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aC

寫點聖經的故事,也偶爾發一下牢騷……慢慢地走完廢青之路 | 行きあたりばったり

LXX.016 人生是…依附 (約伯記八章1-22)

發布於
修訂於
約伯的朋友二號正式登場,就是被稱為「掃基人的霸主(τύραννος)」比勒達。霸主/暴君(tyrant)是一個不尋常的稱謂,相比另外兩位都是以王(βασιλεύς)作為其稱謂的朋友,他的人物設定似乎是比較「橫蠻」。不像「智者」以利法會「花時間」判斷約伯的說話為過度誇大,他似乎毫不在意約伯的說話內容,甚至視那些話如風一般。

試譯(LXX-約伯記8:1–22)

1 掃基人比勒達接著說:
2 「你將要說這些話到幾時呢?你口中的嘮嘮叨叨都是風。
3 難道當上主判斷的時候,祂會不公嗎?或是,祂──創造萬有的,會攪亂公正的事嗎?
4 如果你的眾子在祂面前犯了罪,祂會把他們送到不義之徒的手上。
5 但你要切切尋索,向上主全能者懇求,
6 如果你是清白和真誠的,祂將會垂聽你的禱告,並會為你恢復公義的生活之道。
7 因此,即使從前屬你的是稀少,但你所僅有的至終會是多得難以言喻。
8 因為你須要向從前的世代查問,並向你祖宗的家族考究。
9 因為我們只是(一些)昨日(的總和而已),我們卻不曉得;因為我們在地上的生活不過是影兒。

10 嘿!這些事將不會教導你和向你宣告,並會從心中引出話語來?
11 難道蒲草能在缺水(的情況下)長出來?或是莎草可以不飲不渴而長高?
12 當(事情)仍是在根部,它就絕不可能被收割。(然而,)所有植物寧願渴飲,都不要枯乾吧?
13 因此,所有為上主所忘記的也是如此。因為不敬虔人將要失去希望。
14 因為他的居所將會是不能居住;他的帳棚將會變為蜘蛛網。
15 假如他試著建起他的居所,它絕不能成起;即使他抓緊他的居所,它絕不能存留。
16 因為屬他的都是太陽底下的水氣,他的枝椏是從他的朽爛而出。
17 他要躺臥在石堆上,並且要在碎石間活著。
18 假如他嘗試吞下(咽沫),這個地方將要使他失望。你不是已然見識過類此的事嗎?
19 不敬虔之徒的結局是類此的,從大地,將要長出別的來。
20 因為上主絕不會拒絕純真無邪的人,但祂不會接受不敬虔之徒的禮物。
21 真誠的人的口將要充滿歡笑;他們的嘴唇也將要充滿感恩的宣認。
22 但他們的敵人要穿帶羞辱;不敬虔的生活之道將不再存在。


約伯的朋友二號正式登場,就是被稱為「掃基人的霸主(τύραννος)」比勒達。霸主/暴君(tyrant)是一個不尋常的稱謂,相比另外兩位都是以王(βασιλεύς)作為其稱謂的朋友,他的人物設定似乎是比較「橫蠻」。不像「智者」以利法會「花時間」判斷約伯的說話為過度誇大,他似乎毫不在意約伯的說話內容,甚至視那些話如風一般。

透過這個人設,我們可以稍為發揮一下想像力,比勒達劈頭的第一句廣東話是:

你講講講,講夠未呀?!淨係係到發噏瘋!

接著,比勒達「強而有力」地指斥約伯:

唔通上主係錯㗎?(全世界都錯,得你一個無錯好未?)
唔畀係你啲仔女犯咗罪,上主咪搵惡人去解決他們囉!

這些對話尤如情侶間爭執的語言,極盡野蠻之能事。

好了,暫且放下想像力。從比勒達的言論中,我們不難發現,他是崇尚威權的:

因為我們只是(一些)昨日(的總和而已),我們卻不曉得;

他認為人的存在由過往的經驗所構築的,而「現在」是作為未來通往過去的門戶,明天如何,誰會知曉呢?約伯在之前所論述的人生哲理,比勒達不以為然,因為他覺得唯有活過整整一生的人才有資格為人生定義。所以,向先輩考問、翻查祖宗遺訓才是可取之道。這也不難理解,古代世界的知識傳播極為倚賴口耳相傳,以及人的經歷/經驗;活得越長命,經歷/經驗也相對地豐富,相對上是最能解釋事情的原理之人。

我們在地上的生活不過是影兒。

這句是加強比勒達的辯證法,人如影子,依附著某個本體,不由自主地隨著本體行動。正如莊子的齊物論中魍魉問影一樣:

罔兩問景曰:「曩子行,今子止;曩子坐,今子起。何其無特操與?」景曰:「吾有待而然者邪!吾所待又有待而然者邪!吾待蛇蚹蜩翼邪!惡識所以然?惡識所以不然?」
魍魉問影子:「你之前在走著,現在你停止了;之前坐著,現在你站了起來。為何你沒有獨立的行動呢?」影子回答:「我是有依附的!而我所依附的也有所依附的!我的依附尤如蛇蛻或蟬蛻!怎能知道甚麼是?怎能知道甚麼不是?

按著這個思路,比勒達認為人要依附先代的人,先代的人也要依附其先代的人,直追祖宗所依附的。那麼,終極而自主的本體是誰呢?比勒達指出上主就是那個本體,因此他要約伯從萬物的本源來思考:蒲草要有水才能生長、要收成則必要有生長、但蒲草是不由自主地吸水的……唯獨上主主導一切,因此滿足上主才是解決災禍之法。正如古希臘詩人品達(Pindar)的詩句:

Επάμεροι · τί δέ τις; τί δ’ ού τις; σκιάς όναρ άνθρωπος. ἀλλ᾿ ὅταν αἴγλα διόσδοτος ἔλθῃ, λαμπρὸν φέγγος ἔπεστιν ἀνδρῶν καὶ μείλιχος αἰών. (PINDAR, Pythian Odes 8, 95-97.)
只活一天的生命!他是甚麼呢?他又不是甚麼呢?人只是影子的夢。但當宙斯所賜予的光輝來臨,閃耀的光芒會停駐在眾人上,一生得以平和。

由此觀之,比勒達是要以上主的威權,碾壓約伯對人生的叩問:

「你不是已然見識過類此的事嗎?」=「你仲要問咁多?」

X-PRO3,2021。

LXX經文(Job8:1–22):傳送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LXX.015 人生是… (約伯記七章1-21)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