍的事,既是產生戰爭的原因卻也是應對戰爭的必經手段。這幾天香港瀰漫著一股加倍絕望的感覺,原因之一是因為抗爭運動拖長而有的內部紛亂。對此我倒是沒那麼失望,可能是因為早就知道會有。所謂有人就有江湖。

FF 7 Remake 的Déjà Vu

夜透紫

自己沒法玩就看了一點別人的實況,總覺得有滿滿的既視感。倒不是因為想起原作(因為年代太久了,原作劇情還真的忘得七七八八),也不是Cloud那個偷看劇本的回憶閃現,而是想起了自己身處的城市。(以下含少量劇透)看這用魔晄爐好好切開的網格化分區管理抽魔晄,根本就是星球級割韭菜。

【暴力推薦】National Theatre《科學怪人》

夜透紫

除了早陣子免費在線上播放的《歌聲魅影》,現在National Theatre也把Benedict Cumberbatch主演的《科學怪人》舞台劇免費放送一週,至英國時間五月七日 7pm。說到Benedict,大概很多人都跟我一樣是因為BBC版的《福爾摩斯》(=捲福)而得以認識這位演員,再下來就是漫威的奇異博士。

英國皇家下午茶司康(Scone)試作

夜透紫

朋友都知道我是廚房白痴,不懂做飯。連我都會開始把腦筋動到食譜上,可見禁足防疫真的快把大家迫瘋了。但「下午茶」這個詞總是對少女(即使是過期的)有著強大吸引力,何況是前英國皇室御廚公開的配方呢~居然成功了來源是這個:大廚教學之餘不忘科普下午茶歷史,也當然得爆料一下女皇陛下的口味。

談談英語霸權與歐美諸國防疫失敗

夜透紫

這次武漢肺炎爆發之初,鄰近中國的台灣和香港幾乎是最快有反應的地方。大家往往都歸因於:一,我們都經歷過沙士,自然嚴陣以往。二,我們都深受某政權危害太了解它的德性。官方澄清沒事即是大件事,已經作為常識深入民心。但我在想也許還有另一個原因:三,我們都使用中文。

鄭敬基 - 追

夜透紫

昨天是四月一日愚人節,這節日對香港人來說還有另一個特殊的意義:「哥哥」張國榮的紀念日。我大概不算是哥哥的粉絲。我年輕時代的興趣主要不在歌影視,所以沒有怎麼關注娛樂圈。但昨晚偶然看到有人轉發鄭敬基的直播,我還是毫不遲疑點開了。那是只有一個鋼琴伴奏的現場演唱直播,只唱張國榮的歌作為懷念。

扣緊安全帶,Brace for impact/infect!

夜透紫

因為隕石要砸下來了,恐龍們。啊不,我是說,因為冠狀病毒要噴過來了,人類。恐怕當年的恐龍也曾以為熱帶雨林天堂會天長地久,沒想到一轉眼就變成冰河世紀。去年的我們哪會想得到,《死亡擱淺》或《羊毛記》那種像焦慮症過度反應一般、「外面很危險,出門可能會死,乖乖留在家」的設定,如今竟已變成新聞主播口中的現實?

你的生命值幾多分?

夜透紫

看到現在義大利和英國的新聞,真心不樂觀。特別是醫護面對資源不足必須選擇誰先救誰棄療的慘況,這實在太殘酷沉重。然後,忽然想起多年前寫過的小劇場劇本。(路透社資料圖片)香港在2003年爆發沙士,我把文檔翻出來,發現劇本和演出都是在2008年。算起來都十幾年前了。

從口罩想起故友

夜透紫

今天外出我穿了連帽風衣+護目鏡+口罩,路上偶有些進入防疫倦怠期的香港人用奇怪的目光多看我兩眼,我也用防備的目光看向連口罩都放棄戴的他們。Macau Photo Agency on Unsplash把自己包得像粽子一樣當然不舒服,而且為了方便消毒我也已經很久沒打扮了。

地球村友情大考驗:封關

夜透紫

上文提到為了防疫,必然無奈地做成人與人之間的隔膜,而善用科技雖未能完全取代但可以作出彌補和幫助。這狀況放在國與國之間又如何呢?對病毒可不能這麼快舉白旗啊啊啊各位如果對ACG有基本了解應該都聽過義呆利,將國家擬人化的IP。類似的還有Pollandball。

致命的零距離與愛的隔離(下)

夜透紫

記得有一年我重感冒,發高燒,我戴了口罩擋住某位想靠近的長輩,堅決保持距離,解釋說我不想傳染給她。對方卻不悅地一撇嘴巴,然後強行熊抱我說:我就硬是要抱,怕什麼?感動?抱歉我只覺得一整個惱怒。一來她直接踐踏了我不想她病倒的好意,二來對方要是被我傳染了,接下來大概就是在家庭群組再傳一圈然後讓才痊癒不久的我又再中標一次。

致命的零距離與愛的隔離(上)

夜透紫

防疫要與人保持安全距離,竟令很多人不開心。愛在瘟疫蔓延時,防疫也妨礙親密的愛嗎?這不只是物理空間的差距,也是時代的差距帶來觀念上的差距。寶寶很噁心但寶寶不說早在武漢肺炎尚未爆發之前,每次有朋友成為新手父母,都少不免聽到類似的抱怨:當他們小心翼翼保護初生嬰兒健康時,長輩卻以令人傻眼的不衛生的方式對待他們的心肝寶貝。

夜貓流超簡易口罩夾子DIY教學

夜透紫

堆口罩夾子和盒子,我一直HEN在意一件事:耳繩放哪邊呢?有些人隨意跟面層貼在一起,有些人就隨意貼向內層。耳繩掛在面上,它其實有機會沾到髒物。但如果跟使用過的口罩面層貼在一起,就會增加感染的機會。所以某程度上,它不能像口罩內層假定清潔,也不能算它為口罩外層因為你再使用時手臉都會碰到它……嗚喵這是薜丁格的耳繩嗎?

從俄羅斯到俄羅斯,災難的生存想像

夜透紫

最近終於陪家人看了HBO的迷你劇《切爾諾貝爾》,描述蘇聯當年的恐怖核電廠災難。無獨有偶,我為了舒援精神壓力也重新打開了手遊,剛好FGO第二章第一部就是永久凍土帝國俄羅斯。兩個劇本都是俄羅斯,都很沉重,實在說不上減壓,但至少很有啟發性。真實災難,差點毀滅人理的蘇聯《切爾諾貝爾》的主題當然不是如何救災,而是謊言的代價。

模範生日本與模範生林鄭月娥

夜透紫

Photo by Giorgio Trovato on Unsplash武漢肺炎爆發後,台灣果斷宣佈一系列封關和應對措施,但是日本卻遲遲沒有反應。當時我就跟家人說,日本這次下場會很糟糕,家人不信。不信,當然是因為日本一向給人衛生做得極嚴謹和自律的印象。

恐怖大漢 - 2020/02/15

夜透紫

這是個恐怖故事 從前 有個被泡沫溫柔包裹的小小世界自給自足井然有序理智如常運作感性收放自如年年歲歲存款和物欲不多不少地持續交換不急不徐 然後 他來了渺小下賤毫不起眼殘缺不全無法自理骯髒卑鄙泯滅良知沐猴而冠亦難掩其醜偏偏他卻持有你的鑰匙 就是你那個完壁世界上的細小破口也許是一點寂寞...

你還在搶米搶廁紙,卻居然沒有囤最迫切的東西?

夜透紫

在香港,只要你不是生活在平行時空或盲搶廁紙的人,多多少少都可能已經像我一樣,逼於無奈地開始初級prepping。Prepping 強調個人求生,極限狀態中你要先想辦法救自己,有餘力才能幫助人。但大家忙著採購求生品,卻可能忘了囤積一種很重要的資源:團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